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那半途而废的研究生生涯…

今天我们摘录的这篇文章,是近日在募格学术的后台收到的。作者在这份9000多字的长文中叙述了自己考研、读研和退学的波折经历——2015年9月末,在经历了一个月求职未果后,尽管周围的人大都不赞同,他仍然决意报考一位本校导师的研究生,并顺利通过初复试。本以为接下来的科研生活也能顺利展开,但作者和导师的相处却并不如意,纠结再三,最终他选择了退学。

“考研,选导师,选方向,离开实验室,重回实验室,被迫选方向,这么多次,我竟然从来没有做出一次正确的决定。归根结底,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盲目自信。”作者这么总结自己半途而废的研究生生涯。

回顾我半途而废的研究生生涯

一切从考研确认报名前几天说起,导师(以下简称“A”)把我们几个报考他研究生的人聚集在一起,简单介绍了他们实验室其乐融融的氛围并且每年都带学生出游,要求我们要考很高的分数才行,说往年招的学生分数都在380以上,我们至少也得360才可以。考试成绩出来了,我考了378分,复试也通过了。

展开剩余93%

考研那会儿,正赶上本科毕设选题,A要求报他研究生的人必须选他的毕设,我也也答应了,虽然后来是挂名在另一个老师下,但还是归A管。复试通过后,A要求我去老校区他的实验室做毕设,其他几个报他研究生的人因为优研不需要复试,大四下学期一开学就每天老校区新校区两头跑了,一起的还有几个保研的和一个直博的。

16年7月份离校,正式入驻老校区实验室。暑假这一个多月在实验室的学习,真正了解了A的科研学术能力,在气氛压抑的实验室里第一次萌生了退学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很快被研一入学后各种新生事物的新鲜感冲淡,直到16年10月份。

A对待新一届研究生的态度,在初试成绩出来以后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首先,大四下学期一开学就把所有人(初试过线的人)叫到老校区指责一通,说上学期放假前没和他招呼就离校了,说对待毕设的态度太不认真,让不用参加复试的人以后每天来老校区实验室学习。之后的毕设中期答辩,最终答辩,各种挑刺不满(主要集中在PPT的制作水准方面),动辄拿学校规定来压人,在我们面前的急躁和易怒也越来越不加掩饰

大四毕设选题的时候,A让我选一个和以后的科研方向一致的题目,那会儿是技术小白,想着A一向以FPGA大牛的象形出现在本科生面前,跟着他学习FPGA应该不错,然后就选了一个FPGA的方向。我一直都是沉默寡言从来不主动请教别人,所以学习过程并不顺利,以至于大四末到研一初几个月的时间进展缓慢,直到18年过年期间痛定思痛决心改变性格,我FPGA还没入门,Verilog语法刚刚熟悉,在做完一个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项目分支之后,A问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方向,我表示不知道。我记得那天A告诉我,他觉得做科研最好的方式不是循序渐进,而是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样才最有效率。

后来我渐渐知道,一步登天,期望没有过程只有结果是A的一贯作风。几天后A又交给我另一个方向,做LDPC的FPGA实现,没有源码可供参考,也没有其他人正在做,只有一个研二的男生在做c++方向的LDPC和FPGA并没有太大关系,我就这样开始了自学之路,像一头没有方向的角马,在无边的草原上胡乱冲撞。

A的实验室的管理政策是,每天打卡上下班,每三天汇报一次进度,每个月开一次总结大会。每周两次的进度汇报写在txt文档里面,放在一个专门保存进度的U盘里面,每个人一个独立的txt文件,以自己的名字作为文件名,里面123地列举这三天的研究进展,然后统一打印出来,交给A。他每次都会详细审阅,然后和上次的进度做比较,看看上次提到的问题这次是否已经解决。如果连续两次汇报的内容没有出入,那么恭喜你,很快你就要被叫去谈话了。对于找学生谈话A乐此不疲,有两个学生经常被他叫过去谈论项目进展,那会儿我还真数过,有天同一个人被叫过去十几次。每月一次的总结大会,开在学校发月补助的前几天,每个人把自己这一个月的进度写在一个专门制作的表格中,然后用投影仪投射在墙上,一个轮一个站起来汇报,A或称赞或批评。

第一次刷新我对A的认知,发生在研一的第一个月的月总结大会上,那次总结汇报完毕后,发给每个人一张打分表,上面写着实验室里每一个学生的名字,上面的几栏是“姓名 工作成果 责任心积极性 纪律”,每个人的姓名后面有三个空格,每一届一列,我这一届11个人是最长的一列。每个人都要给所有人打分,每一列一个排名,从1到11,我每一次都是给自己打三个11。然后会有人统计打分情况,做一个整体排名,A根据排名发放每月补助,后来改为均分制,一张A4纸写着总排名和月补助金额,贴在实验室最显眼的地方。第一次得知这个规矩时,我满心抗拒,但最后还是妥协了。那一瞬间,我为自己感到羞耻,因做了完全违背自身意愿的事情而感到灵魂在遭受鞭挞,我想起小时候宁愿自己受处罚也不愿意背着同学偷偷向老师打小报告时的倔强模样,那瞬间我感觉我完全失去了那种倔强,我感觉背弃了我的同学们。从那以后,我对这个实验室逐渐由失望转向绝望。

