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卖官鬻爵:为啥汉桓帝会陷于宦官擅权境地?

卖官鬻爵:为啥汉桓帝会陷于宦官擅权境地?

汉桓帝刘志,字意,顺帝永建七年(公元132年),生于蠡吾(今河北博野)。是汉章帝刘炟曾孙,河间孝王刘开之孙,蠡吾侯刘翼之子。翼卒,袭爵为侯。东汉第十位皇帝。永康元年(公元167年)驾崩,葬于宣陵(今河南洛阳东南),谥曰:桓帝。

本初元年(公元146年),汉质帝崩,梁太后使兄大将军梁冀迎刘志入南宫,即位。梁太后临朝听政,外戚梁冀掌握大权。

延熹二年(公元159年),依靠宦官单超等诛大将军梁冀,并翦除其党羽。以功封中常侍单超、徐璜、左悺、唐衡、具瑗为列侯。自此,朝政转入宦官之手。

由于宦官肆虐,残害百姓,激起士大夫的不满。延熹九年(公元166年),世家豪族与太学生联合反对宦官,结果,李膺等二百余人被捕,形成第一次党锢之祸。由于国家财政匮乏,逐渐形成公开卖官鬻爵,政治愈加腐败。而汉桓帝本人爱好佛事,荒淫游乐无度,宫女多达五六千人。

展开剩余88%

东汉中后期,屡有外藩王入继大统者。原因是汉朝皇帝多盛年早崩或无后,当权的外戚或宦官希望新立一个年幼无知的小皇帝。以便继续控制朝政。汉桓帝的皇位就是因此侥幸得来。

本初元年(公元146年),皇太后征蠡吾侯刘志到洛阳城北的夏门亭,准备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婚礼尚未举行,太后的哥哥大将军梁冀,因八岁的汉质帝指责他是“跋扈将军”,竟将幼帝毒死了。因此,朝中又要议立新帝。

当时,梁冀考虑到刘志年方十五,容易操纵,提出要册立刘志;而太尉李固、司徒胡广、司空赵成为了削弱梁氏集团的势力,则主张迎立年长的清河王刘蒜。于是,梁冀召集三公、中二千石、列侯一起来讨论此事。结果李固、胡广、赵戒及大鸿胪杜乔都认为清河王“明德著称”,且血缘与汉质帝最近(为质帝兄),应立为嗣。梁冀苦于找不到别的理由反对,只好宣布暂停讨论。

第二天,重会公卿讨论,梁冀严厉逼迫群臣册立刘志。那些公卿在梁冀的淫威下只好屈从,只有李固坚持己见。为了消除阻力,梁冀就让梁太后下诏罢免了李固。这样,在本初元年(公元146年) 闰月庚寅,梁冀终于持节,以诸侯王青盖车,迎刘志入南宫即皇帝位。刘志就这样在外戚梁氏的一手操纵下,做了皇帝,梁太后临朝听制,梁冀把持朝政。

汉桓帝在位二十一年,前十三年基本是一个傀儡皇帝。当时,梁太后临朝称制,梁冀把持朝政,他几乎难以置喙。

尽管梁太后在和平元年(公元150年)下诏归政,但是,梁冀专横跋扈,汉桓帝还不得不仰其鼻息。汉桓帝真正亲政,是他在位的后八年,在这八年中,发生很多重大事件,即“三断大狱,一除内嬖,再诛外臣”。所谓“三断大狱”,一是诛灭梁冀,二是废免邓氏,三是禁锢党人;“一除内嬖”,是抑制宦官;“再诛外臣”,则是诛杀南阳太守成瑶和太原太守刘质。

梁冀在册立汉桓帝后,权力达到顶点。他先是以“灾异”让梁太后策免太尉杜乔,继而又罗织罪名杀了李固和杜乔。加上汉桓帝对他极尽尊崇,委以朝中大权,甚至规定他可“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又增封其食邑为四县,非邓禹可比;赏赐金钱奴婢、彩帛、车马、衣服、甲第,非霍光可比;还封其弟梁不疑为颍阳候、梁蒙为西甲侯、梁蒙之子梁胤为襄邑候、其妻孙寿为襄城君,并加赐赤绂,非长公丰可比。这样一来,梁冀更加专横暴虐。朝中大小政事,无不由他决定。百官的升迁任免,都要先到他家里谢恩,才能到尚书台办理手续;地方郡县每年进献的贡品,要先把上等的送给粱冀,然后才把次等的献给汉桓帝。

结果,梁冀“威行内外,百僚侧目,莫敢违命,天子恭己而不得有所亲与”。此外,梁冀和妻子孙寿都穷奢极欲,搜刮财富,修建豪宅,残忍贪暴,激起的民愤极大。

汉桓帝对于梁冀的横暴也早有怨恨,只是由于他的两个妹妹都在自己身边,不敢发作。直至延熹二年(公元159年)粱冀的二妹皇太后去世后,汉桓帝开始策划诛灭梁氏。

一日,汉桓帝上厕所的时候,单独叫上宦官唐衡,问他宦官中有谁和梁冀不和。唐衡回答有单超、左倌、徐璜和具瑗。汉桓帝于是与他们五人密谋,决定诛除梁冀,并用牙齿咬破单超手臂歃血为盟。

