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姜文怎么这么皮

大家印象中的姜文,是个钢筋混凝土浇筑的直男,“硬气、大老爷们、刚……”这些词都能往他身上套。

但和他硬汉的外表有强烈的反差,姜文其实是个皮到不行的人。在执导电影《邪不压正》时就经常“揩油”彭于晏。

彭于晏的身材就不用说了,男生看了都想尖叫的那种。

姜文也不例外,在电影拍摄间隙,一边摸彭于晏腹肌,一边发出了“诶呦我去”的感叹。

展开剩余91%

天猫双11红包领取中

这么美好的肉体不拍下来太浪费了,姜文对着他的胸肌就是咔咔一顿拍。

拍戏的时候还感受了下手感。

姜文做了广大女粉丝一直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情,叔代替全办公室的彭于晏女粉丝谢谢他了。

这种稳中带皮的操作让很多人惊讶,可姜文做这种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还是在《邪不压正》剧组,当拍到一场葬礼戏的时候,彭于晏终于伴随着哀伤的背景乐酝酿好了感情,正准备走到床前揭开盖着的白布。

姜文还引导彭于晏说,“看看这个脸最后一次,你把这布从这边撩起来。”彭于晏也做好了大哭一场的准备。

结果白布撩开后姜文捧着个盒子出来了,其实盖着的是个生日蛋糕,为了庆祝彭于晏的生日,才准备了这样的“惊喜”。

然后大家都在高兴的祝彭于晏生日快乐, 各种拿摄像机小手机到处拍。

只有彭于晏抱着“悲喜交加”的心情捂着眼睛蹲了下来,估计这时候他正思考着,怎么才能把泪水憋回去重新笑一场。

(图片来源:《邪不压正》片场花絮)

果然只有像姜文这种不怎么正经的男人才惹人爱,人们都说,他的身上带着刀枪棍棒的江湖气,还有种自大狂妄和锋芒毕露。

而这种气息从他上学时候就已经凸显出来了。

在上中戏的时候,姜文跟班里的几个男生特别能闹腾,经常打扰到周围胡同里的居民,这些居民就跟街道提意见。

几个小伙子想了个办法,让年龄最小却长相最老的姜文乔装成工作人员,去居民家里访问。

然后姜文让居民写了材料,还很正经的跟他们说,相不相信组织?相信就别闹了,等我们落实这个事儿。

姜文表示:皮这一下他很开心

中戏毕业演了电影后更是如此,陈凯歌拍《霸王别姬》的时候,本来是想找姜文演段小楼的,但姜文看了剧本后直接说段小楼没什么挑战性,要演就演程蝶衣。

在采访的时候还说,“我想演程蝶衣,谁说程蝶衣不能是我这样的?”

嗯,小伙子很自信,结果拍出来的试妆照是这样的…

脑补一下张国荣版本的倾国倾城

变成介样…

emmmm....感觉姜文大佬下一秒就会喊出:他娘的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当时在拍《有话好好说》的时候也超级搞笑,片中有个片段是赵本山和姜文喊楼。

张艺谋已经拍了三四十遍了,可赵本山每次说的台词都不一样,姜文实在被弄的受不了了,无奈的说,老哥,我这接不上啊

最后正式拍的时候只能来硬的,姜文暂时把赵本山脖子勒住,不让他说话,然后才能继续拍下去。

而这个赵本山被勒到脸红的镜头,也留在了电影里。

做演员姜文是成功的,很多人都夸他的才华和天分,可历来眼高于顶的姜文从不满于现状。

当演员时就时常改戏,还差点把新人导演陆川“气哭”,不过两个人都是朋友,对这种切磋也不是很在意。

后来姜文转行当了职业导演,拍出《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等几部拿国际奖项的大作。

人们更肯定了他的才华,而这时姜文的痞气、匪气也被激发了出来,变得非常好玩有趣。

最有名的是姜文在拍摄《太阳照常升起》时,请了日本作曲家久石让,把配着莫扎特音乐的样片拿给他看,还让他做出同类型但不一样的曲子来。

久石让听了后默默的出去抽了根烟...

久石让抽烟回来,姜文又说,你就比莫扎特好一点点就行…

差点没崩溃的久石让和爱出难题的姜文,后续交流了好久才促成了经典配乐的出世。

这部电影的手稿也是很魔幻,别人家导演的手稿都精致的不能再精致。

比如蒂姆伯顿

黑泽明

张艺谋

而姜文的是这样

嗯?你是在逗我?弄这些火柴人儿是要干嘛?!

除了在做电影时很皮很搞笑,生活中的姜文更是个段子制造机,他的好友洪晃就讲了个事儿。

那时候姜文刚刚拍完《红高梁》,两人是邻居,在姜文成了明星之后,有次姜文父母去换煤气,但那的人就是想见他们的明星儿子,不给换,非要姜文自己过去。

没办法,姜文只好自己去了,到了换煤气的地方,对方刁难他,说唱一段吧。姜文看了一眼地上的煤气桶,二话没说,抡到肩膀上扛着,然后大摇大摆地唱着“妹妹你大胆往前走”把煤气扛回家了。

当时胡同里都是各种赞扬的,说:这才是大老爷们。

现在的偶像剧里,动不动就演一些霸道总裁什么的,但叔觉得姜文这种才是真霸道,真爷们,毕竟他可是被影迷围住,还要吐槽粉丝,“操!居然有人叫我文文!”的男人。

这么皮的姜文你们不pick一下吗?

(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哟大豪爷)

觉得他有趣又有魅力的点Zan!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