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艺术 | 出走巴黎的印象之路

艺术之都巴黎,长久以来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目光 。今年春季在纽约、东京与伦敦举办的五场艺术展览,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法国印象派画家的创作做出解读。经历了漫长的岁月,透过这些经典的作品,我们依然能清晰地还原出一个令人向往的美好年代。

《少女伊莲》,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1880年

画家与他们的风景花园

如果有一种绘画艺术流派能够代表巴黎,那一定是印象派。这也许与法国人的浪漫天性有关。十九世纪中期,那些不被新古典主义学院派所接受的画家,更加崇尚现实主义与自由创作,虽然他们的作品在当时只是不入流的代表,甚至“印象派”这一名称的诞生都来自于当时杂志记者所撰写的颇具讽刺意味的文章。这些画家提倡户外写生与自然风景画创作,这也成为了印象派作品题材选择的重要特征。正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的“公园与私人花园——从巴黎到普罗旺斯”主题展览,便恰好印证了社会变迁下的艺术家创作题材的变化。

展开剩余87%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公共与私人花园”展览现场

十九世纪中期,大量来自异国的新奇植物品种通过海运进入法国,法国本土的园丁们也在不断尝试植物的杂交与繁育,市场上的新型植物品种不断增多,人们对植物和园艺的热情持续增加。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奥斯曼男爵开始着手进行巴黎城市规划,大量城市花园在这一时期被建起,巴黎人开始享受公园里的玩乐与聚会,而拥有更多土地的城郊居民,则开始打造自己的私人花园。

《一束菊花》,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1881年

随着时代的发展,花园的形式也从严谨的法式园林变得更加放松与自然。崇尚自然创作的印象画派画家们,很多本身就是园艺师与园丁,花园成为了灵感的诞生地,在他们的创作中,花园场景与花朵题材的作品逐渐占据了越来越高的比重。直至今日,提起巴黎的印象画派,首先想到的便是克劳德·莫奈与他的“睡莲”系列。莫奈在巴黎远郊的吉维尼小镇建起花园,池塘中种满睡莲,小径旁开满鲜花,他一生的创作都围绕于此。

《蒙梭公园》克劳德·莫奈,1876年

此次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来自70多位艺术家的超过150幅作品中,包含众多印象派佳作。大都会博物馆展厅,被布置成了公共花园的样貌,巨大的天窗中照进充足的光线,艺术作品掩映在真实的花朵与绿植之间,交相成趣。展馆中甚至还摆上了绿色的公园长椅,浓郁的法式风情令人仿佛穿越回了巴黎的花园之中。

《桥·睡莲》克劳德·莫奈,1899年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卡米耶·毕沙罗笔下的杜乐丽公园,乔治·修拉描绘的大碗岛的下午,欣赏梵高画中的向日葵、马奈的作品中的牡丹花与雷诺阿所画的雏菊。画中的人物也在向我们讲述着当时的社会风貌。这些展品大部分来自大都会艺术馆的馆藏,还有一些来自美国及其他的私人收藏。紧邻大都会博物馆的纽约中央公园,便是一百多年前以巴黎城市花园的规划为灵感而模仿建造的,如今博物馆展出的这些描绘巴黎公园与花园的印象派佳作,将两个时空连接在了一起。

《坐在公园大道长凳上的女人》,贝尔特·莫里索,1885年

生动城市风貌记录者

作为印象主义画派发源地的巴黎,有着数量最多的印象派作品收藏,从拥有八幅巨大“睡莲”作品的橘园美术馆,到克劳德·莫奈后代亲自捐献百余幅莫奈画作的马蒙丹·莫奈美术馆,再到位于十九世纪末聚集最多印象派画家的蒙马特高地的蒙马特博物馆,以及一些综合性博物馆的零散收藏。印象派画家们描绘着巴黎,如今流传的佳作也构筑了巴黎新的地标。

巴黎橘园美术馆莫奈“睡莲”展厅

然而除了巴黎,甚至在法国之外,仍然有着数额庞大的印象画派作品收藏。今年春天在日本东京举办的两场印象画派主题展览,便从极为独特的角度出发,选择的作品分别来自两家规模巨大的法国印象画派海外收藏机构:东京国立新美术馆自2月14日起开放“至高的印象派:E·G·布尔勒藏品展”,而东京都美术馆则从4月14日起展出俄罗斯普希金博物馆收藏的多幅法国风景画主题印象派作品。

