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班夫小镇,迷你世界杯开幕式

我连伪球迷都算不上,只看颜值不看球技,可是却不妨碍我欣赏。

此时先生D正在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式现场,我却想起来这一组照片,特特选出来通篇发一组。相较于世界杯,我更欣赏这迷你球场。

班夫的初夏其实还挺凉爽的,毕竟周边的雪山圣湖上还堆了一半的雪,在镇子上停了车找吃的时候发现附近球场上精彩的赛事。干脆俩人坐在草地上不走了,也就不饿了。

展开剩余88%

两个教练是真的好有耐心,从带着小盆友们操场转圈,转圈的同时还示范草地打滚,然后集合热身,拉伸胳膊,腰和腿...发球,讲规则,带着大家一起跑。

我们家附近的幼儿园也都是差不多这么大的孩童,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莫名其妙的儿歌,小朋友们排着队伍扭来扭去,可爱也是可爱的,就是少了那种肆无忌惮的活力,不过也确实没有办法,幼儿园里就是一个死守规矩秩序的地方,毕竟现在的哪个老师也不敢冒着任何的危险跟未知开玩笑。

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的小时候,老师不会讲那么多必须必的规矩,上课之余的课外活动那必定是撒欢儿一样的玩耍,有磕碰也有流血,可是长大之后的却还津津乐道的跟男朋友互相分享小时候调皮捣蛋的英勇事迹,什么时候被打了,什么时候割破了踝骨出了好多好多血,你看你看,现在这道疤还这么深呢。

我小时候可没有踢过足球,只是踢过毽子,沙包,而且技术还很不错,有时候想想也真真是“不务正业”啊。

我们俩坐在草地上,看孩子们奔跑,叼了一根清翠的草尖,青涩味入喉又有点甘,我回头问我家D,

“如果现在你能够再回到五六岁或者十来岁,你最想干嘛,是还是偷着下河游泳被爹爹揍,还是想去学点什么?”

“嗯 ,十来岁啊,那估计我能继续好好学武术吧。”

“嗯,那如果是我,我会坚持学画画吧。”

“可是为什么学什么东西就不能继续偷偷下河游泳啊?”

“啊?!对啊,不冲突啊。哈哈哈哈哈...”

对啊,好像并不冲突,习惯了得与失的惯性思维,却忘记了骨子里自带的基因,每一代人的特点都那样鲜明,生于田野,必然需要更多的阳光和风雨。

有个卷头发的小男孩,穿着过了膝盖的红队服,和那个霸气的重新扎头绳的小姑娘,是团队里最活泼的男生女生。父母都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的参与一下,拍几张照片或者递上水杯,还有个妈妈超级耐心的看女儿把足球当篮球投篮练习。

不止是因为孩童的可爱,在这样美好的午后坐在这里是因为更喜欢这些朝气蓬勃的样子,因为瞬间就让自己想到自己的小时候,没有电子游戏的纯粹的小时候。

八零后的一代人有很大一部分孩童是在田野间奔跑着长大的,哪怕天南海北的聚在一起也能发现大家儿时的游戏超级多也超级雷同,那种奔跑带着原始的野性,也根深蒂固的刻在了潜意识里。许多人没有过多级别很高的才艺,比如钢琴啊 小提琴 古琴啊,可是却也不觉得缺少太多。

而年过三十的我们,开始向往儿时的纯粹,向往田园的生活,虽然我们也知道,没人可以再回去。毕竟那些满满记忆的地方早就已经被拆不见了踪迹,那些年的爷爷奶奶们早已又入轮回,那些记忆里还那样年轻的大人们都有太多逝去,父母辈白了发皱了颜,时光再不会复返,我们也不可能还能适应那种生活方式。

在可守的防线内,做孩童本来的样子,已经成了奢侈。

可也因此,如果三十多岁的我们,还能有孩童的一面,那是多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全世界球迷欢腾的日子里,送一组可乐图,愿真球迷们可以开心的度过这段时差混乱的日子,伪球迷们亦然。

而我这种嘛,希望每天都可以继续无梦安眠。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