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后“计划生育”或从国务院部委名称中消失

推荐视频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 新部门将亮相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3月13日,在坊间流传多日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终于公布。在方案中,引发人们关注的是,“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将不再保留,而是将多个机构的健康职能进行整合,成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另外引起外界注意的是,在关于国务院其他机构调整部分,与医疗卫生有关的一个调整是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这一举措被普遍认为结束当前医保管理“九龙治水”的局面,有效降低医保管理成本,提高医保管理效率。

卫生行政部门再调整

继卫生行政部门在五年前“大部制改革”中调整后,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将再次被调整。

过去几十年,随着我国人口政策的变化,卫生部门和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一直分分合合。1964年,国务院计划生育委员会成立,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也先后成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4年后,国务院计划生育委员会被取消,计划生育工作仍由卫生部承担。

展开剩余87%

1973年7月,国务院成立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在卫生部设立办公室。1981年3月6日,五届人大第十七次常务委员会会议决定成立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并成为国务院常设机构,负责全国的计划生育工作。

2003年3月,在国务院行政管理体制和机构改革中,将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更名为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该委员会后来一直承担着执行国家人口和计生政策的职能。

2013年,为更好地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加强医疗卫生工作,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优化配置医疗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资源,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和人民健康水平,方案提出,将卫生部的职责、人口计生委的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在此期间,我国以“独生子女”为核心的计划生育政策开始出现松动,逐渐开始实施“单独二孩”与“全面二孩”政策。

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外界注意到,“计划生育”可能会从国务院组成部门的名称中第一次拿掉。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认为,“计划生育”本身是一个中性词,既包括限制性的计划生育,也就是生育控制,还包括鼓励性的计划生育。“但是,由于我国长期实施的以‘独生子女’为主导的生育控制政策,让计划生育这一词汇凝固化为生育控制。”

在黄匡时看来,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是中央的既定方针。自“双独两孩”、“单独两孩”、“全面两孩”后,进一步完善生育政策,实施自主生育可能是大势所趋。

对此,他解释说:“这主要不是因为中国人口会雪崩,事实上中国人口也不会雪崩。自主生育是以人为中心发展理念的客观必然,也是满足人们群众美好生活追求的客观必然。”

对于这一变化,原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巡视员廖新波撰文称,计划生育工作从限制管理为主转变为以服务管理为主,甚至放到社会管理中去。而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发展,可能还应进一步促进生育和人口合理增长与优生优育。

多项健康职能被整合 国务院医改办不再保留

根据国务委员王勇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所作的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职责,工业和信息化部的牵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工作职责,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王勇称,新部门的主要职责是:拟订国民健康政策,协调推进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组织制定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监督管理公共卫生、医疗服务、卫生应急,负责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工作,拟订应对人口老龄化、医养结合政策措施等。

此次机构调整中,不再设立国务院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一消息引人关注。

由于我国医疗、医保、医药领域长期处于九龙治水状态,对其中任何一方改革大都会牵涉多个部门,因此,医改办最初产生就是为了建立沟通协调机制。廖新波称,这一部门的设立是“时代的产物,阶段性的工作”,但实际上有很多功能重叠、职权不明、责任不清。此次改革则是“顺应了时代的发展需要”,但“医改办取消了,并不是医改停止了,医改依然在路上”。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铭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指出,如今,随着公立医院改革、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等难点问题的推进,医改办的协调作用已经减弱,未来将是服务方与支付方有效联动的时代。

此外,此次机构调整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整合了多个健康职能,包括养老、控烟等,从组织架构上改变了过去重治疗、轻预防的功能定位。对此,知名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家郭凡礼告诉界面新闻:“老龄办和控烟机构被并入了卫生健康部显示了国家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到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决心。政府对人们的关心不再是有没有病,而是更进一步的健不健康,预示着国家将会为社会和公众提供更好的健康服务。”

设立医保局 医保管理效率提高

在关于国务院其他机构调整部分,与医疗卫生有关的一个调整是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

方案提出,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这一直属机构的主要职责是:拟订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医疗救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规划、标准并组织实施,监督管理相关医疗保障基金,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监督管理纳入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同时,为提高医保资金的征管效率,将基本医疗保险费、生育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对于上述调整,国务委员王勇回应表示,这是为完善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不断提高医疗保障水平,确保医保资金合理使用、安全可控,统筹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更好保障病有所医。

原九江市医改办副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熊茂友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此次医保管理体制改革的最大亮点是在现有基础上较大幅度降低医保管理成本,提高医保管理效率。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全国,医保普遍是由人社、卫计、民政、财政、发改委等多个政府部门分别管理,比如新农合相关职能分布在卫生部门,城镇医保相关职能集中在人社部门。熊茂友称:“有的地方甚至将职工医保分为行政事业单位职工医保和企业单位职工医保,并设有两套管理机构”。

熊茂友认为,上述局面一方面导致政府部门在人力、物力和财力的重复投入,医保投资成本加大;另一方面则因为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的职能,一项医保政策的出台可能由于部门利益壁垒,各部门很难统一认识,许多问题只能是议而不决。

在熊茂友看来,这一次整合多个部门的资源,由一家机构来管理,避免人力、财力和物力的重复投入,大幅度降低管理成本,减轻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医保投资负担;同时,能提高决策效率,确保新的医保政策就可顺利出台;此外,医保管理的权力和责任都交给国家医疗保障局,权力和责任高度统一,部门之间原本出现的互相扯皮、推诿和推卸责任的现象会大幅减少,执行力也会提升。

然而,熊茂友也指出,新医保管理体制改革改革并不仅仅是从“九龙治水”变成“一龙治水”那么简单。在他看来,如果新医保体制依然是管办不分,依然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自家人”监管“自家人”的管理体制,其监管力度和效果将十分有限。

作者:苏惟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