《滑滑铁卢桥》,克劳德·莫奈,1904年

瑞士商人及收藏家E·G·布尔勒生前酷爱美术,以其名字命名的“布尔勒藏品”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法国印象派私人收藏。此次在东京国立新美术馆中展出了60余件印象派画作,其中有超过一半的作品是在日本首次展出,是欣赏布尔勒收藏的绝佳机会。展览分为十个章节,人物肖像、城市、风景等主题细致的讲述了印象画派的不同创作题材,以保罗·塞尚、文森特·梵高为主题的部分则带来了画家的代表佳作。

《草地上的午餐》,克劳德·莫奈,1865年

东京都美术馆开幕不久的普希金博物馆收藏展,则选取了印象派中最典型的创作题材——风景画为展览主题。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博物馆,开设于1912年,是欧洲最大的美术馆,藏品超过十万件,因其巨大数量的法国印象派、后印象派作品收藏而备受关注。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巴黎南郊枫丹白露小镇的巴比松村,聚集起包括卢梭、柯罗、米勒在内的一批自然风景画家,将迷人的乡野景色收入画作,这些后来被称为“巴比松画派”的画家为日后印象主义的诞生了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

《圣米歇尔大道》,让-弗朗索瓦·拉法埃里,1890年

几十年后的巴黎北郊,彼时的蒙马特高地还是一片地势高低起伏的风车村,雷诺阿,毕沙罗,德加等一批印象派画家聚集于此,创作出了《煎饼磨坊的舞会》,《草地上的午餐》等印象派代表作品。回到巴黎城中,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印象派画家所描绘的城市街景,从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圣米歇尔大道,到雪后的塞纳河及巴黎圣母院,都在没有相机的时代为我们真实还原了一个当时的巴黎。印象派画家的风景创作题材为风景画开辟了新的视野,让人们开始关注身边的建筑与景色。来自普希金博物馆的这些馆藏印象派画作,让人们看到这些印象派画家的创作对记录风景与城市风貌的重要意义。

《伦敦邱园圣-安妮教堂》,卡米耶·毕沙罗,1892年

流落海外的印象派艺术家

十九世纪后半页,由于普法战争的影响,许多法国艺术家纷纷前往英国避难。包括莫奈、毕沙罗、迪索在内的一批印象派画家,在伦敦继续创作并得到了新的创作灵感,留下了多幅佳作。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法国印象派流亡艺术家油画展”,便向我们展现了这些法国画家笔下的伦敦。而在英国国家美术馆开幕的“莫奈与建筑”回顾展,是二十年来英国第一次举办的莫奈回顾展,从建筑与光影的角度,回溯莫奈笔下的风景,伦敦的城市景色亦是展览中所关注的重要部分。

《圣拉扎尔火车站》,克劳德·莫奈,1877年

许多人认为,没有伦敦的雾气,便没有莫奈回到法国后以此为灵感创作出的《日出·印象》,印象派也便无从而来。的确,伦敦的大雾给莫奈的创作提供了风景的不同展现方式。莫奈在伦敦创作的著名的“国会大厦”系列作品,共有19幅,画作大小一致,视角全部来自托马斯医院的同一个窗口,目光越过雾气氤氲的泰晤士河,光影中的国会大厦展现出朦胧的意境。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灰色的展墙上,六幅“国会大厦”系列作品一字排开,不同的光影交织,仿佛能看到画家在异乡经历的变幻时光。

《雾中的国会大厦》,克劳德·莫奈,1903年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中,这些来自巴黎的画家与英国画派相互滋养,将异乡的景色收入笔下,而后又带回法国,成就了印象派出现之时最独特的一部分作品。如今这些来自全世界藏家的伦敦风景在再次出现在英国的博物馆中,让人们看到了艺术在流转的时间与空间中散发出的最迷人的魅力。

《威斯敏斯特下的泰晤士河》,克劳德·莫奈

展览信息

「莫奈与建筑」回顾展

时间:4月9日- 7月29日10:00 - 18:00

地点:Trafalgar Square, London WC2N5DN

「公共与私人花园:从巴黎至普罗旺斯」展

时间:3月12日- 7月29日10:00 - 17:30

地点:1000 5th Ave New York, NY10028-0198

法国风景画之旅:普希金博物馆展

时间:4月14日- 7月8日9:30 - 17:30

地点:東京都台東区上野公園8-36(靠近上野车站)

编辑&撰文/刘怡帆

你好!菱形脸美少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