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藏起了她的内衣,想和她一起老去。

我要WhatYouNeed
05-16 22:25
+关注

编辑按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一位匿名的编辑,写了这篇文章。

她想要献给一个特殊的人。

去年的今天,我们推送了整整 4 个故事,来表达对这群特殊的人的关心,今年也打算继续关心。

但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位编辑的生活里,“特殊”已经渐渐化为渗入生活的日常。她想告诉你们,你爱的人,不论异性或同性,都可以成为亲密无间的家人。

正文

5 月 5 日,也就是 11 天前,那天我要去北京。

其实我不记得具体日子,刚刚翻了一下朋友圈才给写上的。这样写,只是为了让文章显得更郑重可信而已。

我是个狡猾的作者,但我想对你诚实。

那天傍晚,你在厨房煮面。

我靠在门边观察了一下你,你穿了一双红色的拖鞋,灰色的棉布短裤,头发乱乱的,像个家庭主妇。

你拿了一双很长的筷子,把细细的面夹起来吹了一口,放进嘴巴咀嚼了一下。顿了几秒,你点点头。

展开剩余89%

你把面夹进一个白色大碗,和一个蓝色小碗里,回头跟我说:“你吃小碗的,小碗的面多一点,大碗都是汤。”

我说好。我坐在客厅里吃面,看你煎蛋。鸡蛋掉进油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你端了个小碟子出来,上面躺着扁扁的荷包蛋,有暖烘烘的香气。

“快吃吧。”你说。

我咬掉脆脆的蛋白边,你想了一下,又返回厨房。

“我怕你不够吃,还是煎多一个吧。”你拿着锅铲探出头说。

刚下完雨,窗外是一片湿漉漉的景色。风吹进来,带进一些雨水的味道。

橘色的黄昏透过窗沾了一点颜色在你的脸上,你专心地煎蛋,看上去很安静。

那一瞬间,我第一次觉得,你是我的家人。

我喜欢 Adele 吃东西时的表情

写这篇稿子我拖了很长时间,改了又写,写了又改。

我担心别人看了认为没意义,更担心我没本事把你给写好。

后来跟你聊了聊,你说:“我知道你没本事,写不好也没关系,你就放心去写吧。”想想也是,写就写吧。

眼下你就睡在身旁,抱着一个萝卜公仔,睡得很沉。

我们家太多公仔了,床头沙发都堆满了形状各异、五彩缤纷的公仔,你睡前跟它们逐个点名说晚安。

你从沙发一直晚安到床头:“海带晚安、毛豆晚安、排骨晚安、小恐龙晚安……”

像个傻逼一样。

上星期,我买了一只凭直觉“你会喜欢”的公仔,结果带回家你一看,往它脸上揍了一拳:“真丑,不喜欢。”

直到今天,连名字也没给它取。

给你挑礼物很难。

第一次给你买礼物,我记得买的是 MUJI 的棉麻衬衣。买回来你试穿,才发现大了一圈,穿起来很像白大褂。

我说要不要换个码数,你照照镜子,强行说:“我觉得还行啊,不换了。”还发了 500 字的朋友圈表达喜悦。

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你觉得人第一次送礼物,应该留一点面子(又或者是你真的觉得穿起来还行)。

刚在一起时就是这样,两个人都很客气。

也喜欢 Emma 蓝色的头发

你第一次给我送的礼物是双 AJ ,第几代我忘了,高帮的,黑红配色。

我打开鞋盒,心情复杂。我从不穿球鞋,我觉得球鞋很丑。

抬头看看你,你正在期待我露出开心的表情。我说:“哇,好好看啊!”佯装爱不释手,立马试穿。

上脚一看,比想象中还要丑。我说:“太好看了吧!”你特别高兴。

事实上,那双鞋不仅丑,还是我见过最他妈难穿的一双鞋。我对那双鞋感到生气。

但是现在我们再也没有这种假惺惺的客套了,是真熟了。

昨晚睡前聊天,我问:“你有没有做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想了一会儿,说:“有。”我开始有点紧张,然后你说,记得上次我们吵架吗?

我说记得。你说:“吵完架你睡着了,我到半夜还是睡不着,很不开心,就站起来对着你的脸放了个屁。”

