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些靠数量取胜的行为艺术,总是令人印象深刻

马塞尔·杜尚《现成的自行车轮》

1913年,杜尚将一个旧自行车轮安装在圆凳上,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件装置艺术作品,装置艺术(Installation Art)由此起源。百年来,装置艺术领域发展出了多个派别,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类便是“积少成多”。

装置艺术是指艺术家在特定的时空环境里,将人类日常生活中已消费或未消费过的物品进行选择、利用、改造、组合,演绎出新的展示个体或群体。而在这当中,还属“积少成多”类作品的感官冲击力强。

邱志杰《重复书写一千遍兰亭序》

从“0”到“1”

“积少成多”,顾名思义就是指通过数量上的增加,使普通物品成为了艺术品。而这些普通的物件,本身也承载着一定的文化信息和社会信息,庞大数量的堆砌起到了唤起记忆的功能——这也是该类艺术品极具视觉冲击力与震撼力的原因。

展开剩余85%

天猫双11红包领取中

安迪·沃霍尔的作品《银云》用数百个闪闪发亮的银色气球为观众营造了一种空灵愉悦的氛围

看似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非常简单,但从“0”到“1”的道路是曲折的。艺术家从选择实体、构思作品、重新组合、布置......这一系列的工作都为最后的质变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艺术家朱金石的作品《船》是用10000张宣纸揉皱之后制成的

看似最后成型的艺术品只是数量达标后一瞬间发生的质变。实际上,其背后的每一步都是质变缺一不可的一环。

在建筑师田根刚与西铁城合作的作品《光与时间》中,80000枚手表芯片悬挂而下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光影世界。

用数量激活你的感官世界

利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已有的物体进行创作,是当代艺术家常做的事情。艺术家们在生活的琐碎中发掘日常事物的美感,并将它们放置在一个艺术的语境之中,从而让观众忘记这些日常用品的原有功能,去思索艺术家所赋予这些物件的意义。

创意机构Pearlfisher用81000只白色塑料球给观众做了一片气球的海洋,带领观众放松身心,回归童年时期的纯真与快乐。

◆ 1根棉线 1把钥匙 400km棉线 5万把钥匙 ◆

在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上,艺术家盐田千春带来了自己的作品《手中的钥匙》。在作品中,她用长达400km的红色棉线缠绕着5万把钥匙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盐田千春《手中的钥匙》

为什么是棉线和钥匙?其实,盐田千春和棉线之间的故事由来已久。盐田很早就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丝线的元素,从仅仅将丝线作为一种构成元素让作品更加视觉化,到如今成为了艺术家个人的符号,其不仅牵连起了艺术家眼中的生与死,更是艺术家自我情感空间的搭建与延续。

盐田千春作品

盐田曾经说:“编织让我能够像绘画中的线条一样去探索时间和空间。线逐渐累积构成一个面;我创造了无限的空间,逐渐延展,好似形成一个宇宙。”

艺术家盐田千春

一根丝线,由线到面,再到空间,其背后正是数量的积累形成的。纠缠交织的丝线包裹着空间,又在空间中延伸出新的空间——艺术家个人的情绪与思想被无限放大,为观众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盐田千春《手中的钥匙》(局部)

回到《手中的钥匙》这件作品中,盐田千春又加入了钥匙的元素。她认为,钥匙是非常重要而又让人熟知的,它们激发了我们要去探索另一个未知世界的灵感。盐田募集了5万把普通市民日常使用的钥匙,用丝线将其串联起来——属于5万人的个人生活与记忆也被红色的丝线在一个全新的空间内得到了联结。

盐田千春《手中的钥匙》(局部)

1把钥匙,1根丝线并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带着艺术家思考的5万把钥匙,接近400km长的丝线则折射出了艺术家对当下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深度思考。

◆ 1颗瓜子100000000颗瓜子◆

在国内,受传统审美因素的影响,很多艺术家都喜欢使用“积少成多”的方式完成作品,这其中就绕不开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1亿颗陶瓷瓜子》。

艺术家艾未未和他的作品《1亿颗陶瓷瓜子》

这1亿颗瓜子总重量超过150吨,是由景德镇1600名熟练工人历时2年多才完成的。每一颗瓜子都要经过30多道工序,均为纯手工制作。

极为逼真的陶瓷瓜子每一颗都是纯手工制作

为什么是瓜子?在艺术家的记忆中,葵花瓜子是中国人的生活中最常见、最普遍、最触手可得的一种零食,甚至有时候,瓜子还充当着一种廉价的社交媒介。由此看来,一颗颗瓜子在艺术家眼中化身为了一个个人。1亿颗瓜子铺陈开来,相互重叠挤压,就像当下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

2011年,《1亿颗陶瓷瓜子》同时获得了金棕榈及金酸莓奖。不可否认的是,1亿颗陶瓷瓜子背后不仅仅有其数量与重量作支撑,1亿的数目带来的深刻含义让其成为了极具价值的艺术品。

◆ 1朵花888246朵花◆

除了在亚洲地区,西方也有很多装置艺术作品中使用了“积少成多”这个概念。今年8月初,为庆祝一战结束100周年,陶瓷艺术家Paul Cummins和舞台设计师Tom Piper用888246朵红色陶瓷罂粟花装点了伦敦塔。

为什么是罂粟花?从8月5日(英国全员参战的第一天)“种下”第一株罂粟花开始,到11月11日(停战纪念日),888246朵罂粟花代表着英国及其殖民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牺牲的士兵人数。

如鲜血般的红色罂粟花“血染”伦敦塔,就像战火中为国牺牲的军人们用自己的鲜血浸染着祖国的土地。整件作品占地面积达16英亩,相当于250个网球场或16个足球场。所有的红色罂粟花都为手工制作,用掉了工厂近400吨黏土,有将近400名工人参与制作。而艺术家坚持手工制作是因为在他眼中,每一朵罂粟花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代表了每一位战士。

当观众漫步在这片红色的“海洋”中时,内心的震撼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大面积的红色不仅带来的是视觉上的冲击,更多代表着士兵生命的罂粟花摇曳在观众周围,引发了人们对于战争与和平的思考。

数量不等于一切

当然,在“积少成多”这种方式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数量上的积累。但是,单纯的累积数量并不能保证其就能成为一件具有价值的艺术品。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