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特级老师感悟:当今学生普遍受“三种蒙蔽”

如果我们真的承认教育的一项重要功能是“永远的‘启蒙’”,那我们确实需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如何掀开沉沉地覆盖在学生心灵上的三重蒙蔽。

教育本来有两大意义——功利意义与审美意义。前者即通过教育使受教育者获得生存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后者即通过如信仰、理想、道德和理智等方面的教育,启发、引导学生进入审美人生,实现渴望自由的心灵对不自由现实世界的超越,从生命黑暗之地抵达光明之巅。

教育理所当然应当超越功利而实现审美。

01

教育即“去蔽”

关于教育的功能,有许多说法和争论。但我想,有一种功能,人们大抵是不会质疑的,那就是“去蔽”,即去除蒙蔽

古人把初始教育叫“启蒙”“开蒙”,初始教育读本叫“蒙学”,逻辑起点就是人是被蒙蔽的,需要学习来掀开蒙蔽,心明眼亮,走向“明明德”“致良知”的生命境界。古圣先贤对自身被蒙蔽非常警惕,对悟道的艰难性亦有充分认知——汤王的青铜浴盆上铸“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

展开剩余88%

当今学生有怎样的蒙蔽,需要教师去引导他们掀开呢?概括起来,主要有三重:工具理性、金钱拜物教、反传统的传统。

02

当今学生的三重“蔽”

工具理性就是理性的无限膨胀,表现为一切都追求效益最大化,效率至上。它已极其深刻地控制着我们的教育,教育的大敌——急功近利,成为最能捕获人心的利器。我们的教育从模式(包括学制、课程、评价等)到目标(包括整体目标和分科目标),都不是指向难以量化的情感与德性养育,而是指向可以量化的生存技能培养。教师、家长、学生,三位一体地驰骋在应试教育的“战场”上,可见可控的分数成了教育的命根。在这种控制下,健康生命的丰富情感与多彩心灵被遮蔽,绝大多数学生走在单向度扁平人的成长道路上。

金钱拜物教就是把金钱当作神一样崇拜。现代社会,金钱拜物教具有世界性,健康生命那种纯净、诗性的心灵无可逃脱地被淹埋而逐步变得芜杂、粗鄙。还原到当今学生的生活世界,“拼爹”“择校”“富二代”等常用词语足以说明这样的淹埋之深。

反传统的传统是指中国自近代以来100多年间同帝国主义列强抗争过程中逐步形成起来的弃绝中华传统的传统。因为中华文明在近代以来同西方文明的比拼中“败下阵来”,很自然被西方中心主义视为落后文明。而在长达一百多年的这种“歧视视角”中,我们自己也逐步接受了这种“被歧视”,非常“自觉”地认为我们的文明低于西方文明,以仰视心态接受西方文明,以愤郁心态践踏自己的文明,逐步失却了我们的话语体系,只能用西方话语来陈述、阐释、评价我们的古代文明,只能用西方话语表达当下的生活与行为。

这种反传统的传统必然控制着我们的教育。中国现代教育几乎完全抛弃了中华几千年形成的传统教育,从教育理念到教育行为,从教育内容到教育模式,无不如是,学生对中华传统文化“无感”是必然的;或者说,在反传统的传统控制下的现代教育必然遮蔽着学生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认知、理解、认同与欣赏的本能渴求。

如果我们真的承认教育的一项重要功能是“永远的‘启蒙’”,那我们确实需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如何掀开沉沉地覆盖在学生心灵上的三重蒙蔽。

教育本来有两大意义——功利意义与审美意义。前者即通过教育使受教育者获得生存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后者即通过如信仰、理想、道德和理智等方面的教育,启发、引导学生进入审美人生,实现渴望自由的心灵对不自由现实世界的超越,从生命黑暗之地抵达光明之巅。

教育理所当然应当超越功利而实现审美。在当今教育中,首先就是要将“关于考试”的知识与技能教学变成“关于学生生存需要”的知识与技能教学,将“为考试分数而教学”的知识与技能变成“为学生的生命发展而教学”的知识与技能,换言之,就是将“关于考试知识”的教学变为“关于我的生命需要的知识”的教学;其次,就是将“只关注当下我的生命需要的知识”教学转变为“以我的生命和谐发展需要为重的知识”,摒弃“以知识为本”的功利主义教育,实现“以学生生命发展为本”的审美人生教育。因此,教师的全部教育行为就应落实信仰生命发展的教育,落实探求关乎人类真知的教育,落实接续、弘扬民族传统的教育。

这样,我们就不会因社会陷入工具理性之中、陷入金钱拜物教之中、陷入反传统的传统之中,而可能构建自己的“教育小宇宙”,引导学生突破现实困境,走向审美人生。

03

让传统文化教学离开"应试化"

当今中学古诗文教学的学术含量极低,难以实现国家教育目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应让古诗文的教学离开“应试化”的教育模式,让传统文化在课堂上释放出真正的魅力。

04

古诗文教学陷入“自给自足小圈子”

