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极验: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极验,但你一定用过他们的产品

在全球就是我们从0做到1,而且做到现在。

记者:王珺/主编:张浩

深度报道/共4990字/阅读9分钟

项目名称:极验

主营业务:交互安全技术服务提供商

融资情况:2012年10月、12月获得天使湾创投的种子轮、天使轮投资;2014年10月,获得IDG资本的A轮投资;2016年2月获得2400万美元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IDG跟投。

关键词:首家『行为式验证』安全技术服务提供商、全球22万家网站和APP使用、交互安全创领者、每天服务交互次数超过7亿次

受访人:极验创始人 吴渊

一句话提炼:立足于『AI+交互安全』,为企业的网站与APP,提供一整套交互安全的解决方案。

2012年,公司创立之初,吴渊记得那时候介绍极验是一件非常『苦逼』的事——一边拿着iPad播放demo,一边说自己在做什么。其实他也讲不清楚,对方也不知道人工智能是什么,为什么鼠标一拖就可以完成验证。

『但是到现在,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极验,但你一定用过我们的产品。』

到2018年,这家成立仅仅六年的公司,服务的网站和APP在全球超过22万家,每天服务交互次数超过7亿次——这意味着,几乎各行各业的头部企业都是他们的客户。

不少人说起极验,可能第一印象是做验证码的。但事实是,虽然验证码是一块很重要的业务,但他们并不仅仅如此,而是『为企业的网站与APP,提供一整套交互安全的解决方案。』

在5月17日的极验开放日上,其创始人&CEO吴渊表示,从创立之初到现在,他们的愿景一直都是『让互联网交互变得更加美好』。

1、行为验证核心在于改变了区分人机的理论方法

大部分人都用过图片验证码,它也是互联网上普及率最高计算机技术之一,作用就是用来区分人机。而原理其实也并不深奥——为了区分人类与计算机程序,那么就需要找到一件事,人类可以做到,但计算机程序却无法做到。

在之前,大家找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理解一个图片的含义。在1999年时计算机无法做到理解一张图片的含义,但这对人类而言却非常简单——传统方式其实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条件,所以能否『理解一个图片的含义』变成了当时区分人机的重要依据,那张图片就变成了我们所说的图片验证码。

吴渊200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测绘学院遥感专业,遥感简单来说就是在不用接触物体情况下就可以感知物体位置、大小等,那个时候他就喜欢做一些三维建模,包括湖北省博物馆越王勾践剑项目。2009年到2012年间,他毕业后留在武汉大学任职,专门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做了数字敦煌。

在工作中他接触到武汉市航拍影像,为获得更详细的地图信息,他们需要在影像中标注道路、汽车、房屋等。但航拍影像非常大,人工去标注耗时费力,于是在当时会训练计算机去识别这些地物。

『也正是如此,当时我意识到用『能否理解一个图片的含义』去区分人机绝对是一条死胡同,传统假设条件是不存在的——因为机器已经开始具备了一定理解图片含义的能力,而且会越来越强甚至某些方面超越人类。所以当时我就意识到图片验证码必然会遭遇淘汰。』

验证码是互联网上普及率最高的计算机技术,任何一个网站、APP都不可或缺。但那时候已经不安全了,吴渊就一直在思考,到底该如何去解决?

极验CEO吴渊(左)与四叶草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郑玮共同揭牌『联合安全实验室』

他想到了两点。第一个是生物特征,比如人脸、指纹、虹膜,而鼠标轨迹和字迹类似,也是属于较为重要的生物特征之一。第二是人工智能,当时还被称为机器学习,最早就是起源于计算机视觉领域,特别是吴渊当时的遥感行业。

于是他想到,是否能通过生物行为作为基础数据,利用机器学习来区分人机呢——即根据鼠标轨迹,从中找到人和机器不一样的东西,然后加以识别。

很多人会误认为『拖一拖』、『点一点』就是所谓的『行为式验证』,其实『行为式验证』核心并非是表现出来的这些交互形式,而在于改变了区分人机的理论方法。极验规定标准行为是『拖动』,能否通过验证不在于你是否能完成『拖动』,而重点是你的『拖动』行为是否符合『人类』的特性。这才是『行为式验证』的核心。

2、『在全球就是我们从0做到1』

2012年初极验提出『行为式验证』的概念时,其实市场都是『一脸懵逼』。吴渊最初去融资的时候,人工智能还没普及,投资人都很难理解:『北京有没有,没有;美国有没有,没有。那为什么是武汉呢?』

