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津云探秘】专访大兴安岭雷击火前线的“风语者”

津云新闻记者 王曾 郭强 发自内蒙古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拥有“中国冷极村”的内蒙古金河镇地处大兴安岭北段西坡,是全国纬度最高的边陲小镇之一。虽然距离起火的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汗马”)雷击火场130多公里,但这里是汗马管理局所在地。

雷击火发生后,金河镇成了救火前线指挥部。事发至今,汗马管理局一间20平方米的屋子成为人气最高的地方。这里不时传出一名男子呼喊代码的声音,这名男子就是汗马管理局防火办主任张卫华。

“呼叫高元伦把指挥部二台发电机送回阿北站”7日18:14,汗马管理局206室的对讲机突然传来一线火场的呼叫声。

守护在对讲机旁边的张卫华赶紧把听筒放到耳边,一边听对方重复呼叫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信息。给一线火场回复指令后,张卫华又把刚刚接到的信息用对讲机呼喊给高元伦。

在张卫华手边除了笔记本外,还摆放着汗马自然保护区防火指挥图,最新的火场态势图,通讯录,随时准备上传下达各项信息。

虽然只有一部相对老旧的对讲机,但这部对讲机却是连接火场一线和指挥部的“中枢”,24小时必须有人值守。接到的每一条呼叫,传达的每一条命令,都直接影响一线的扑救工作。

6月1日汗马雷击火发生以来,206室每小时接收的呼叫和传达的命令超过百条。直到6月6日10时,汗马火场实现全线合围外线明火全部扑灭,整个火场全面得到控制。206室才稍微安静下来,但平均每三分钟就会有一次呼叫。50页一本的笔记本,张卫华已经记录了3本。

张卫华的家虽然距离206室不过200米的距离。但自从雷击火发生以来,他还没回过家。甚至直到6日晚上23点才躺下睡了一觉,不过只睡了5个小时就被喊起来了。

虽然火势控制住了,但随着时间的推进,火场一线队员需要大量补给。这段时间每一条接收和传达的信息都不能落下。

一年前,张卫华和同事们曾奋战在扑火一线。虽然积累了丰富的扑火经验。但此次汗马雷击火,还是有些出乎张卫华的预料。

因为火势发生在原始森林,属于无人区,前往火场无路可走。最近的通车点距离火场约14公里。救火队员只能从通车点下车,每人负重30公斤的装备徒步穿越14公里的原始森林前往火场。

天气变化无常也出乎了张卫华的预料。第一天起火时,火场风力达到六、七级,而且风向变化无常,加上连日的高温天气,给扑救工作带来非常大的难度。

最先抵达火场的队员给张卫华传回的第一次呼叫是“风力突变”。等待张卫华呼喊队员汇报详细情况时,对方却中断了联系。这让张卫华坐立不安。事后,张卫华才得知,扑火队员刚接近火场,风力突然转向,火直接扑向几十名队员。好在距离队员们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河,所有队员快速趴在河边躲避山火,来不及回话。

晚上20:00,处于高纬度地区的金河镇落日尚留余晖,同事来接替张卫华值守。此时张卫华可以去吃晚饭了。饭堂在距离指挥调度室100米的地方,也是距离张卫华家更近的地方。

走到饭堂门前,张卫华不经意扭头看了看家门口的方向。眼神定了定,继续朝饭堂里面走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