如何避免语文教育落入“工具化”陷阱,从而凸显语文教育的人文性?这一直是语文教育界的老大难问题。中小学语文教育长期以来受应试教育控制,已经形成了一套“自给自足”的考试知识,用于授课、考试、编写各种教学指导书,甚至影响到教材编写。这一沉疴表现在阅读教学中,就是罔顾文本个性,用“现成”的“考试知识”来解读文本,这在古代诗文的教学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因而,当今中学古诗文教学的学术含量极低,无法实现国家教育目标。

我们以“铁板一块”来形容当下的古诗文教学,“既不让自己进步,也不让学生进步,大家永远处在低水平的层次,这种现状亟须改变。”如何改变?不仅要改变教的办法,也要改革考的办法,还有赖于有担当、志同道合的教育群体组成“教育共同体”,以锐意改革的决心慢慢影响当下的语文教学界。

在高中阶段,现在某些教师对于应试教育的执迷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程度,在他们看来,如果用超出应试教育以外的新方法、新知识答题,则对于考试很不利。他们通常坚持“考什么教什么”,这就导致了教学文本长期的单一性。对此问题,有些教师本身就是应试教育的提倡者,他们自然不愿说;有些教师虽然不屑于搞应试教育,但又懒得说。

05

庄子的话为何屡被曲解

“在当下中学语文教学当中,优秀的古代散文、小说、诗歌很少进入课堂,进入课堂也被进行浅层次的应试化解读,小说基本不考,诗歌很少考察,长此以往学生越来越蠢!”

现在的语文教学僵化到了何种程度?简单来说就是怎样有利于考试,教师就怎样教;但事实上,对于任何一篇课文,或者一篇普通文章的认知,都存在多个阶段,应试教育往往仅仅停留在第一阶段。

以《秋水节选》为例,“这篇课文节选的是北海海神跟河神的谈话。长期以来,学生从课堂上学到的是,课文的中心思想是‘井蛙不可以语于海’、‘夏虫不可以语于冰’、‘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通过大小对比来表达‘人不能自满’。相关的测试也总是要求学生按照这一点来答题。但是,《秋水》全篇的意思远不止于此,主旨在于‘万物没有大小、贵贱和高低之分’,也就是‘齐物论’。课堂内外的差别就是第一阶段认知和第二阶段认知的差别。”

为何教师不会把课文的第二层意思告诉学生呢?原因为一方面是这层意思超出了应试教育范畴,另一方面是怕“齐物论”会导致学生产生奇怪的念头:既然“大”和“小”、“高”和“低”、“贵”和“贱”都是相对的,那么“优”和“差”、“高分”和“低分”又有何不同?“正出于这样的担心,这些老师宁愿让学生的认知永远停留在第一阶段。”

与此相应的还有“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不少教师只会将此解释为“学无止境”,而不会告诉学生,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再以李白的《独坐敬亭山》一诗为例,秉持应试教育之道的教师总是这样解读:这首诗体现了诗人对山的喜爱之情,因为教学参考书上就是这么写的。“但是,对一首诗的主题怎么可能只有一种解读方法呢?”学生完全可以这样解读:李白为了能独对敬亭山,让鸟和云离开视线,从而只剩下“我”和“山”,这是用烘托或陪衬的方法来写山,“如果学生这样答题的话,按照应试教育的办法,就不会得分。这样,学生对古诗文的解读永远是公共话语体系的解读,而永远学不会以自己的想法来作个性化解读。

06

中小学古诗文教学过于支离破碎

现在中小学的古诗文教学往往过于支离破碎,学生接触的多为“节选”,在知识点上量太少,在文化含量上也不够系统,“与其让他们什么都学点皮毛,还不如把一本《论语》学通透些”。

教学感悟

灵魂是一座城堡。每个学生都是一座城堡。城堡与外界构成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城堡很多时候可以自足。当城堡的大门敞开时,我进不进去都关系不大;当城堡坚守自足时,我将何为?

我一直试图进入城堡的腹地,但时常无功而返。或方向错了;或某个细节失误,比如一个有如暗号的词语表达失当;或没有足够的后勤补给,眼看就要抵达却弹尽粮绝;或对信息干扰缺乏足够的认识,以致最精良的武器只能在偏离目标的轨道上飞行……

在进入的过程中,偶尔也会为自己的跬步推进而兴奋,比如某个学生真的与自己的心灵产生了感应,坚固的城堡专为你打开了那扇暗室的门,透出神秘的光亮和诱人的气息;再如某个同道者在摸索中给自己传递了某个信息,说你上次的信息是有效信息。不过这样的时候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时候是一片漆黑。在这个过程中,更糟糕的事情是,你不知道自己已进入城堡,黑暗里被巡视者捕获,陷入“缴枪不杀”的尴尬之中。所幸,我已多次在这样的尴尬中逃出。

但我一直没有放弃,我想今后也不会放弃。

黄荣华

特级教师,“语文课堂生命体验”实践者,复旦附中语文教研组长

转载:联系后台 | 入微信群请加:missfanyi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