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当你担心孩子上网时,其实他们正学着与这个世界相处

社会学了没
04-16 22:24
+关注

推荐 作者:腾云来源:腾云(ID:tengyun700) 编辑:阿烦

因为网络,你会给灾难中的他带来和平。

● ●●

他们正在学着和这个世界相处

科技发展让儿童和青少年教育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全世界的孩子们都可以选择个性化的方式互相学习,这有时甚至比传统教育方式更能启发深度学习。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播学院(Annenberg School)访问学者霍华德·布鲁门萨尔(Howard Blumenthal)表示,“移动设备为富有好奇心的孩子提供了以个性化方式向世界其他人学习的工具。

网络成为了世界上迄今为止发展最快速的教育机构。”布鲁门萨尔负责的“全球儿童”(Kids On Earth)项目,致力于为世界各地的儿童和青年创建联系,他分享了互联网时代儿童生活状况改善和教育方式发生的巨大变化。

展开剩余89%

老年人因为人口数量庞大,常常成为媒体议论的焦点。1950年,每25个人里有1个人超过65岁。如今,全球的老年人口在10亿以内。到2100年,这一数字将接近30亿,每4个人里就有1个是老年人。更改退休年龄、提供临终关怀、升级医疗补助制度,以及其他改善老年医疗体制结构等问题的压力也会随之而来。

除老年人口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人群就是全球超过20亿的儿童和青年人口。到2050年,他们的数量将达30亿。本世纪结束前,全球110亿人口中,将有一半都是儿童和老年人口。这两大人群都应得到特有的关怀和注意。

这可能是因为大多数儿童都生长在媒体关注度不足的地方,比如印度、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乌干达和孟加拉国。他们生活在亚洲和非洲发展中国家的一些贫困地区,得不到充足的食物、衣物、住所、洁净水、医疗保健、教育和机会。

现在的状况已经发生改变。极度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一半,受教育的女孩数量达到历史最高,儿童死亡率也在不断减少,拥有洁净水的地方越来越多,疟疾、结核病、艾滋病和痢疾导致的死亡数量正在急剧下降,新的医疗设施、学校和技术基础设施得以建立。大量的非政府组织、非盈利机构和慈善机构向当地有需要的人,主要是儿童和青年提供援助。

世界上第一代更健康、得到更好的教育且相互联系的儿童正在成长。与此同时,移动设备为富有好奇心的孩子,提供了以个性化的方式向世界其他人学习的工具。他们不再受学校和传统教学媒体的限制。网络成为了世界上迄今为止发展最快速的教育机构。

2

乌干达11岁的孩子也知道

美国总统大选

成年人应保持好奇心,他们应当探索儿童为什么学习,如何学习以及学些什么,并寻找最佳方式帮助他们学习。现在的成年人常常因为读到一篇关于滥用移动设备的文章而感到恐慌,比如2018年2月7日,纽约时报的封面故事《青年人从网络色情中学到了什么》(What Teenagers Are Learning From Online Porn)。有些报道可能为博得关注而模糊试听,忽视了全世界儿童获得的成长机会,这些都是在拥有互联网之前无法想象的。

25年前,我为儿童和青少年制作了一档电视剧《神偷卡门》(Where in the World Is Carmen Sandiego?)帮助他们了解世界。这个节目,让了解世界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成为一个有趣的过程,因此成为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备受观众喜爱的节目。可见孩子们有多么想了解这个世界。

如今,儿童和青少年可以通过互相学习、分享个人生活故事来了解彼此,了解世界。我认为我应当在这方面做点什么。在一些组织和朋友的帮助下,我前往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采访当地的儿童和青年,又访问了香港和英国曼彻斯特外的上流男校。不久后,我们以“全球儿童”(Kids on Earth)的名义采访了喀布尔、阿富汗墨西哥城和廷巴克图的儿童。带着一袋数字视频装备和一颗愿意聆听的心,我们取得的成果超出想象。

我们的采访对象,从7岁的儿童到17岁的青年,我问他们对什么感兴趣,他们的回答是自然、科学、数学、编码、音乐、表演、烹饪、烘培、旅游、徒步、游泳、野营、友谊、运动(主要是足球)和各种各样的食物。目前,他们对电视和电子游戏的兴趣还十分有限。

