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津云特稿】“衡中神话”怎样炼成?“超级工厂”背后的教育理念

津云新闻记者 张赫洋 发自河北衡水

高考前一周,衡水中学的高三学生开始了全天教室自习,老师们坐在教室外走廊的椅子上,随时等候答疑。

校园里有猫咪的叫声,老师们会将猫咪驱赶到远处,生怕扰了学生清净。

考前几日,学生的饭食只象征性收取一毛钱用作记录,让他们免费用餐。学生回教室前十分钟,由于正值夏日室内闷热,老师会提前将宿舍空调打开。

家委会的家长们应老师要求,将煮好的鸡蛋、水果送到学生手里,丰富他们的营养……

这一切,对于外界来说很陌生。此前的信息,多为每年衡中上百学生考入清华北大、“超级工厂”、封闭学习、晨起跑操、十分钟吃饭、各种口号横幅……这些被媒体称为“衡水模式”,也成为衡中的标签。走进即将迎战高考的衡水中学,或能了解所谓“衡水模式”背后的教育理念

深夜的守候

6月3日晚上9:30,在距离衡水市中心20公里远的衡水中学新校区门口,王秀芳静静等待儿子放学。

入夜,蚊虫增多围着她转,她用扇子呼扇着,不以为然。

王秀芳的儿子还有几天即将面临高考。“儿子今年高四,也就是复读了一年。”然而来衡水中学读书,这是第一年。此前,王秀芳的儿子章明在邯郸的高中读了三年,去年高考成绩510分,比理科486的一本线高出二十几分,但是章明觉得“高中本来该努力的时候,玩儿了”,以这样的分数无法选择他心目中上海的优秀大学,听说衡中“苦、严”,认为自己自制能力欠缺的他,决定来这里“回炉重塑”。

“原来在邯郸他高中时也住校,但是学校管理太宽松,人家优秀的孩子自主学习,我家孩子就得有人管着。”王秀芳说,儿子到了这里感觉变了一个人,“以前挺散漫的,而且身上带着一种青春期的浮躁,目空一切。现在这些问题渐渐没有了,很懂事和勤奋。”

她将儿子的这些变化归功于学校的管理,“老师也挺负责任,儿子现在玩儿手机什么乱七八糟的杂念都没有。”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她在学校里看到宣传教育做得好,到处都是标语,试卷下面、教室前后、走廊两侧、教学楼前都是鼓励的话语,用的最多的是“拼搏”、“必胜”、“加油”这些词汇。

起初,孩子来衡中也有些许不适应,比如吃饭是“跑着去食堂的”,因为留给他们的吃饭时间只有十几分钟,有一次家长会后王秀芳想陪儿子一起吃顿饭,她在食堂还没“坐稳”,儿子已经吃完要走了,“要不他就迟到了。”因为这样紧张的节奏,刚来衡中的几个月孩子经常感冒生病,度过了过渡期也就适应了。

“快高考了他心态不是特别好,因为紧张,成绩有些起伏。”因此,班主任特批王秀芳这些日子来陪儿子,章明晚上就可以不用像其他同学一样住校,“学校还是比较人性化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学生取得好成绩。”

除了高三有这样的“优待”,高一、高二因为生病或情绪起伏问题,经过班主任批准学生同样可以出校,由家长照顾陪读。魏新亮今年60岁,几天前在衡水中学新校区后的住宅小区租了一间房,来为孙子陪读。

孙子魏然初中在邯郸上的,慕名来到衡中求学后,在班里学习成绩依然名列前茅,但是直到高二,都没能完全适应衡中住校的紧张节奏,晚上睡不好觉。

“魏然父母忙于工作,因此老师让我来给孩子做做饭,调节一下生活。”这几天,每晚9点钟,他都会早早在学校大门口等候9:50分下课的孙子,转天5:30分,准时将孙子送来学校开始跑操、早读、上课。

以后这样的日子会成为常态。“孙子的高考目标是清华,我和学校要一起帮他完成目标。”

感觉自己读了“假衡中”

“感觉自己读了假衡中。”在小诊所打着吊瓶的石强一句话逗乐了记者。

6月3日下午7点,经过班主任批条同意后,还有几天就面临高考却扁桃体发炎的衡中高三生石强一边输液一边翻看英语试卷。“我的英语和语文是最为薄弱的,要在这几天加紧强化。”

网上传闻衡中管理严格,学生们在高压下被迫学习,每年才会出现这么多考入清华北大的学生,这些言论在石强和她母亲孟琴看来,未免“不了解情况,太过偏激”,甚至让石强觉得自己读了个“假衡中”。

石强和班里的同学学习节奏确实很紧张,尤其到了高三快高考这些日子,但是,他们的学习一多半是自发的,“没人玩儿,没有手机和娱乐产品,看书复习早已养成了习惯。”

临近高考,他们依旧要早上5:30分起床,“起床是争先恐后的,都想多复习一会儿”,5:55回教室前是著名的跑操和喊口号时间,老师们会用大喇叭进行动员,先告诉大家考试时答题需要注意什么,最后结束语会说一句鼓励的话语“18高考,衡中必胜”。跑操大概用慢跑的方式跑上400米左右。

回到教室后,是早读时间,“我们班不像网上传言那样站起来大声朗读,我们都是坐下挺小声自己复习。”如网上传言一样,早读时确实有具体需要复习什么的各种提示,但是“那是根据年级制定的,不符合我的个人情况,我还是会按照自己的节奏复习,老师也不会强行要求我复习什么,只要成绩最后有提高就行。