八月丁丑,汉桓帝来到前殿,即召尚书入殿,宣告要惩办粱冀。他命尚书令尹勋,持节率丞郎以下守宫廷,收符节送省中;命黄门令具瑗将御林军一千余人和司隶校尉张彪,共同包围梁冀住宅;命光禄勋袁盱,持节收梁冀大将军印绶,徙封为比景都乡侯。梁冀与其妻孙寿当日自杀,梁、孙家族全部弃市。其他公卿大臣因牵连而死的数十人,故吏宾客被罢免的有三百多人,朝官几乎一空,百姓莫不称庆。

汉桓帝诛灭梁冀以后,宦官单超、左倌、徐璜、具瑗、唐衡五人因谋诛梁冀有功,被同日封侯,世称“五侯”。单超任车骑将军,位同三公。大权从此又落入宦官手中。他们倚奉汉桓帝,滥行淫威,使得“中外服从,上下屏气”,乃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宦官五侯及其亲属的专横,不仅朝中正直官员反对,就连汉桓帝也开始担忧,所以,对四侯又慢慢开始限制。

汉桓帝先是重用宦官侯览等,分夺他们的权力,继而借他们残害百姓的暴行,对他们进行打击。延熹八年(公元165年),司隶校尉韩演奏言左倌罪恶,言其兄太仆南乡侯左称“请托州郡,聚敛为奸,宾客放纵,侵犯吏民。”汉桓帝立刻准奏,结果左氏兄弟被迫自杀。韩演又奏具瑗兄具恭犯贪污罪,汉恒帝也下令征诣廷尉。具瑷只好上还东武侯印绶,自己向桓帝谢罪。桓帝下诏贬他为都乡侯,后来,死在家中。接着桓帝又下诏单超、徐璜和唐衡的袭封者,都降为乡侯;其子弟分封者,一律免爵。这就是所谓的“一除内嬖”。

汉桓帝对于宦官五侯的抑制,只是为了强化皇权,并不想清除宦官,故而对他们稍加抑制后,大权还是交给了他们。而新被重用的宦官在上台后,也同样残暴专横,鱼肉人民。中常侍候览贪侈奢纵,前后竟强夺民田一百一十八顷,住宅三百一十八所,并模仿皇宫修建大规模住宅十六区,都有楼阁、池塘、苑园。

另一方面,由于宦官专权,他们的爪牙被安插到中央和地方的各级机构,选举不实的情况也更为严重。

汉桓帝时,还有一项卖官鬻爵的弊政。当时由于统治阶级的奢侈腐朽,国家财政基本枯竭。在这种情况下,汉桓帝一方面采取对农民加重赋税的办法来解决财政困难,如延熹八年(公元165年),令郡国有田者每市交十钱为税;另一方面也采取一些应急措施,主要就是减借百官俸禄,借王、侯国租税和卖官鬻爵。

汉桓帝的卖官鬻爵是从延熹四年(公元161年)开始实行的。这一年,零吾羌和先零羌等羌人起事,活动发展到了三辅 (今陕西中部)地区,桓帝为了减轻国库的财政支出,就下诏减发公卿百官的俸禄,借贷王、侯的一半租税,同时下令以不同价钱卖关内侯、虎贲郎、羽林郎、缇骑营士和五大夫等官爵。桓帝卖官鬻爵的弊政对当时影响极坏,不仅贪污成了合法行为,直接破坏了吏治,而且,由于贪官污吏的搜刮,也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并为灵帝时更大规模的卖官鬻爵开了先河。

由于宦官当政、卖官鬻爵等种种弊政,桓帝朝政糟糕至极。为了维护东汉王朝,也为了自己的政治出路,一部分正直的官吏和一些太学生及郡国士人,就联合起来发起“清议”。他们议论政治,品评人物,在舆论上对宦官集团进行猛烈抨击。同时,一些比较开明的官吏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也极力打击宦官势力。

接着,汉桓帝采取了更大的举动,发动“党锢”事件,镇压打击宦官的直臣。当时,襄城(今河南方城)人李膺是反对宦官集团斗争的领袖。他任河南尹时,因打击阉党而被下狱,司隶校尉应奉上书为他求情,又被赦免,后来即任司隶校尉。宦官张让的弟弟任野王令,贪残无道,杀死一位孕妇,畏罪躲在张让家中。李膺知道后,即率吏卒到张让家搜出处死。因此,很多宦官都害怕李膺,休假时不敢走出宫门。李膺敢于打击当权的宦官,名声越来越高,士大夫能得到他的接待,被认为是极大的荣誉,称之为“登龙门”,他与太尉陈蕃、南阳太守王畅都受到士大夫阶层的敬重。以李膺为首的反宦官斗争激怒了当权的宦官集团。

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宦官派人诬告李膺等交结太学生、都国生徒“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风俗”。汉桓帝大怒,于是,诏令全国,逮捕“党人”,收执李膺、陈实等二百多人。

有的党人逃走,汉桓帝就悬金购赏。一时间,使者四出,相望于道,反宦官的斗争遭到严重挫折。第二年,在窦武等的表请下,汉桓帝对“党人”略为宽恕,下诏,将其赦归田里,但规定他们都终身禁锢,不得做官。这就是汉桓帝时著名的“党锢”。

(本篇完)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