在后面长达6年的时间里,极验一直在耕耘,现在『行为式验证』早已经成为市场的主流。大家也一定用过,其在用户端的表现形式就是『滑动拼图验证』。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不仅给网站带来安全,而且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吴渊表示,不只是全国最为领先,甚至在全球都是独一无二,『在全球就是我们从0做到1,而且做到现在。』

在验证产品的背后,除了经历大量调参、优化训练出来的7层CNN模型外,极验还有很多的模型,例如,设备行为指纹技术。黑客攻击验证时,随便模拟一个行为与设备,而设备与行为之间存在关联和约束,这是人工无法实现的,但是通过Deep Learning去做就可以实现。

2017年,极验率先把图卷积技术应用在安全领域,并服务了斗鱼直播、民航公司等大量项目。吴渊表示,很多人其实到现在都没有听说过图卷积,而这可能就是未来人工智能背后的人工智能。

到现在,极验积累了非常多技术,沉淀了很多成熟算法,他们有上千亿条行为数据、专门的深度学习团队,实时大数据研究、独特的服务器构建等等,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安全体系。

立足于『AI+交互安全』,极验现在拥有的不只是验证产品,还有身份验证以及漏扫等一系列的产品矩阵,进行了交互安全线多产品的布局;其服务的客户在全球超过22万家,每天服务交互次数超过7亿次,多的时候甚至是10亿次。

从每天早上醒来去点肯德基外卖,用高德地图,到刷微博,再到订飞机票,看斗鱼,其实背后都有他们。在国外,Airbnb、GOG背后也都有极验,吴渊表示:『Google也做安全,但做得没有我们做得好。所以我们即使不做宣传,很多海外客户也会找到我们。以前的验证需要13s,现在只需大概0.5s,我们节省了互联网几个世纪的时间。』

极验部分客户

3、真正将AI落地并且广泛应用到互联网安全

和很多热炒AI概念者不同,吴渊觉得,极验算是真正将AI落地并且广泛应用到互联网安全的一家企业。在成立之初大家都还不知道什么叫作AI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借助机器学习的力量,靠庞大的行为数据支撑运作。

首先,极验的全网的整套系统都是联合防御的,倘若任何一家客户受到攻击,其AI马上能发现问题、更新算法,并自动传递给其他所有客户。

其次,他们拥有庞大实时行为数据。在吴渊看来,对于真正的AI企业来说,很多算法都是开源的,这时候背后数据则显得尤为重要。很多企业用来训练机器的数据从拿出来那一瞬间就已经不是最新的了,『需要的是不断更新的实时数据,那么就要找到一个重要的、被大家应用的场景。于是我们找到了这样一个场景,并且能源源不断获得数据,才能真正提供好的服务给大家。』

强大计算能力也是必需。人工智能要求对复杂算法进行实时计算,吴渊表示,极验服务器构架可以说世界上独一无二,『以前没有过像我们这样如此强大的实时性服务器。这个服务器构架很大,实时性要求很高,这是真正落地的人工智能。』

在6年的时间里面,他们积累了数千亿条行为数据,这里面包含了各类正负样本,而这些不断产生的数据就像是机器学习的燃料,『只有积累的大量燃料才能不断推动着人机验证技术的不断的向前发展。』

4、不止为企业安全负责,也为用户体验负责

与传统安全厂商不同的是,极验不仅想要为企业带去安全,更有为改善所有用户体验的使命。

他们首先创造了『交互安全』这一概念,意在以交互视角判断现在的安全问题。在交互安全的体系中,技术创新不仅要让企业能获得安全的提升,同时也要让用户在体验上能获得提升。因此,他们一直以『让互联网交互变得更加美好』为公司愿景,美好代表着更安全、更便捷、更智慧。

吴渊将互联网比喻为一扇玻璃:1999以前是Web1.0的时代,网页上都是超链接,我们隔着玻璃可以看见却不能触摸;1999年后交互出现,随即产生了注册、评论、留言、搜索一系类交互动作——就像在玻璃上开了一扇门,我们可以将资源放入和拿出;而人类与黑产之间就门背后资源产生争夺,安全问题也就出现了。

在吴渊的视角中,企业有三个交互角色,运营、产品和技术。运营想要流量更高,所以会在门后放更多资源;产品经理希望体验好,希望门透明甚至没有;而安全很多时候则是在被动地接受这些东西。他认为,只有站在了技术、产品、运营三种角度提供服务并打造智能平衡,才更让『B』(B端企业)更好地链接『C』(C端用户),做到平衡网络安全与用户体验。

