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漫
手机搜狐
SOHU.COM

渡边信一郎访谈(上):好厨子是被逼无奈的产物

图片来源:《Cowboy Bebop》

渡边信一郎监督的动画作品,不乏《Cowboy Bebop》(又名:《星际牛仔》)、《混沌武士》这类在海内外赢得高度赞誉的动作片精品,而他所能驾驭的题材类型,又涵盖从青春音乐剧《坂道上的阿波罗》,到SF喜剧《Space☆Dandy》,再到犯罪悬疑剧《东京残响》的大跨度,因而,得到众多动画粉丝的追捧。2017年秋,由其出任监督的《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又名:《银翼杀手:2022大断电》,电影《银翼杀手2049》的衍生动画作品)在web免费配信,又引发新一轮的热议。“周play news”采访了这位多年来在世界范围内大显身手的渡边监督,听听他对作品的见解与坚持。原文链接(http://wpb.shueisha.co.jp/2018/02/16/98743/)

展开剩余90%

渡边信一郎1965年生。动画监督,音乐制作人。94年的《Macross Plus》(该片总监督为河森正治)为渡边监督的出道作品。98年,凭借在《星际牛仔》中的优异表现,赢得海内外一致的口碑。除此之外,渡边监督的作品还有:《混沌武士》《坂道上的阿波罗》《Space☆Dandy》《东京残响》等。近年来,渡边逐步将工作重心转移到音乐制作,以制作人的身份参与动画音乐制作。

作为传奇电影《银翼杀手》的衍生作品,《银翼杀手2022》一剧被众多媒体争相报道,反响非同一般,就连一向不怎么关心SNS的渡边监督,也从别人口中听到“大家很期待能看到那样的动画作品”。

对于外界会将《银翼杀手2022》渲染为《星际牛仔》式SF动作片的回归,监督心中已料想的八九不离十。毕竟,《星际牛仔》中行云流水的格斗场面,早已成为其强力吸粉的金字招牌。然而,反观监督近阶段的作品年表,却给人感觉,他似乎在刻意回避被贴上“牛仔”的标签。

对此,监督给出了自己的理由,此种现象不仅限于动画行业,即,但凡在某一领域,创作出卖座的作品之后,无论电影导演,或是音乐家,都极易遭遇“自此被定型”的尴尬。而渡边本人也不可免俗地多次被要求做与《星际牛仔》雷同的作品。但在他看来,那样不过是如法炮制出一个“很像XXX”的粗制克隆版而已,不可能对前作有所超越。

渡边的想法其实很单纯,他指出,当创作者的头脑中一旦生出了“搞一个跟之前差不多的东西”的念头,便意味着扼杀了佳作诞生的可能性。因此,一直以来,渡边始终以十几岁时便崇拜的大卫·鲍伊,YMO等音乐人为榜样,时常求新求变,不断挑战新的目标。

可仿佛是上天故意要考验渡边,将一份“制作《银翼杀手》衍生动画”的诱人offer摆到了他的眼前。面对自己曾经的“原点”,监督一时间陷入了纠结,可《银翼》这样的诱惑,又岂肯拱手他让!

要知道,当年上映的《银翼杀手》,对跑去观影的渡边同学的三观,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不单单是渡边本人,可以说,该片给整个动画行业及科幻类作品都带去了深远的影响。现在的年轻一代或许会对《银翼》的名字陌生无感,但从刷新电影美学价值观的角度,《银翼杀手》绝对属于划时代的经典。用渡边本人的话简单概括就是,影片中所展现的一景一物都酷炫至极,霓虹广告牌、道具机关、口中念着布莱克诗句出场的反派角色,质问人类生死观的影片主题,以及推理式的叙事方式……,一切的一切。

渡边分析,正因为《银翼杀手》是接近自己“底层代码”的作品,所以,《2022》才会带给观众类似初期《星际牛仔》的观感吧。

此次的《2022》是免费配信,影片的质量各方有目共睹,正当记者想要将其归结为好莱坞资本造就的高品质时,渡边急忙予以纠正,“切莫将好莱坞资本等同于大预算”,并苦笑着强调,这回真的只有普通剧场版动画15分钟的预算!说白了,免费的午餐,怎可能要的到超额预算。并且,预见到全球的“银翼粉”肯定都会跑来看热闹,因而,也不能“按着预算马马虎虎弄一个交差了事”。此处监督透露,包括自己在内,很多staff都是对预算、报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在操作的(笑)。因此,影片的成功,多半要归功于“银翼世代”对作品无私的真爱(笑)!

记者见渡边的执意“哭穷”,便采取迂回策略,含沙射影地列举出角色设计村濑修功、动画师大平晋也、桥本晋治等一票超豪华的制作阵容。监督听后解释,此事涉及预算分配问题,而“在动画师身上砸钱”是早在项目成立之初便定下的宗旨。在考虑要做出“在全世界面前拿得出手”的作品,应该发挥日本动画的哪项所长的问题时,监督想到,在他国争相效仿皮克斯那样3DCG作品的发展潮流中,不正愈加显出优秀手绘动画师在全球范围内的稀缺与可贵么!正所谓“物以稀为贵”,3D遍地开花的年代,恰恰更能突显传统2D动画的稀缺价值!

