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菲律宾人为什么要吃泔水?

天色渐黑,Fabon在马尼拉的一家炸鸡餐厅门口静静等候。但她并非等待好友,而是在蹲守她的狩猎目标——餐厅每天丢掉的几大袋垃圾。

“我在整理这些垃圾,寻找pagpag。”她说。

在当地人的语言中,pagpag原指有钱人的衣服或者地摊上抖落下的灰尘。而如今,pagpag被引申为从垃圾桶里掉出来的鸡肉——pagpag是穷人们充饥的廉价食物,是城市中产阶级厨余垃圾中隐藏的食物体系。

Fabon是pagpag的“供货商”。每天,数以千计像她这样的人蹲守在各家餐厅垃圾桶边或干脆驻扎在郊区垃圾场,等待新鲜的垃圾。那是他们的“宝库”。

Fabon表示,她一晚淘来的废弃食物可以卖到一美元多一点。

在街灯昏暗的阴霾下,她举起一块啃了一半的鸡胸肉:“这一块是肉。我在找的就是这样的东西。现在我要把它拿回家清洗,然后装在塑料袋里,明早拿到街边卖。

这玩意非常好卖,因为它很便宜,而我的街坊们都很需要廉价食物。”一袋pagpag的价格大约是20比索(2.43元RMB)。

收集完鸡块后,Fabon回到位于Tondo区的家,这里是马里拉最贫穷的贫民窟之一。

在翻开第一袋厨余垃圾后的大约6小时,黎明时分,Fabon开始清洗和包装。闻了闻鸡肉,然后表示它们质量欠佳,有些发酸了。更让她失望的是,昨晚收成不佳,今早只有5袋可以出手,几分钟就会一售而空。

Fabon推着她的手推车出门了,在街道上大喊:“pagpag!”

Sumanda是一个27岁的母亲,她是Fabon今天的第一位客户。

Sumanda生活在马尼拉最大垃圾场里的一座棚屋中,20比索是丈夫做一天苦力的工资,每天都要等到半夜丈夫回家才能拿到。

把鸡块拿回家之后, Sumanda再次清洗,并烧开大锅,加入廉价的蔬菜。蹒跚学步的儿子无故大哭,她便从鸡块里捡出一块啃过的鸡翅递给儿子。

“我知道它们来自垃圾。”

虽然看起来令人反胃,甚至像是一种侮辱,但pagpag的确是菲律宾贫民窟最常见的充饥“美食”。

Ignacio是其中一位居民,过去六年一直在和pagpag打交道:“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pagpag真的给了很大帮助,一袋价值几比索的pagpag,就能喂饱一家人。”

她接着补充道,三个孩子都没有因为吃回收食物而生病。并且如果她的“鸡肉”足够多,还会邀请邻居分享。

如今,这甚至成为了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

过去对金属和塑料感兴趣的拾荒者,如今专注于快餐店和超市垃圾或者过期食品,有时甚至会在其中混上野猫或者老鼠肉。他们把骨头剥离,简单清洗过后装在袋子里卖出去;

一些清道夫和小餐馆老板低价从收集者手中收来废弃肉类原料,然后清洗或消毒。简单处理之后,加上廉价蔬菜(尤其是大蒜洋葱之类的辛辣蔬菜)和浓厚酱料,掩盖住原本的外观和酸馊味,就熬出了一锅贫民窟的日常吃食。

一袋20比索的pagpag肉足够餐馆老板烹制好几份便宜的菜肴了,这些菜肴再以每份10比索的价格出售。

pagpag有着几十年历史,但过去只是贫民窟居民迫不得已时的吃食。而近十年来,由于剧烈的通货膨胀,这种食物已成为许多平民窟家庭的日常饮食。

即便这些肉很多都是被人啃过的,食用者们依旧认为安全,理由是它们经过再次烹饪加工。

只是,有些被丢弃的食物消毒剂会过量,有些已被像沙门氏菌这样的病原体感染。垃圾场大概是最不适合储藏食物的地方......

Salome Degollacion是马里拉贫民窟帮扶之家的志愿者。他表示,很多人因为食用pagpag而死亡,但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个风险值得冒。

社会发展专家Melissa Alipalo表示:“吃掉别人吃剩的食物是一种羞辱,但这是穷人们的生存之道。”

菲律宾政府的卫生部门对此多次警告,这些食物会影响儿童发育,带来严重疾病。但对于活在当下的穷人们来说,真的不是事儿。

菲律宾人口刚过一亿,其中超过1/3的人生活在政府划定的贫困线以下。

在菲律宾马尼拉,有超过400万人口居住在贫民窟,其中Tondo区是菲国最拥挤的棚户区,也是世界发展指数最低的地方之一。这里的居民时常连苦力活都找不到,只能聚集在垃圾场里讨生活,pagpag就是如此诞生的。

“我时常吃这个,我妈妈做的挺干净的,它味道不错。”Ignacio7岁的儿子说。

最后,放个视频吧

你会更直观地看到pagpag这种食物

(完)

资料来源:cnn、reuters、odditycentra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