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1998年这部剧,让中国女孩开始公开谈"性"

作者 ✎ ROOT / 荔枝

编辑 ✎ ROOT

2003年6月19日,任职某城市画报编辑的「木子美」利用工余在blogcn的博格网站上发点东西,起初无非是文艺女青年的鸡零狗碎、生活感悟。

那一年,博客也是个新生事物,大家拿它当日记无聊起来填点东西而已。所以刚开始木子美的文字也埋没在广袤无垠的比特海中。

直到有一天,她在博客里「不经意」地写到了最近一次不凡的经历:

多P不一定是几男几女在一个空间里大汗淋漓。

周五夜,还是枕木(它一定痛恨我赋予它的淫窝形象,又如何)。

我闲坐吧台,后面一桌有个认识的家伙,是与非门乐队的。1999年他在蓝调共和弹贝司时,就认识了当时狂爱弹吉他的郭炎的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在酒吧混啊,都一样啊没出息。所以我们连招呼都没打。

有人过来搭话,哦,是王磊。开场白真没创意:「这么孤独,跟我们一起坐吧。」

「都有谁?」

他说了2个名字,一个是已离开《南方体育》的家伙,一个是拖拖拉拉一直没跟我做爱的水瓶座设计师。

「要是今晚你们搞淫乱派对,我就去。」

「要是你叫多一个女的,我们就搞。」

展开剩余91%

「靠。」

凌晨2点不到,王磊说走,一起走?一起走。

「去哪啊?」

「回家。」

「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你家在哪? 」

「中大旁边。」

「有点远,不如去我家。」

「你家更远,从东圃回来得大半天。」

「从你家回我家也一样。」

唠叨了一阵,我说王磊,不如就地解决吧,做爱这么简单的事。

就地,就在枕木附近的阴暗角落。

他掀起我的白裙子时,我说穿裙子真方便啊!

他说把屁股翘起来,把腰下下去。

这样的Dogy式很多人爱用,但在户外操作总有些不着边际。

很快就爽完了。王磊说环境不太好,也没有音乐。

我说王磊你身体也不太好,不然我们一路走,走到哪干到哪。

这段文字现在看来比后来那些网络文学小黄文可能都清淡多了,但在当年,这是一次石破天惊的行为:在公共空间(互联网公开的博客)公然(当年blogcn都是小圈子,彼此「互关」)写了自我最私密的(性)行为;它还实名点了「名人」,实属劲爆。

最后这点,直接把木子美送上了中国第一「性爱专栏作家」的位置,以及延宕至今。

当年在公开场合谈性,还是非常有所顾忌。

是什么时候让中国的姑娘们这么open、终于可以公然地、优雅地、毫无惧色地谈「性」?在我看来,是始于1998年开播的《欲望都市》。

它自2001年通过盗版光盘的形式,首先在北上广的知识份子、大学生、白领之间隐秘流行。

木子美用身体亲自践行了《欲望都市》里的那一套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她是就像凯莉一样,是个专栏作家,也是开放的现代都市职业女性(萨曼莎、夏洛特、米兰达);她有足够养活自己的能力,因此她们也能有足够把我支配自己的身体和情感。

如此看来,号称「神剧」的多了去了,深刻影响中国观众的,《欲望都市》是其中一套。而到今年,它开播整整20周年。

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套剧受众多是女人和gay。有一个群体默默消失在了传播通道之中。

社长在他的老司机群里做了一下调研

这个群体前两天还在为骑士与勇士决赛大发感叹,订好了票准备飞往俄罗斯看世界杯。朋友圈仍然充斥着他们分享的新牛仔裤,育碧游戏盘,健身打卡,电音,精酿啤酒的痕迹。

他们就是直男。

我不禁好奇起,直男是否会对《欲望都市》感兴趣?

由于《欲望都市》年代久远,为了数据采样,我开了一个小群。请身边的女同胞让直男朋友评测《欲望都市》的S1E1,然后写一句评价。

唯一一个敢给出肯定评价的直男

在这个小调查里,20个直男中,只有一个看过《欲望都市》,而且观感还不错。

群里早已偏移开始讨论起另一个问题,邀请男生一起看欲望都市是不是一个暗示?