另一方面,熟悉渡边的人想必都了解监督对于音乐的特殊执念。而这次《银翼杀手2022》更是请到了世界级的音乐人Flying Lotus亲自操刀音乐,不得不说,Lotus那如同,为《银翼杀手》配乐的范吉利斯的现代升级版般的谱曲,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监督从很早以前就十分中意Lotus,接到邀约时,脑海里第一时间便浮现出他的名字。按说,照原有制作方的预算是请不起Lotus的,万幸的是,对方是《星际牛仔》的脑残粉(笑),也就心甘情愿地答应了这笔“赔本买卖”。

那渡边监督为何会对音乐如此执着上心呢?因为,动画片通篇均由“人造”的画面构成,因而,要让观众体会其中的“真实”,势必要动用比真人影片更多的音效与音乐。然而,放眼业界,对画质、动态精益求精的大有人在,而对音响较为重视的人却相对占少数,对这一状况,渡边的不满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他成为监督的很多年前。

据渡边的说法,那时对动画配乐的使用,统统遵循千篇一律的固定模式,过于教条化的应用,致使悲伤的场景永远选用伤感的曲调。这倒也罢了,关键是,身为音乐发烧友的渡边,完全听不到自己想要的曲子!据他回忆,当年在制作TV系列各话演出时,他总是听着喜欢的外国电影原声音带,边想着“用这种水准的音乐的话,肯定错不了”,边画着分镜,可等片子做好之后,却发觉“曲不对题”!

渡边对音乐较为满意的动画作品,当属其监督处女作(共同监督)《Macross Plus》。如今,在动画配乐界首屈一指的作曲家菅野洋子,在该作中第一次作为音乐担当被启用,足见此片在音乐方面预备发起的挑战。

这下,渡边监督总算在自己的动画作品中达成了妄想与现实的同步。不过据他讲,由于《Macross Plus》是共同监督的作品,所以,曲子是他与总监督河森正治,以及音响监督3人共同商议、选定由哪首曲子配哪个场景。此种做法固然有集众人智慧之所长的优势,但不免会遇到3人意见相左的情形。因而,那次协商配合的经历让渡边领悟到,选曲这种关乎感性的作业,是不宜与人“分享”的。因此,从下一部《星际牛仔》开始,监督当仁不让地独揽了所有选曲事宜。再有就是,近年来有关“音乐编辑”这块,渡边也都亲力亲为。

也就是说,渡边摇身一变,从原本“知人善任”的摆兵布阵,直接“转行”做起了其他监督作品的音乐制作人。又因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退居音乐制作的“渡边P”只会专注于音乐相关的份内事,全然不会对动画内容本身指手画脚。

在渡边眼中,音乐本该拥有不受拘束的自由灵魂,却不知从何时起,被套上了各式各样的条框与枷锁。于是,他通过启用没有任何背景音乐创作经验的音乐人,或是非日本本土的音乐家等方法,企图制造意外的火花,以期拓展动画音乐的表现形式。

那么,按渡边心目中的衡量标准,如何评价动画配乐的优劣成败呢?虽说监督之前提过,不赞成在使用乐曲时被既有观念束缚,但他并不看好那些纯粹为搞怪猎奇,“矫枉过正”式地求新求变。较为可取的做法是,在弄清音乐原有风味的基础上,对其善加运用。“选配乐如烹小鲜”,这便要求挑选者有一双能够鉴赏判别曲子的“慧耳”。生搬硬贴背景乐肯定是不行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全凭选曲之人的悟性与别出心裁。

很多时候,单独听着觉得怪怪不搭调的曲子,结合影像播放出来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反之,也会遇到咋听曲子还挺对味,可一配上画面,却满不是那么回事的状况。因此,要想在这方面运用自如,就必须用心倾听鉴别,努力挖掘每首曲子所蕴含的潜在可能。

当被问及,今后还会否诞生像菅野洋子那样,与渡边监督联手而被大动漫粉丝认可的音乐家时?渡边回答,据他所知,普通音乐从业者中,想得到机会尝试动画、电影相关配乐创作的,其实大有人在。并顺便提起,《Space☆Dandy》一片,就是他重点物色这部分人群,帮忙搞定的作曲。片中为“Space☆Dandy乐队”写曲的,就汇集了冈村靖幸、药师丸悦子、向井秀德,以及“TOKYO No.1 SOUL SET”乐队的Hiroshi Kawanabe等一批,平日里与动画没啥交集的一流作曲家。渡边认为,如果业界能有更多“组织跨界合作”的人才,吸收更多新鲜血液,必然有利于拓宽动画音乐的眼界思路。而渡边所做的,正是这方面的伯乐角色。

最后,渡边总结,音乐制作人的处事要诀与监督工作在本质上大同小异,就是凡事不可太过刻板,墨守成规,而要时刻研究探索新的路径。不可否认,普遍沿袭的例行套路确实有确保效率,安定品质等显而易见的优点,但人类与机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味因循守旧,机械重复会泯灭自身的创造力,因而需要掌控好期间的平衡。总之,如同搞发明那样,每次要以初次制作动画作品的心态去认真应对。

离开了龙之谷的《精灵王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