『让真实用户更便捷地去获取互联网企业的资源,与此同时又将机器流量和互联网黑产阻挡在外。这也是极验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

吴渊表示,17年上半年极验推出的行为验证3.0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3.0不再限定验证必须完成一次特定的『拖动』行为,任何鼠标行为都能作为输入数据。通过AI智能决策引擎,在真实用户面前,推送『一点即过』式的验证,完成验证跟点一次『按钮』一样方便。对恶意的机器操作行为推送难度更高的验证形式,并将其阻挡在外,『真正意义上做到安全与体验的平衡。』

5、『错了就是错了,我们服从的事情是探究未知』

作为一家成立起就『不走寻常路』的创新型公司,吴渊尤其看重跨学科创新。极验团队不少人都不是安全出身,他自己也不是计算机专业,而其行为验证却运用了生物特征、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诸多领域知识。

吴渊觉得,不少计算机学科内人士也会研究,但大多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和前人研究基础上去做。而创新需要从外部,甚至是跨学科去做。很多时候必须得是交叉学科的东西才能创新,而且创新没有边界的。

『很多传统公司互联网转型,不是说把办公室装修得怎样开放,再弄个A轮、B轮,要思考的是如何将整个公司创新变成价值输出。』从极验一开始创立,他们一直坚持的有三点:

第一是平等自由。一进入极验,感受最深的就是员工的状态,他们大都很年轻有活力,并且整个环境十分舒服和自由。吴渊表示,极验内部没有太大的老板员工差别,『我错了就是错了,我们服从的事情是探究未知。人类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承认自己的无知。』

正因如此,团队愿意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从而产生思想碰撞。吴渊不需要员工打卡,甚至不用员工来公司,『我真正需要的是他们脑袋里的创新创意,这可能在一瞬间创造巨大价值。』

第二点则是挑战。吴渊认为真正激发团队的不只是很多钱,而是在于『我们在干一件很伟大、以前没有人做过的事』这样一个挑战;极验也不是要卖给客户多少钱,而是真正给互联网带来很大改变。

『挑战之后就需要限制,或者说极致。』极验服务器构架优化非常好,吴渊觉得原因其实源于创业初期的『没钱』:换成其他经费充足的大公司,算法写好后并不需要优化,多堆几台服务器就可以;而极验只是一台服务器,这就让挑战变得更具有价值。直到现在他们一直坚持极致思想,最终才能突破产生创新。

很多企业都会不停地引进科学家、院士;极验在职人数120多人,90后占80%,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武汉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等武汉优秀的本土高校,其CTO出生于93年。吴渊觉得科学家、院士当然很好,但其实毕业生也有很多优秀者。

『你会发现Google,他们真正招聘的人,60%、70%都是本科生,但一定是很聪明的毕业生。』因此,相比于出身于什么行业,热情、潜力和专业才是他们更为看重的要素。

热情意味着认同公司愿景,并且愿意贡献力量。潜力则在于聪明和多元思维模型。『有些问题真的只有技术能解决吗?并不是,技术解决不了的东西,可以通过产品解决,产品解决不了的东西,可以通过运营、甚至资本解决。所以懂的东西越多,越会用不同角度思考问题。』

在吴渊看来,这就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独特之处。不少传统企业很难进行互联网转型,也在于不会使用多元思维模型去看待问题,但这恰好是这个时代所必须的——就像在很久之前,媒体人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是以自媒体形式存在,出租车行业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被互联网公司所冲击。

『所以未来极验会是什么样?未来你可能看不到我们,但是你永远在和我们接触,所以你可能在任何点按钮的时候,背后可能都有我们。

我们给企业提供安全,让他们开了门不会被小偷、黑客攻击;另一方面,也希望开了这扇门以后大家进来更方便;更智能则意味着,我们慢慢成为互联网的毛细血管,步入到各行各业,基于对于用户的深入了解,你不用自己开门,我们让资源根据你的需要自动过来。

我们提供的其实是这样一种创新技术,我们要把这些真正输出给世界,为整个互联网产生价值,这个价值不仅仅是说给互联网带来安全,更是给所有互联网网民带来便捷。』

吴渊会让人想起这样一句话:『有想法的人去到哪里,哪里就会兴旺发达。』

- End -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裸泳已进驻今日头条、新浪、网易、天天快报、搜狐、九派、大鱼号、雪球、财条等,敬请关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