2016年10月初,因为在FPGA实现LDPC方面久无进展,逐渐对尚未由陌生转为熟悉的FPGA失去兴趣,我提出改换研究方向。其实我很想做java方向,大四的时候就学过一些,觉得java是一门聪明漂亮还很听话的语言。但是实验室并没有java方向,我也并不具备像直博在A名下的女博士那样独自一人挑起一个全新方向的魄力能力和权力。念及实验室有C++方向,也是工程项目方向,考虑再三向A提出了更换研究方向。出乎意料的是,他同意我更换方向,但是还得继续做LDPC,做C++方向的LDPC,我心想也成,至少C++方向还有个人可以学习。我就开始一边学习C++语法,一边啃LDPC的书,C++学的还可以,但LDPC依旧举步维艰。

2016年10月下旬,第一次真正试图退学。那时候,我对这个实验室已经丧失了一切兴趣,每天他数十次在旁边转悠都让我觉得心烦。那时的我,性格里的沉郁发展到了极致,然后鬼使神差地,我向A提出离开实验室,尽管我一再自我贬低向其表明我荡然无存的科研价值,但是A坚决不同意我离开实验室独立学习,他说我绝不可能离开实验室自由学习除非退学,我头脑一热回道,好,这就回去准备提出退学申请。

那次冲动的退学决定,很快被我一个创业的哥们一盆冷水浇灭,他还举例说和他一起创业的一个人为了创业没时间做科研,直到现在还在学校里挂着,他的研究生导师根本不给他开题的机会,即便他送了他导师很多礼物说了很多好话,但导师礼物照收却一直不让他开题,我的问题比起他的来,好多了,让我别冲动退学,就算是在学校一直挂着,我也不吃亏。

我后来冷静了几天,也觉得退学不划算,那时仍能隐约感受到考研那两个多月早起晚归时的辛劳,然后就没有向院里提出退学申请。一个人在宿舍学习了两个多月,在十二月底的时候和另外两位从16年7月份就和A闹翻一直没去实验室的人一起写了检讨,三个人站在实验室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挨个念检讨演忏悔表决心,然后三个人一起重回实验室,正值期末考试将至,便和其他人一起在实验室复习备考。

研一上学期考试过后,我又一次遭遇研究生生涯的转折点。那时我们三个重回实验室的人,被叫到A的办公桌前,来讨论三个人以后的研究工作。另外两人中,有一人还是做之前的工作,另一人本来是做FPGA的,被安排去做硬件。至于我,原本以为会被安排去做C++,因为我在离开实验室之前就是做这个方向。但是没有,我被安排去和同届的那个直博生一起做材料方向,这是博士生在直博后自己选的方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做,A说,材料方向一直很缺人,你去做材料吧。让后我就去做了材料方向,我应该反抗一下说明我想做C++方向的,但是我却无力反抗

在我对材料方向绝望之前,也有过两个月的踌躇满志。我本科读的是测控技术与仪器,基本上还是偏电子机械方面,所以我在材料方面的知识积累停留在高中时期的化学和物理,然后,我就这么开始了,以一个不年轻的年纪在一个陌生的领域踽踽独行。女博士做的是材料的量子特性方面,注重分子结构和化学特性,她让我做分子动力学,侧重于仿真建模。怎么仿怎么建,两个人都不知道,完全自己瞎摸索。唯一已经确定的是,建模工具用lammps,这倒是个好事,至少知道百度的搜索框里该填什么了。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看lammps官方文档,看小木虫论坛,看分子模拟论坛,终于初步掌握了lammps建模仿真方式和运行文件的编写。

后来我又拾起了断断续续学过的java,心想找工作还得靠java。于是一边进行材料方面做分子仿真以应付进度汇报,一边学java,JavaSE早已学完,在开始学习Javaweb之前又过了一遍SE,然后跟着黑马程序员的视频学习Javaweb。很多时候我在戴着耳机看Java视频,在eclipse上编写Java程序,A多次从我后面前面左边右边走过,但他没有一次发现我学的不是lammps而是Java,我的庆幸里有一丝悲凉。

时间就这样没有波澜地流淌到了研二上学期,因为A想着从我这里套去sci论文。在2017年9月份的一天,实验室里的人分成几波轮流被A叫到会议室开会。聚集了实验室的另外一位老师和和我同届的几位同学,讨论我是否有能力开题的事情,鉴于我已经学了半年的材料,却直到现在仍没有发SCI论文的迹象,一直拿不出成果,说实话我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什么是成果,真想让他解释解释。大会的讨论以我的沉默和A的警告结束。A把一个很具象的问题摆在我面前,要想毕业必须先开题,要想开题必须拿出我能做出成果的证明,最好的证明就是发表SCI论文。

