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救火:考验从出发那一刻开始!

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 王曾 发自内蒙古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内蒙古大兴安岭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生雷击火情后,河西管理站最先前往火场。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火场的考验在他们出发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徒步15小时赶到火场

“头顶蓝天、脚踩浮云,负氧离子聚集。”这是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河西管理站的真实写照。这座建在海拔1200多米的山峰上的管理站,负责自然保护区10.7万公顷的原始森林防火任务。

6月1日18:45,48岁的刘俊山和同事在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河西管理站的食堂边吃饭边聊天,放在桌子上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80、63林班方位发现火点。”火情就是命令,刘俊山和同事立即放下碗筷,迅速跑向管理站的装备室。

15分钟以后,河西管理站的30名工作人员背上30多公斤的行囊、拿上工具,登上了5辆运兵车,向距离火点最近的核心站前进。

虽然核心站只距离刘俊山值守的管理站60公里,但是山区道路网密度低,地表植被茂密,交通极为不便。经过3个小时的颠簸,当晚22点左右他们才到达。

通过指挥部的确认,他们还距离着火点有14公里的距离。22:00的大兴安岭,已经漆黑一片,为了不耽误时间,在向指挥部汇报以后,刘俊山带领30名队员,背着行囊,打着手电筒踩着一尺多深的腐殖层,摸黑向着火点挺进。火场的考验,在启程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

风力突变火扑向救援队

6月2日14点,经过约15个小时的徒步跋涉,30名队员终于赶到了火场。正当准备进行扑火作业时,危险突然发生。“报告指挥部,火场风向突然发生变化……。”站在火场边缘的队员脸上被大火烤的难受,刘俊山带领队员向附近的一条小河撤离。

2日16点,刘俊山带领队员沿着河边,构筑了防御工事,用风力灭火机和扑打工具开始向火场挺进。山火肆虐,浓烟滚滚,热浪扑面。由于整个汗马林区地上马尾松遍布,这种含油极高的树种也给扑火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树林中火舌乱窜,“呲啦”作响。队员沿着火线交替前行,手持风力灭火机的队员睁不开眼睛,喘不上气,手上被烤出一个个血泡。在风力灭火机扑灭火头后,后面拿着铁锹,锄头的队员上前土埋脚踩。脚下刚刚过火的林地,踩上去脚底顿感滚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点一点艰难挺进,直至与随后赶到的阿龙山林业局扑火队汇合。

忍受着大火的熏烤、恶劣的自然条件,扑火队员们没有退缩。“在火场一天只睡三个小时是常事。”把身边火场清理干净以后,大家都是直接躺在地上睡半个小时,然后再起来继续进行扑火作业。

自带干粮途中消耗一半

刘俊山和队员们除了身体的疲劳,补给也是个问题。在遇上紧急情况,扑火队员都是带上三天干粮。这些干粮一般包括方便面、火腿肠、咸菜等速食食品。

在赶往火场的途中,因为体力消耗巨大,携带的食物就已经消耗了一半。

为了快速的把各个扑火小队送达火场,运输车一般只运兵力,不带补给。而后续的补给一般要4天以后才能送达。

“其实到了火场以后,也吃不了多少,累的倒头就睡,实在饿了,就干嚼几口方便面。”刘俊山笑着说,5号的时候我们已经收到了新的补给品。这些补给品有馒头、肉和蔬菜。

6月6日,汗马国家自然保护区雷击火场已经实现全面合围,外线明火全面扑灭,整个火场得到全面控制。截止到发稿时,刘俊山的小队和其他正在火场的扑火队,还继续坚守在火场一线,估计最快也要在6月10日后才能撤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