乌干达的小孩们竟然知道去年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在曼彻斯特演唱会上的暴力事件,以及她决定举办福利演出的决定。他们如何了解到了这些事件?很简单,通过网络。他们也是通过这一方式知道希拉里·克林顿败选美国总统选举。一个乌干达11岁的孩子,对我的国家政治的了解程度高于我对他们国家政治的了解。

3

YouTube成为教育工具,

但也有不足之处

这些国家的孩子们专注于课堂学习和家庭作业,他们知道学业成功直接关系到成年后的经济成功,因此他们认真对待学习。他们因为想要成为医生而认真学习物理和化学,他们的国家也确实需要更多的医疗专业人士。他们尊重老师,重视课程,小心翼翼地爱护他们的书本。他们热爱阅读,常常提到罗尔德·达尔和哈利波特。

世界各地的小孩都看YouTube的视频,里面可能展示的是圣地亚哥动物园的一只大象,也可能只是人们的日常生活。因此,看YouTube逐渐成为了儿童和青少年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在这一平台上,他们不仅是观众,也可以是内容的制造者和管理者。

YouTube上的最受欢迎的视频制作者,并不是尼克国际儿童频道或迪斯尼,而是讲述日常故事的普通个人。如果你身处儿童媒体行业,这就是你面临的问题和需要思考的东西。你可以通过开发新的平台和市场解决这一问题,但分享故事的用户每天都在增加,市场份额和心理份额也就随之减少。同样,如果你是课程设计者,网络上关于植物细胞如何运作的动画解释视频数以百计,你如何做到像传统学校课堂那样吸引并保持学生的注意力?如果你经营一家教育科技公司,你将如何迎合世界各地的孩子们正在互相教育和学习这一现状?

我认为有三大解决思路:

首先,教育者的关键优势在于对真实世界的参与。传统的课堂教育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它在内容范围和呈现形式上太过局限,与孩子们每天在线上线下观察到的真实世界相去甚远。

第二,YouTube视频忽视了学习的关键部分:人与人的互动,即倾听他人、提出问题并分享知识。互动常常能够培养友谊,且有助于加深理解。当一个以色列孩子和一个巴勒斯坦孩子结识时,他们自然而然地会玩在一块(别小看玩耍的力量)。

第三,孩子们都有好奇心和同情心,要想引导他们学习,就要培养共情能力。孩子们愿意熟记非洲各大国家的名字,但在提供防疟蚊帐或协助建造水井来保护生命和改善生活等方面,他们则显得更有兴趣。这已经远远超越了理论层面,学生们可以利用互联网,在一起学习数学的同时,学着成为一名全球公民。

4

3000英里外的难民营也可能有你的朋友,因为你们都爱画画

20世纪的人执意于继续印刷圣经故事、生产卡通人物并以“孩子们的必学内容”为基础设计课程,21世纪的人则选择拥抱显而易见的现实: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如何,但我们能够在探索中不断寻找即时应对的方法。这种方法很可能就存在于数十亿不断发展的儿童和青年人之间的交流互动中。

我们通过与世界各地的孩子们对话逐步构建起“全球儿童”项目的初期阶段。我们要学习的还有很多。我们就“英语是否应该作为孩子们的通用语言”“地方语言是否应该经过翻译以协助互相理解”“儿童分享故事是否应当遵循《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等话题进行讨论。我们对儿童和青少年间的友谊、全球公民身份和利他行为之间的联系充满好奇,并希望以此作为我们未来的长期发展重点。

孩子之间建立的一对一的联系,会帮助他们理解他们之间存在的异同。一些公共政策和新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机器学习、机器人科学和虚拟现实方面的发展,也会帮助孩子们提供更好的生存和教育环境。同时,传统技术的作用也同样不应该被忽视,因为在许多国家,由于网络的不稳定性或受到严格控制,书籍(包括漫画书)仍是故事分享的良好方式。

所有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想象一下你今天才4岁,你生活的环境中有洁净水,你的母亲身体健康,家附近建有新学校,网络服务稳定,电力充足,而你的好朋友居住在3000英里以外的难民营,没有获得正式教育的机会,但你每天都会和他聊天,因为你们都爱画画,因为他总是能逗你开心。

本文编译自:Knowledge @Wharton

原标题:How the Next Generation of Global Kids Will Learn from One Another?

社会学了没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