果然他看中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SCI论文,把别人写好的拿过来把通信作者和第一作者署上自己的名字。我和他说我要做Java他不同意后的第二天,他把我叫去了实验室,讨论我的毕业问题。他依然坚持让我继续做材料方向,称这个方向容易出论文,容易出成果。我铁了心表示不行,A又把陈年往事一一搬出来列举我的种种罪过,后来我脱口而出,你从来都没有指导过我,A顿时拍案而起,又一次指责了我的种种不是之后,告诉我,不管你做什么方向,都必须达到实验室的毕业要求,做项目的一篇SCI,做学术的两篇SCI,你虽然是专硕但也属于做学术,必须得发两篇SCI论文。自此之后,我便对毕业不抱有希望。

2018年2月份,A让人通知我参加开题答辩,去之前准备了一份大数据方面的开题报告,答辩那天,A以学生比约定的答辩时间晚了几分钟才准备好场地为由,批评了一个半小时,期间仍不忘把我提起来指责一通,我按照指示要求提交了开题报告,不过后来A不同意我开题,仍是拿出学校规定,说正常开题流程都是事先交流研讨两个月,充分打磨选题方向,做足前期准备后才够资格开题。意思就是说我不具备开题条件,然后我说,所以是不是要让我延期开题。A又是一通否认和迂回解释,他最擅长的就是这种讲话方式,既不确认也不否认,一转身一副不关我的事的表情。后来开题的事情还是不了了之,我自己选择放弃了开题的机会,一则是实在不想继续和A打交道,二来是毕业才是最大关卡,开题什么的并不重要,他要是依旧坚持两篇SCI才能毕业,那这题,我纵然开了又能怎样,该来的还是会来。关于SCI论文,两篇SCI,博士都能毕业了,我就读个专硕。

打定主意退学,离校前拿了退学申请表去找A签字,他说了一通好可惜啊之类的话之后,爽快地签了字。这时候我觉得,有些人即便睡觉的时候,也会把面具戴在脸上。过年回家和家里交待退学的事情,父母表示了最大程度的理解和支持,但父母的眼神和话语,第一次让我觉得这个学要是不退该有多好。

年后返校,办理退学手续。正式办理手续之前,我想起来还有两件事没做,其一,对A要求SCI论文发出质疑,据我了解,我们学院并没有对研究生做SCI论文的硬性规定,尤其是专硕;其二,换导师,即便明知道他不会同意,但我从来没问过。就当是为了弥补心中对父母的愧疚,在正式办理退学手续前做最后一次挣扎,当天中午,给A打电话,他不愿见面,就在电话里说了以上两件事。果不其然,A坚决地否决了,顺带又指出我的种种不是......

很多时候我也在想,读了研究生之后,我怎么变得这么笨,项目不会做,论文发不出,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自暴自弃,直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是我接触到别的老师之后,又不这么认为了,除了A,我在学校里接触到的任何老师,都没有把SCI论文作为研究生的毕业要求,也没有那么殷切地催逼学生发表SCI论文。这个时候,我才觉得,我虽然差劲,但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差劲。

关于我半途而废的研究生生涯,一方面就是源于自己内向的性格,以至于明知道是错的,也不敢反驳,所以做错很多事,守着自己内心深处包裹着自卑的可怜的自尊,经常做出不合时宜的决定,把自己一次又一次陷入困境。还有一点就是领会到“人贵有自知之明”这个道理,我以前就是好高骛远盲目自信,做出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后来成为给自己挖的坑的允诺,做出完全不适合自己的选择,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逼入绝境。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当初选导师时候太随意,了解的不够深入。

----------------------------------------分割------------------------------------

鉴于这位同学的经历,我们给予读研读博的学子们两方面建议:

第一,努力踏实,自信自强。

第二:慎重择导,毕竟对的科研方向与导师是成功的基础。

报考一位导师时,最好先浏览院系网站导师的个人主页会列出其求学经历、课题方向、科研成果等“硬实力”方面。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一些“非官方”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往往更具参考价值。在一些论坛里,你可以搜索到关于报考这位导师的建议。如果你能找到导师门下的在读学生,这些学长学姐会告诉你最为直观的师门体验。

还可以借助导师评价网(https://www.mysupervisor.org/),查看更多同学对这位导师在学术水平、科研经费、师生关系、学生前途四方面的评价

在此,我们仍需要再叮嘱一番:在确定导师之前,一定要从“教书”“育人”两个层面,尽可能对导师做全方位的考察:不仅看其学术兴趣、研究方向与自己是否贴合,是否有一定的学术水准和指导能力,更要了解导师的脾气秉性和人品。导师和研究生之间本就是一个关系体,存在着匹配度的问题。只有在更高匹配度的基础上,才能保证你更多的时间都归属于真正的科研。

来源:募格学术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