真熟,就是在得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也还能在心中保持爱与仁慈。

喜欢她们一起坐在公园

写到这里时,是早上 8 点 45 分。

你还在睡,我看了一下你的脸,你睫毛很长,头发也长长了。

现在你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

你以前讨厌自己的胸部,嫌它们大了。你讨厌自己的白皮肤,也一直没留长发。你不太喜欢自己是个女孩子。

我数过你挂在衣柜的束胸,九件。你偶尔也会奇怪,束胸好像少了。

是我干的。隔一阵子,我就会偷偷藏一件你的束胸。

你不要生气,我觉得这玩意对你身体不好。你就是穿 T 恤露点,也好过一直穿紧紧的束胸。

而且大胸挺好的,我就很爱它们。

我想你能喜欢上自己身上的其他部分,就像我喜欢它们一样。

最近,你把头发扎起小辫子,在家穿着粉色睡裙走来走去。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

以前你不像个家庭主妇,你就是一个男孩的样子,短发穿球鞋戴手表,怎么看都不是在超市挑鸡蛋挑挂面挑半天的人。

现在你是了。

9 点 06 分,你醒了。你说:“你醒那么早啊……”我说对啊。

你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顶着一头乱发去喝水,整个人像梦游一样。

刚刚你一边刷牙一边看手机,突然跟我说:“今天天秤座的星座运程还不错诶,工作顺利,可能你今晚不用加班。”

你看星座运程的顺序,是先看我的星座,再看自己的。

我觉得你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一点。

喜欢她们看着彼此时的眼神

但很多时候我也在细想过后,才会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一些东西。

比如,我现在经过 NIKE 专柜,一定会停一下看看有没有新上的球鞋。

比如,我会一起床就倒一杯凉水放床边,因为你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喝水。

比如,我开始关心起了田馥甄的黑胶碟,你淘宝收藏夹最新的商品就是这个。

其实我也想不太出那么多例子,但我确定是有更多的。

我曾经惧怕亲密关系,怯于表达自己的感觉,也避免去记住恋人的习惯。

我悲观、消极,常常焦虑,认为大部分事情没有意义,人在一起的结果必然是分开。

但现在我储存了你的生活习惯,也学会了说爱,感觉还不错,算你厉害。

我问你,你知道 5 月 17 日是关爱同性恋日吗?(其实是“国际不再恐同日”)

你打开一盒牛奶冲麦片,说:“啊?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设置一个这样的节日,同性恋很缺爱吗?”

你脑子不是很好,无法迅速 get 到我的意思。

前两天我从北京回来,说起你给我煎蛋下面,我说感动,觉得你是我的家人。

你很疑惑,“不就是煮个面吗,搞这么伟大。”

你不觉得煮个面煎个蛋就是家人,你也想不通为什么我连每一个细节都记载下来。

因为你觉得这都是你该做的。

你不知道,在我念中学时,每一次离家去学校前,我爸都会给我煮挂面(不含荷包蛋),以至于这种家人的感觉非常强烈。

现在离家,也有除了我爸以外的人给我煮挂面了。

只是我还没办法介绍你给我爸妈认识。

也喜欢她们的亲吻

前两天我跟我妈视频,你躲在一旁听我妈在视频里说:“你快交男朋友吧。”

你站在阳台点了根烟,背影看起来,很泄气。

我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在想着同一件事?

你看着我,摇摇头说:“还不是时候。”

可能你不知道,你最近常常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你不考虑什么关不关爱同性恋日,你想的只是你该负责多一点,连同我的人生一起,你只想要让事情都能变好。

你正在悄悄地变焦虑了。

我写这篇文章,原本想给你写封信,但我在最开头的“给 xxx :”这里就没写下去了。

因为不能写你名字,也不想写“给 匿名”或者“给 不能露出名字的你”或者给你起一个假名,如果不能光明正大让你名字出现,有什么意思?那就不写开头了。

我知道你在烦恼着一些东西。我也没有答案。

但是一切本不该这么难。

回到现在,我看了你一眼,你正在泡麦片,端了一碗放我旁边,“吃早餐。”

今天天气很好,你放了首歌,吃着麦片发出“咔嚓咔嚓”的清脆声。你心情还不错。

我想象了一下这一天你会怎样过。

十五分钟后,你会把碗放到水槽里泡,然后去上班。

今天你穿的是黑色的匡威,坐地铁上班的时候你会听田馥甄的《日常》。

昨晚你没睡好,所以你会在上班路上买一杯本周咖啡。

中午一点你叫外卖,应该是在脆皮鸡饭和麦当劳之间,二选一。

一点半你会在桌上趴一会儿,两点醒来,喝水,吃一颗苹果。

三点的时候,你会去消防通道抽根烟。

七点下班,你过来等我下班。然后我们一起回家,会在路上买一袋葡萄。冰箱里的酒喝完了,那就再逛一下超市吧。

也许你自己想明白了,在没有答案之前,能把每一天过好,也是一件值得的事。

“我上班去了,晚上见。”你额头凑过来,我亲了一下。

你出门了。我也即将写完这篇文章的最后几个字。

晚上见。

今日作者

匿名

编辑 | 徐 47

音乐 | 刘昊霖 & Kidult - Landing Guy

配图 | 阿黛尔的生活

最后

希望有一天

我们能再勇敢一点

关注我们,勇敢一点

徐锦江教你如何欣赏中国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