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类科学抗击脱发史

有人说,第一批90后已经秃了。

这是句实话。洗澡时,你会发现地漏被掉落的头发堵住;做PPT挠头时,你会发现总有头发飘落在键盘上;翻大学照片时,你会发现自己这些年变强了,也变秃了。

你大概试过一些治疗脱发的方法:尽量早睡早起作息规律,黑芝麻、海带、黑豆吃了个遍,用有防脱功能的梳子按摩头皮,丧心病狂者还会把姜汁、蜂蜜涂在脑袋上…

可惜,如果世上真有什么治疗脱发的神奇方法,不等你用,英国威廉王子殿下早用了,也不至于顶着秃脑袋出席大小活动。

曾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在治疗脱发上要花费35亿美元,高于马其顿整个国家年度预算,也高于全球在治疗疟疾上的医疗预算。

纵使如此,还是没能开发出特效药。

第一批秃了的90后步入中年之前,人类能攻克脱发吗?

老实说,很难。

自人类拥有文明以来,抗击脱发一直是心头大患。即使现代医学诞生后的近100多年,无数医学家穷尽一生,翻遍书本问及鬼神,也没能找到治愈脱发的灵丹妙药。

看过人类科学抗击脱发史,你就会明白:脱发,或许是比癌症还难攻克的「绝症」。

把脱发视为一生之敌的,绝不仅是现代人。

早在「圣经」中,就曾记载先知以利沙被小孩子嘲笑为「秃头的」。据说这位先知为了治疗脱发,把熊脂涂在脑袋上,原因是熊的毛发最旺盛。

几千年来,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凯撒、莎士比亚、拿破仑、达尔文、丘吉尔,无数历史伟人,都被脱发困扰。中国诗圣杜甫还写下「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意思是:头发掉得太厉害,连簪子都扎不上了。

古人治疗脱发,不遗余力。鸽子粪、刺猬刺、雪花石膏…一股脑往脑袋上招呼,所用「药材」之清奇,只有你没想过的,没有老祖宗没试过的。

历史告诉我们,这些与科学绝缘的野路子,没半点效用。

所以,如果有人说,他有传了几百年的「祖传秘方,三天止脱,七天生发」,请先把他暴打一顿,再扭送公安局。

直到现代医学诞生以后,人类才算摆脱玄学,开始用科学眼光看待脱发。而科学最重要的,是找到病源——

一种病难以治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病的源头在哪。

1897年,一位法国皮肤病专家宣称,自己发现秃头的病源是一种微生物。

他的研究成果一经公布,全世界都慌了。理发师和医学期刊带头,号召大家定期用开水清洗梳子。如果当年有84消毒液,肯定会被脱发者疯抢卖断货。

家庭有秃头史的人,更受到前所未有的歧视,他们被规定只能使用自己的梳子和发刷,去理发店理发也要自备梳子剪刀,专人专用。

那些年在公共浴室看见秃头,人们恨不得光着身子冲出去躲「瘟神」,恐慌程度堪比2003年「非典」流行时在北京地铁碰见有人咳嗽。

问题是,不管用开水清洗梳子,还是一辈子不跟秃子见面,男人们的头发还是照掉不误。而且无论用什么显微镜观察,都看不到所谓致秃微生物的真面目。

抗击脱发的战役就此哑火,事情直到20世纪40年代才出现转机,神奇的是,这转机出现在精神病院。

20世纪初,对患有严重精神病的男人,有一种残酷的治疗手法——阉割。这可以让他们安静下来,便于精神病院管理。

美国耶鲁大学一位叫James Hamilton的医生研究精神病人时,偶然发现其中一位病人有个秃头的双胞胎哥哥。奇怪的是,被阉割的弟弟却头发茂盛,一点不秃。

除了头发以外,这对双胞胎在生理上的不同,只有弟弟被阉割这一点。好奇的医生决定做个实验,给弟弟注射雄性激素睾丸酮。没过多久,弟弟也秃了——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发现,进一步研究后终于发现导致脱发的元凶:雄性激素睾丸酮,它转化生成的「DHT - 双氢睾酮」会刺激毛囊,导致毛囊坏死,造成脱发。

既然知道了源头,解决脱发也就不再只是空中楼阁。男人们在脱发的阴影中挣扎几千年,这一天终于看到一丝曙光。

谁能想到,看见曙光后,等待黎明的时间却异常漫长。

脱发是因为雄性激素间接导致毛囊坏死,看上去,抗击脱发的方法再明晰不过:

要么控制激素,要么控制毛囊。

针对这两点,人类在20世纪挥出3板斧抗击脱发。可惜,每次刚刚看到胜利的希望,总会遇见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眼睁睁看着希望与头发一起从指尖溜走。

先说科学抗击脱发第1板斧,植发。

几乎是美国人在精神病院发现脱发源头的同时,1939年,日本一位皮肤病专家奥田章司帮平民治疗战争中头皮烧伤时,偶然发现移植的头皮可以继续长出头发。

这项发现公布,日本人马上做起他们最擅长的事:一根筋下苦功。头发、眉毛、胡子、腿毛…不管人体身上哪个部位长毛,日本科学家在40、50年代全部用头皮移植过去试了一遍。

日本人下了不少苦功夫,可让植发技术真正成为科学,是个美国医学博士Norman Orentreich。

他在195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科学的植发,应该是把头发不易掉落的后脑勺区域毛囊,移植到脱发部位。

这项理论到今天仍是植发手术的核心,也是目前最直接见效的抗击脱发手段。不过,科学植发手术发展到今天,有2个问题始终绕不过去:

第一,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植发移植的,其实还是你自己后脑勺的头发。

如果你连后脑勺都秃了,请摆正心态,跟秃头做拥抱,跟植发说永别。别想用腿毛凑合,移植腿毛毛囊,脑袋只会长出一层短短弯弯的绒毛;

第二,钱。植发手术很麻烦,要把毛囊一点一点切除出来,耗时耗力,价格不菲。

所谓年轻人的「发际癌」,其实不过是发际线高,但头顶还没秃到见头皮的程度,属于男性二级或三级脱发。这种程度的朋友想植发,需要移植1800-2500个毛囊单位。

按1个毛囊单位10元钱计算,普通「发际癌」患者植发需要1万8千元到2万5千元。

2万元左右的费用,也许不多。但花钱把自己后脑勺的头发移植到前脑门值不值?每个人的考虑大不一样。

植发没能真正解决人类脱发问题。勤劳勇敢的医学家们,在1988年挥出抗击脱发第2板斧:「Minoxidil - 米诺地尔」。

正如伟哥一开始只是心血管药物,却意外拥有让男人长时间勃起的副作用。米诺地尔一开始也只是高血压药,却也有一项不得了的副作用:减缓脱发。

简单说米诺地尔的原理:涂在头皮上,扩张血管,刺激毛囊,促进毛发生长。有人不满足于长头发,还把它用在脸上长胡子,也可以。

国内1瓶90ml的米诺地尔药物200元左右,不像植发那样烧钱,仿佛成了脱发救星。

然而用过你就会发现,它并不像听上去那么美。

首先,它适用于掉头发时间不足5年、毛囊尚未完全坏死的年轻人。对于头发已经秃了很多年的人来说,米诺地尔作用寥寥。

其次,更重要的是,米诺地尔有依赖性。停用后,一年内又会开始掉头发。甚至某些人停用后,头发掉得比以前更厉害——

换句话说,一旦用了米诺地尔,你相当于给自己的头发喂了一剂毒品,只能一直用下去,不然就要面对强烈的「戒断反应」。

1瓶200元的米诺地尔药物能用1个半月,坚持用1年就是1600元,用10年就够植一次发了…

要不要从25岁开始,和米诺地尔做一生的朋友?这是个问题。

其实,无论植发还是米诺地尔,还是在毛囊上打转,没能从雄性激素上下手——

控制激素很难,如果真能让激素乖乖听话,美国队长就不是科幻片超级英雄,而是满大街跑的普通人了。

1997年,医学家们终于在雄性激素上做出文章,挥出抗击脱发第3板斧:「Finasteride - 非那雄胺」。

非那雄胺的作用原理,是直接抑制人体内一种酶,使杀死毛囊的元凶双氢睾酮浓度降低。

直捣黄龙,对准脱发源头雄性激素,这是有史以来人类科技水平对脱发发起的最猛烈一次进攻。同时,也是最凶险的一把双刃剑。

和容易产生依赖性的米诺地尔不同,非那雄胺是处方药,必须有医生开的药方才能买到。不同体质的人服用非那雄胺,可能出现的症状包括:

晨勃消失、勃起疲软、轻微蛋疼、胡子变软、体毛变少、皮肤变好、胸部发育…2012年加拿大卫生部还发出通告称,非那雄胺可能会导致前列腺癌。

于是,一道致命选择题摆在男人们面前:年纪变大以后,你是选择秃顶,还是选择阳痿?

这道选择题,值得每个男人深思。

非那雄胺被发明的1997年,脱发与雄性激素的关系已经被发现50年。

这50年间,人类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实现了器官移植,诞生了第一名试管婴儿,发明了CT和磁共振显像技术,培育出第一只克隆羊——

却唯独没能找到抗击脱发的完美方法。

想解决掉头发的问题,只能等到21世纪了。

曾把希望寄托在21世纪的人,现在可能是失望的。至少从21世纪前17年看来,抗击脱发主要应用的,还是20世纪那三板斧:植发,米诺地尔,非那雄胺。

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新尝试。

2007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 FDA」有史以来第一次批准了一款治疗脱发的医疗设备——激光生发梳。

听上去,这东西像是中国电视台里老中医们推荐的「降血压手表」、「清肺过滤嘴」、「防心脏病鞋垫」之类的玩意儿。不过它还有点科学根据:

利用激光抑制雄性激素的转化,刺激毛囊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促进头发自然生长。

关于这把激光梳,学界没太多讨论——不管讨论出什么结果,最后都是给商家做广告,干脆就别聊了。

直到扯上基因技术的研究出现,才稍微能看出21世纪和上个世纪的不同。

第一项研究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于2013年,是在实验室3D培养环境下复制基因生长出的细胞,移植到皮肤,触发新的毛囊和纤维发育。

打个比方,这相当于用3D打印培养出新细胞,从而长出毛囊。它与植发的区别是,不再需要薅掉你后脑勺的毛囊挪到脑袋前面,就算秃干净了也能重新长出头发

这项技术目前在小白鼠身上已经获得成功,要应用到人体,还要等。

第二项研究发表于2014年,日本科学家称已经验证,在受到雄性激素刺激下抑制毛囊生长的,是人类FGF-5基因。

也就是说,如果能想办法抑制这段基因的表达,今后将世界大同,再也没有秃子出现。

同样,真正转化为治疗手段的应用,也还没有实现。

上次人类拥有希望,期待新的脱发疗法出现,还是在40年代脱发病源刚刚被发现的时候。

这一次,新疗法还要等多久?会不会有效?没人能给出答案。

对第一批秃了的90后来说,索性放松心态,顶着秃脑门好好挣钱吧——

秃头痛苦,等待新疗法的过程痛苦,可万一未来有了新疗法自己却没钱治,不是更痛苦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