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平台一哥到欠债6000万,赔偿需要多久?

本文原载于作者“对长”的个人公众号(见文末),游研社经授权转载。

蛇哥的微博已经一个月没有更新了。一个月前,蛇哥的线下自证以失败告终。在离开座位接受总结时,蛇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敢面对镜头。这晚,他成了继卢本伟之后第二个因开挂被锤倒的大主播。

但与卢本伟不同的是,他在短期内没有直播平台愿意接纳,同时还因之前的言行欠下了数千万元的违约金。这让前一天还拥有极高热度的平台一哥,瞬间一无所有,也为他追逐多年的明星梦想画上了休止符。

从一无所有,到平台一哥,蛇哥花了4年。从平台一哥,又回到失去一切,蛇哥花了1个月

蛇哥,本名曹海,在四川乐山大佛脚下长大。蛇哥从小就很要强,喜欢打架,他喜欢被人尊敬的感觉,他觉得如果身边的人都打不过他,他就会受人尊敬。

蛇哥的学习成绩和家庭条件都很一般,他没读大学就进入了社会。离开校园的蛇哥在乐山做过销售,也与人合伙干过成本很低的格子铺生意。

展开剩余90%

成人世界有成人世界的规则,打架不再能获得尊敬,只能把自己送进局子。面对既定的社会运行秩序,蛇哥拥有的少数长处失去了作用。

如果没有《英雄联盟》,蛇哥可能会和很多人一样,凑合活着。虽说学习不好,但他游戏玩的溜,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一支有着TGA资格的战队。

TGA是什么?你可以把它当做半职业选手通往职业联赛的一个平台,在此之上的又分为职业联赛和次级职业联赛两个阶段。

22岁的蛇哥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电竞选手,在一群未成年小孩的身边,他显然成了一位大哥。

这位大哥也确实没让小弟们失望,仅用了一年时间,蛇哥所在的Snake战队先是在TGA春季赛上获得冠军晋级次级职业联赛,然后又紧接着在次级职业联赛中打进了国内的顶级职业联赛。

蛇哥(中)和他的队友

这其中自然有蛇哥的一份的功劳,但年龄始终是电竞生涯的一道坎。

晋级到顶级职业联赛的那年,蛇哥已经23岁,在这个圈子里都能被称为是中老年选手了。再加上2015年正处于《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购买外援的狂热期,新队员的加入让蛇哥没有再打过一场职业联赛,只是挂名在Snake战队下。

打不了比赛的蛇哥,依然回到了赛场,但这次换了另一个身份——解说员。

在一群长相捉急的电竞少年中,蛇哥的五官和形象算得上是精致,而且职业选手的经历也给他转型成为比赛解说员加了不少分。

2015年1月9日,蛇哥初次以解说员的身份出现在了《英雄联盟》韩国职业联赛的解说台。在比赛开始之前,他在微博发了一张自拍照。

这之后,发自拍成了他的微博日常。

西装革履的坐在解说台,接受着直播平台数十万人气的注视,蛇哥或许会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完成了少年时的梦想——成为一个明星。

蛇哥从小爱唱歌,自认有着不错的音乐天赋,离开校园后还参加过一些电视台主办的歌手海选赛,但是没系统学习过声乐的他最好成绩也只是进入了省赛。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他唱的确实也还可以。去年他参加了一个名叫《游戏麦霸我最6》的K歌娱乐节目,被电竞圈知名人士组成的导师团连连夸赞,起码在电竞圈里能算是个歌星了。

但电竞圈与娱乐圈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唱歌的路走不通,他当年还进过剧组打杂。在剧场远远望着那些大明星的他,估计怎么都想不到几年后的自己能有机会与这些人亲密接触。

蛇哥在当职业选手的那一年时间里其实没什么名气和粉丝,但是职业选手这个标签成了他之后成名的跳板。

退役后的他顺利转型到解说,不断在大小比赛前露面,他开始有了一些粉丝积累。这些粉丝也同样转化成了他个人直播间的观众,但这时的他仍然难以称得上是知名主播。

不温不火的时候最想成名,蛇哥有些地方很像曾经的薛之谦。他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微博上写个段子来吸引粉丝,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笑。

他也很懂得运用人际关系。当时“大奶强”还是斗鱼的头部主播,蛇哥在游戏中遇到这位流量主播后不久便攀上了关系。线上一起组队玩游戏,线下一起吃饭、唱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位是有着十多年交情的老友。

不管怎样,蛇哥的粉丝就这么一点点积累起来了。按照直播平台的人气数据来看,当时他在虎牙也是有几十万人气的,虽然不是平台一哥,但官方解说和前职业选手的身份让他显得根正苗红,成了虎牙直播的牌面。但凡有需要主持的活动,都会找上他,这是通过这些机会,他近距离接触到了那些曾经可望不可及的大明星们。

蛇哥这下感觉自己真出名了,他想要走出去,不管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利。

成名后的他可能变得太忙了,微博上再也看不到他与“大奶强”的互动,自然没有注意到“大奶强”是如何在更换平台的过程中消失的,更没有意识到合约没到期就离开老东家到底意味着怎样的法律风险。

消失一年的“大奶强”近期才刚复播

又或者,他认为只要名气有足够的提升,带来的正面效应就足以覆盖风险。

2015年,蛇哥在微博中回忆过他想通过唱歌来出名的那段日子:

我写了一首歌,然后唱给朋友听,但是他们都不会知道,我连谱都不会识。因为我以为写歌就是这样的,自己想,自己唱,自己开心。但这样做也逃不开我想走捷径,不踏实的性格,与做歌手,和想成名,是一个道理,都缺乏脚踏实地。