6:30早读结束开始吃饭,6:50要求进教室。“我们班吃饭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其实每天具体时间安排很多是班主任定的,每个班情况不一样。”

高考前一周,高三的学生早读和吃完饭后,会在教室再进行宣誓,“喊的口号和在操场差不多,类似心飞扬梦起航之类,韵脚都差不多。”随后就开始全天的自主复习,白天已经不再上课。

“其实我们的学习多半是自主的,当初能进入衡中的都是‘尖子生’,入学后考得不好丢人要学,考得好的不能骄傲更要学。学校只是给了大家一个更专心学习的环境。”石强说完,开始和记者讨论起高考作文该如何写好的话题,向“过来人”取经。

当然,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衡中高一学生杜涛告诉记者,自己班的吃饭时间只有5分钟,常常吃不完饭,只能“偷偷”带些吃的藏在衣服中,因为进教室他们就不允许吃东西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仍坚持自己当初从陕西慕名而来的那份执着,“知道衡中苦,但是出成绩,值了。”

被“神话”的模式

“神话”高中为何会在河北衡水出现?采访中众多家长共同的观点是“经济落后。“其实,衡中模式在衡水市各知名高中都是这样,各县一中也是这样。”孟琴自己本身是衡水一家小学的教师,深知衡水的教育情况。

衡水的GDP在河北省一直处于落后位置,当地的司机回忆,四五年前这里的高楼还非常少。

家长们认为,鱼跃龙门唯一的出路就是学习,考上一所好大学,孩子日后留在大城市发展,子子孙孙都可以享受大城市的便捷,不再让孩子“回家种地”。而这些孩子也从小适应了这样紧张节奏的学习生活,河北是高考大省竞争压力大,衡水的很多小学已经开始住校了,高中各校的学习安排也就越发紧凑。

“怎么会有学生高中不住校,不住校怎么做这么多卷子?不住校怎么管理好孩子的学习?”孟琴反问自小在天津上学没住过校的记者。而输着液的石强也瞪大了眼睛十分吃惊:“你们周末居然还有双休?平日都不用住校?”

衡中每年上百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对当地人来讲并不是神话,因为孩子们三年确实“不容易”,付出了等价的辛苦。而衡水中学的老师们也十分受家长们的尊重,因为“老师们很卖力气,每个进入衡中的老师们都像洗了脑一样,全心全意为孩子们服务。” 衡中的老师除了管好孩子们的学习,更要管理他们的生活。

高一老师刘蒙介绍,仅衡中高三一个年级就有约8000名学生。这么多学生要管理有序自然会有各方面的细则框架来引导,而非放任自流出乱子。

然而,大部分网络上的声音或许只看到了衡中管理严格的皮毛,而非看到衡水多数高中通用这样的模式。“衡水二中、十四中等等很多优秀的高中管理也很严格,二中甚至比衡水中学更加严格,因为衡中的生源更优秀是抢‘头茬’,而二中只能抢‘二茬’,所以需要靠更为严格的学习管理来提升学生的成绩。”石强还开玩笑道,“有个玩笑说法是说衡中是监狱,二中是地狱嘛。”

但即使是这样,不仅仅是衡水生源,连河北省其他地区,甚至陕西、天津、北京等地都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挤破头”要求进入衡水中学以及衡水二中这样的学校求学,知道这些学校苦,但能苦尽甘来,而非就读一所轻松三年的高中,却因年少自制力弱而懊悔一生。

让别人因我的存在而感到幸福

“让别人因我的存在而感到幸福。”这句挂在石强班级后黑板上面的红色条幅,是母亲孟琴最欣赏的一句话。

外界以为衡中逼得学生只知道学习,其实,他们对学生的教育更多的是责任教育,比一些标榜素质教育其实放任学生的学校要用心得多。孟琴回忆,孩子进高一的第二学期,校长会亲自带学生进行40公里远足,培养学生的耐力。高二时候会举办成人礼,让父母与孩子互换信件,在仪式上孩子们读者家长的寄语,背景音乐放着“时间都去哪儿了”,很多孩子都哭了,这是感恩教育。

“学校希望孩子们学会做人,为做成一件事懂得付出与坚持。”郑东的女儿今年在衡水中学读高一,女儿郑津是从唐山的中学考入衡中特意来求学的,“每两周孩子可以放假出校门一天,我会来学校这边陪女儿,原本希望孩子可以休息放松一下,但是她却总是在自觉看书,已经养成习惯了,他们班的同学也是这样子。”

朱玲的儿子2008年毕业于衡水中学,上了大学后,他的儿子每天早上仍然5点多坚持起床跑操,“跑习惯了,不跑反而觉得一天没精神气儿。”同时他也曾听儿子感慨道:“大学生活这么轻松哪里算上学?简直就是玩儿乐。”

天津大学的教师张华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于衡水中学的,近些年,每年都有100多名衡中学生考入天津大学,张华对衡中学生的评价是“懂事、勤奋”。“很多外界人士不了解真正的衡水中学,出现了一些妖魔化的言论,真正到衡水中学看过就会明白并非如此。”张华也寄语今年高考,这座被外界误认为“超级工厂”的高中,可以继续为更多优秀大学输送人才,“用事实说话。”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