其中一个言之凿凿。立即会去看的人、等我打完这盘游戏、周末看过给你答复的人,想和你做朋友与做情侣的差别,大概在这里。

突然,我们开始讨论这些标准。这是典型的女人的领域,我们驾轻就熟。

这和《欲望都市》里四个女性在早午餐时讨论的「他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他为什么不带我认识他的朋友」,何其相似。

原来不知不觉,我们早已变成了她们。

换句话来说,1998年的性与城市,20年后已经变成了中国的现实,北上广深杭这才开始不相信眼泪。

现实是过去的未来,20年前的欲望才刚刚倒映在那些迷失在抖音、朋友圈的男女头上。

这才是这套「神剧」神的地方。

1998年,《欲望都市》开播第一季时,专栏作家凯莉正对着镜头说「在纽约,每个人都是单身。」

过去30年来,美国20至24岁的未婚女性人口从36%增加到73%,30至40的未婚女性人口从6%增加到22%。

在2001年,《经济学人》上就出现了「单身女性经济」概念。

她们是广告业、出版业、娱乐业和媒体业的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因为独身而且收入不菲,她们是最理想的顾客。与其他阶层相比,她们更有花钱的激情和冲动,只要东西够时髦、够奇趣,她们就会一掷千金。

她们领导着城市的审美倾向,促进了城市五光十色的发展。

中国部分女性普遍存在一个平实的想法:中国男的配不上中国女的

而今天的中国正在逐步逼近那个世纪末的纽约。2015年,未婚人口比例最高,20-59岁未婚人口达1.4亿人,20-34岁适婚群体在未婚人口中的比重为91.6%。

我们单身,在北上广领着一份稳定的工资,实现了口红自由。

这句话深深刺激了年少无知的我。我买不起口红=我谈不起恋爱。鲍德里亚指出消费社会的特性在于,一是以不断制造新的欲望需要为特征,消费成为幸福生活的写照,成为社会话语平台;二是消费成为时代精神的表征,消费成为获得身份确认的过程

电视剧里公关行业的萨曼莎提出这样一个观点。

「这是曼哈顿历史上的第一次,女人的权力像男人一样大,她们相当富裕,能把男人当性玩物。」

当今相当一部分中国年轻人不也是这个反应吗?

她说的这句话并非毫无根据。

《欲望都市》里凯莉在《vogue》的专栏拿着一个单字四美金的价格。而现实生活里的凯莉,布什奈儿多年前的报刊专栏「欲望都市」改写了她的一生。

成名后,她带领丈夫入住了曼哈顿的一间大公寓。

布什奈儿如此描述那间公寓。

就像是一间大酒店——水晶吊灯、金叶子、天鹅绒、镜子、东方地毯和大理石。所有东西都是古老而华丽的,我第一次踏入就对它情有独钟。

2018年6月6日,《欲望都市》二十周年纪念日,剧里米兰达的扮演者辛西娅·尼克松宣布竞选纽约州州长。《纽约时报》称,如果辛西娅竞选成功,那么她不但将成为纽约州历史上第一任女性州长,也将是纽约州第一任公开性取向的双性恋州长

1998年夏天,电视剧版本的《欲望都市》在HBO电视台(付费频道)周日晚黄金时段播出。

由于是在有线收费电视网播出,所以不用过多考虑约束普通广播电视台的性、血腥、暴力和粗口等忌讳。

《今日美国》报纸曾将此剧评为美国电视史上10大转折点之一:它冲破了原来的界限,大幅提高了美国观众的承受能力。

可想而知《欲望都市》受到的褒贬不一。1998年一经播出便受到评论界广泛好评,但因为过于渲染享乐主义和充斥大量的性话题、性场面受到保守人士和宗教团体的猛烈抨击。

这么说吧,《欲望都市》的先进性在于帮女性获得了公平谈性的权力。

整整六季里,Mr.big与凯莉的分分合合

在文化氛围相对保守的东亚地区,日本声优演员永岛由子最开始为《欲望都市》配音时,曾惴惴不安。毕竟,性对于日本女性来说,不是一个可以公开讨论、百无禁忌的话题。

事实可见,后来影响深远。

1999年引进剧集后,长久影响着日本时尚风格的「里原宿运动」正发生,青年男女寻找着更为先锋的自我表达。至2016年,日本播出网络剧《东京女子图鉴》中仍可找到《欲望都市》的影子,最为明显的,就是在剧情中插入对「路人」的采访。

片尾绫对观众的自白

在中国最先是香港出了仿效作品。2000年黄真真以纪录片的形式访问了不同的女性群体:性工作者、专职太太、情妇、女演员、艳星、女导演、女同性恋、女中学生等人。这部纪录片最终名为《女人那话儿》,女性开始公开谈论性体验。

我觉得这句话有些朴素和可爱

2000年,黄伟文填词、莫文蔚演唱的《妇女新知》其实也隐然呼应《欲望都市》的主题。黄伟文在他的专栏里多次提及到这套美剧

而后,我们迎来了中文语境里《欲望都市》的那位代言人,文章开头的那位木子美女士。

六年前,李银河曾在博客中提及一位与凯莉非常相似的女性:

木子美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事例,如果将她暴露了一些人的隐私这一点忽略不计,她活脱脱就是《欲望都市》中的萨曼莎。后者完全是一个热情奔放的正面形象,而木子美却差点被人们的唾沫淹死。

然后我要继续补充一下木子美后来的遭遇:她被迫删除了性爱博客、然后被单位辞退(某报系的部分记者编辑还曾自发在网上发起签名支持木子美的行为)。她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因为写小黄文而被单位开除的记者了吧?

