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古代离婚简史:李清照遭家暴,丈夫流放发配

“离婚”这个词,到晋代时才有。

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临死前,曾请道士来替他祈祷,道士问:“你这辈子干过什么亏心事没有呢?”。他说:“唯忆与郗家离婚”,意思是只记得跟郗家姑娘(原配妻子)离婚这件事不大合适。

由此可见,“离婚”这个词发明者当属王献之,他不仅为自己草率离婚忏悔,而且还是史上第一次使用“离婚”这个字眼的人。

原来王献之曾娶郗昙的女儿郗道茂为妻,离异之后,又娶了位公主,这使献之总摆脱不掉“停妻再娶、另攀高枝”的嫌疑。听他病危时的话,大约心里确实是有愧的。这对于他前妻而言,可算是迟到的公正。

的确,在“夫为妻纲”的社会,类似郗家姑娘、《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那样、被无辜休掉的女人比比皆是。可凡事总有例外,古代也有一些女子在离婚时,以勇气和智慧反戈而击,向所谓的“三纲五常”等封建伦理发起挑战,最终扬眉吐气、凯旋而归,看后着实让人钦佩。

展开剩余83%

《后汉书》就有这样一位女中豪杰。

这个汉朝女子叫夏侯,是黄允的结发妻子。黄允是当时一位有名的才子,一次,当地太守(市长)袁隗看过黄允的诗文后说道:“如我能有像黄允这样的女婿,此生足矣。”黄允一听觉得机会来料,一回家就写一纸“休书”。

突然接到“休书”的夏侯氏如五雷轰顶,在多次恳请无效后,她痛定思痛,决定离开时好好惩治一下这个负心郎,也让自己走得风风光光。

这天,夏侯氏对婆婆说:“明儿个媳妇就要离开黄家了,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还是举行个告别宴会吧(或许这是史上最早的离婚宴),我也好当着客人的面,好好诉诉离情。”

此时的婆婆也同情儿媳,见儿媳说得有情有义,便答应了。那天风和日丽,四方客人一共来了两百多位。正在大伙正举杯的当口,夏侯氏袖子一挽便走上前去,把黄允平日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当众数落了一遍,并且大骂黄允无情无义、道德沦丧、是当地陈世美(呵呵,当时陈世美还没出生,就是这个意思吧),说完便跨步登车、扬长而去。

黄允被骂后的结局悲惨,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名誉扫地,而且太守又碍于面子,决定不嫁女儿给他。

在汉代,象夏侯氏那样“牛”的媳妇应是凤毛麟角,要说古代妇女能经常扬眉吐气地离婚的,应该在唐朝。

唐朝是史上为数不多的“我的婚姻、我做主”的朝代。妇女不仅可以以感情不合而提出离婚,丈夫不答应还可以起诉离婚,而且女子在“不相禁忌”的形势下,同样享有同男子同等的离婚权利和婚外偷情的自由,即你玩别你的,我玩我的。很像当下广告说的那样,做女人真的很舒服。

但没有最牛、只有更牛!尽管唐朝妇女和男人一样,可以主动提出离婚,但财产分割却只能带走自己的嫁妆,不能分割房产,而宋代妇女离婚,不仅流动资产一人一半,甚至还可以带走用嫁妆换钱购置的财产,因此,宋朝妇女离婚那才叫真正的“扬眉吐气”。

南宋时期有一个姓陈的老头,一纸状纸把他的儿媳蔡氏告上公堂,言其儿媳蔡氏把他家的田地多少多少亩和3间房子卖了,他要追回这个损失。

判案的官员调查之后发现,这些田地和房子是蔡氏以前用自己的嫁妆换了钱后买的,后来又把它们卖了,而陈老头却说儿媳妇嫁到自己家,房子就是自己家的。

最后,这个官员依照宋朝的律例判决说,凡是女方用自己嫁妆购买的田产,包括从自己娘家陪嫁过来的田产,都不属于男方家族,不管婚前还是婚后,都是女方的个人财产,因此判决陈老头败诉。

不仅如此,这个主判的官员还给蔡氏写了一个证明,叫“田宅契”,相当于今天的土地证和房产证,证明这个田产就是属于蔡氏个人所有,“以杜绝他日之争”。就这样,这场官司就此息事宁人。

李清照18岁时与太学生、丞相赵挺之子赵明诚结为连理。也许越是美好的开始,往往越会有着悲惨的结局,1129年,赵明诚死于湖州,一段将近30年的美满姻缘就此落幕,当时北宋灭亡、战乱不断,李清照行无定所,身心憔悴,不久又嫁给了一个叫张汝舟的人。

张汝舟之所以结婚,是因为过于贪财,他看中辽李清照携带的价值连城的文物,在李清照并不愿意将这些东西与他共享时,张汝舟马上露出原形,不仅恼羞成怒,还对李清照拳脚相加。

于是,李清照决心和张汝舟离婚,并告发张汝舟的欺君之罪。官司结果当然是李清照胜诉,张汝舟被发配到柳州。

但按当时的法律:“妻子告丈夫,自己也要坐牢。”于是,李清照也因此被判刑两年,最后在当地官员的关照下,李清照仅仅坐了九天牢便被释放。

如此,李清照在这场离婚大战中,不仅成功离婚,而且保住了自己的全部财产,凯旋而归。

下面这个故事,尽管来自古代文艺作品《醒世姻缘传》,但对那些哀叹古代妇女命运的读者一定很受用。

书中的素姐长得跟仙女似的,却是远近驰名的悍妇,一次把丈夫狄希陈堵在屋子里,一气打了600多棒棰,打得狄希陈‘躺在床上只有一口油气、丝来线去的呼吸”!

还有一次,她趁丈夫没留神,把整整一熨斗红火炭灌进他后脖领子里,“烧得个狄希陈就似落在滚汤地狱里的一样,声震四邻”!狄希陈手下有位见过世面的周师爷,见状不由得高声责骂。

不料素姐端着满满一盆屎尿出来,劈头浇了周师爷一个“不亦乐乎”!

此事让狄希陈的领导看不下去了,逼着狄希陈“休掉”素姐,于是,狄希陈求周师爷起草休妻呈文,哪知这位吃过素姐大亏的师爷死活不肯,说是“这要断离的呈稿,我是必然不肯做的。

天下第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是与人写休书,写退婚文约,合那拆散人家的事情……”接着还讲了三个因果报应的事例,结论是:“如此看来,这妻是不可休的,休书也是不可轻易与人写的,这呈稿我断然不敢奉命!”

就这样,素姐硬是打赢了这场婚姻保卫战。

本来最容易诞生“遗弃妇女”的社会土壤,却因女人的彪悍,结出了最难打破的婚姻坚果! 呜呼!

徐锦江教你如何欣赏中国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