现在来看这番检讨有些早了,其实他进入电竞和直播圈的初期反而还算努力,无论是以队长的身份让战队接连晋级,还是四处借力逐渐成了一个有影响力的主播。

就算是突然跳槽到斗鱼,也是在一开始就得到了新平台的认可,毕竟一个月直播三百个小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他也曾碰上过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加入斗鱼后不久,前一哥卢本伟就因开挂和不当言论被锤倒了,同时另外两个大主播笑笑和西卡也在合约期满后更换了平台。蛇哥如果在这时抓住了机会,那他很有可能就不叫蛇哥了,而是一哥。

他也确实在一哥的位置坐上了一段时间,但是树大招风,锤倒卢本伟的剧情开始在他的身上上演。

去年下半年,蛇哥逐渐从原先的《英雄联盟》主播转变成了全职的吃鸡主播。来到斗鱼后,他直播中的很多操作都被人认为有开挂嫌疑,去年10月份还在直播中被封过一次号,即使后来账号被解封,仍让不少人都坚信他就是个挂逼。

于是他开始在微博上用无数个感叹号反击质疑者,但B站越来越多的实锤视频让这些感叹号都化为了问号,最后他迫不得已只能以线下直播的形式来自证。

直播自证这件事其实本身就没太大意义,线下这次有没有开挂与之前的直播很难构成直接关系。但蛇哥避重就轻的演示了之前被不少人称为神仙都做不到的操作——15倍镜压枪,这段直播镜头确实打消了一部分人的疑虑,满屏飘过去的都是“666”。

质疑声仍然存在,但蛇哥这次起码保住了自己原先的粉丝。

自证后不到半个月,斗鱼举办了一场年度颁奖典礼,蛇哥被评选为年度十大巅峰主播的第七名,他登台领奖时对着镜头说:

2017年我有一个称号,大家都叫我发明家。其实我是很认同这个名字的,因为这个名字告诉我,我是从无到有,没有走过捷径。

或许2015年他在微博上那段自我检讨更适合在这次颁奖典礼上坦诚,走没走过捷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和卢本伟一样,蛇哥“猝死”的根本原因不是开挂,而是他把自己置于了旋涡当中。

在那场颁奖典礼之后,他突然发出了“蛇哥欠薪800万”的微博话题,内容直指斗鱼拖欠工资的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蛇哥要换平台了。

蛇哥是精明的,他的知名度因为外挂问题在短短数月有了质的提升,想通过跳平台来完成身价的提升。

但蛇哥又犯了低级错误,他用了很老套的欠薪问题来给自己当借口,这让他不仅涉嫌公开造谣,而且还违了约。

在他发布欠薪声明后,斗鱼迅速罗列了蛇哥造谣的证据,证明并未欠薪,并且表示将会提起诉讼,追究其民事及刑事责任。

而蛇哥这时也没停下来,开始公开在微博寻找下家,方式也很委婉,以再次自证的由头寻找有能力给他提供场地和监督的直播平台。

从后续反应来看,他此时还不是个烫手山芋,几大直播平台都纷纷转发,称可以为他提供线下自证的各种需求。

可能谎话说多了连他自己都信了,蛇哥在转发的直播平台中选择了企鹅电竞,但这次的直播内容不像之前只是对着墙演示一些高难度操作,他需要全程对战,观众只相信战绩。

直到自证那天,所有人才发现这哪里是在自证,简直就是自爆。

此时的他不再如以往直播时那般勇猛,吃鸡变得差不多和登天一样难,而好不容易吃了一次鸡之后,有人查了他直播时这个账号的游戏记录,发现他在前一天反复进入、退出游戏几十次,故意把分段降到连鱼塘局都算不上的600分。

然而更加让他崩溃的是,他在切换Steam账号时弹出了《绝地求生》账号封禁信息,直播间的弹幕立刻炸开了花。来现场参与监督的多位电竞圈人士开始离场,LGD战队教练梦晴在走的时候直接在微博上说:

走了走了,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

蛇哥的这次自证,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绝望,但让他更绝望的还在后面。

直播后的第二天,斗鱼发布了一条关于追责蛇哥违约及侵权的法律声明,要求蛇哥为他的不实言论道歉并赔偿1000万元损失,同时还因违约行为提起了诉讼,要求蛇哥赔偿3000万元,这两案共计4000万元的赔偿当时已交由法院受理。

这场自证可以用失败两个字来概括,企鹅电竞在自证直播结束后也想要暂时撇清和蛇哥的关系,发布了一条总结微博,其中第一条就写着“企鹅电竞并未与@蛇哥colin进行签约”。

斗鱼回不去了,企鹅不敢收了,连老东家虎牙也恰好在这时候送上了一份违约判决书。

2月13日,离年三十还有两天,虎牙在微博发布了一张判决书截图,称因蛇哥去年违约跳槽到斗鱼,法院的判决结果已经下达,蛇哥需在“三日内向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24048487.7元”。

不提斗鱼那两个还没判决下的案子,光虎牙这一场官司蛇哥都难以负担。

以往主播跳槽最多只得罪一方,屁股兴许还有下家来帮忙擦一擦,而蛇哥最后的这一波操作让自己彻底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2月3日,蛇哥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表示感谢企鹅电竞提供自证机会,并表示会通过比赛证明自己。那之后,蛇哥就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在那条微博的最新评论里还不断会出现“扫墓”“上香”的字眼。

一个月都没有动静的蛇哥很难翻盘了,这怪不了别人,是他在所有路里面选了一条看似捷径,但实际上最难走的路。他曾也是个追梦少年,当梦想近在眼前的时候,伸出双手想要捧在掌心,但波光粼粼的水面把这个梦切得四分五裂。

他抬头一看,那个梦还远在天边。

【游戏测评】地狱之刃,塞娜的献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