木子美把境内外出版著作的稿费换成了广州客村的小公寓当了包租婆,然后义无反顾北漂至今15年。

如今更广为人知的ID是@不加V,日常直播她和司机的性事,并以微博吵架胜率100%著称,让X岳散人等这种999纯金大直男闻风丧胆。

情感咨询博主「不加v」公开发表的言论依然露骨,好似调戏,也好似挑衅

李银河的这篇博文的标题为「喜欢性的人可以是高尚的人吗?」

当问题只是一句问句时,看起来并不难回答。曾经的我是这样认为的。但事实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在日剧《东京女子图鉴》走红后,也令中国的创作者们跃跃欲试。于是我们有了不少名媛学的「女子图鉴」系列,再加上之前的《欢乐颂》。

现状并没有发生改变,它的主题仍然是原生家庭、婆媳矛盾、育儿焦虑。

《好想好想谈恋爱》主角四人配置很像《欲望都市》

2004年的《好想好想谈恋爱》导演坦诚,这是通过「借鉴」得来的「中国版欲望都市」。

可以看出在英翻中的过程里,有些语义已经发生改变。原版台词是「男人会为了你做包皮手术,却不会为了你改变自己。」

在《好想好想谈恋爱》里,台词变为「男人会为了你改变发型,却不会为了你改变自己。」

在我们这个国家,性没有错。但性只要进入主流,就会立刻处于一种失语的状态。

《欲望都市》20周年,当我们成为了凯莉,萨曼莎,我们并没有觉得更自由。

《北京女子图鉴》或许会有一个让人感同身受的情节。女主角来北京的第一次面试与HR谈工资6000,第二次5000,第三次按你们的标准。下班摇晃十多站地铁,回家时口红早已糊了。事实上,我们从未达到《欲望都市》里的潇洒。

值得一提的是,有篇文献提到一个概念,叫First World Problem。指那些放在大环境里显得无关痛痒甚至有些「奢侈」的问题。

在我们的调查里,有的女性的观点是「我看不下去,这四个女人实在是太无趣了,好像她们的生活除了谈恋爱就没有别的事好做。」

在《欲望都市》里各类纽约名流出入。模特,设计师,艺术家,金融新贵,甚至川普,他在其中扮演自己

《欲望都市》电视剧连载的这六年,纽约发生过的犯罪、失业、暴力和反战游行,甚至是9·11这样的大事,一切无迹可寻。

在2010年电影版第二部上映期间,《欲望都市》因为过度宣传引起抵制。

《Time Out》杂志封面上四位女性被封住了嘴,在巨大的「NO SEX」下写着:已经够了——我们爱她们,但这已经太多了

我现在在想或许直男的不感兴趣并非一种男性傲慢或者忽视的变体,它甚至可能没有任何潜台词。

或许,不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

事到如今,都8102年了,在这个90后普遍没有性生活的年代,我们是否仍然还有高声表达和强迫自己对性感兴趣的需要?

很多年前,当人们看到木子美和庄雅婷在博客上发表约炮日记时,那种淡淡的费解与骇然,早已转化成一种谅解。

这种谅解是他们过得并不容易,或许是对亲密生活有种近乎紧迫的请求。

当燕公子在微博侃侃而谈她对黄轩的性幻想时,有人开始轻皱眉头,这真的不是性骚扰吗?

我们已经进入全面礼貌的时代,彬彬有礼,拒人于千里之外。

伯格曼《婚姻生活》:我们几乎不吵架,就算吵也是理智地听对方说些什么,然后再达成合理的妥协

弗洛伊德说的生本能有一个指向是强烈的爱欲,我们尚未进化到不需要性,却也逐渐用新的科技发明取代与人交谈的必要。

还有,坦白说,我已经厌倦了这一套说辞。我对人们宣讲的消费升级持一种警惕态度。我不修边幅,我已经不想再费时间搞清楚两支口红的些微差异,我想在周六的夜晚独自看一部电影而不是出门约会。我的欲望一降再降,终于趋于一条平缓的直线。

《欲望都市》播出20周年,曾经公开场合谈性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奇观。而到现在,年轻人已经率先走向了对性不感兴趣的阶段。

现代性的孤独最初消弭了浪漫,接着是性,最后是爱。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