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校园暴力事件频发,为何校园变“江湖”?

学生 “拜把子”的举动

既可能成就共同进步、缔结深厚友谊的佳话

也可能埋下拉帮结派、血腥暴力的伏笔

2018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针对时下屡有发生的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纷纷提出提案和议案。

政协委员巩汉林提出三方面建议;冯远征建议专项立法;人大代表张国新则表示,仅凭此文件是不够的,还需政府、家庭、社会、学校等各方面长期、艰难、细致的工作和共同努力。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郑新俭公开透露,2017年前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2486件3788人,提起公诉3494件5468人。相较于往年,整体呈上升趋势。

为何校园变“江湖”?

在百度输入“校园暴力事件”,弹出的事例不胜枚举。

展开剩余85%

2016年12月一篇《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一位妈妈泪诉校园霸凌》被无数媒体转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2017年,《最强大脑》爆出的文章更是引起了上万的转发,“听音神童”孙亦廷因校园欺凌移民国外。

在河南省光山县北向店乡完全小学流出的欺凌视频中,被打的女生因为欠打人者12元未还,并被怀疑偷手机,被3名女生轮流掌掴,并被揪头发、踢踹。

众多围观学生不但不制止,还凑热闹一边喊着“校园暴力”,一边高呼“666”,进行拍摄。

学校,普遍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本是书声琅琅、纯洁美好的校园,却变成了个别学生拉帮结派、打打杀杀的江湖。而一些学生 “拜把子”、“桃园结义”的举动,既可能成就共同进步、缔结深厚友谊的佳话,也可能埋下拉帮结派、血腥暴力的伏笔。

周刊君曾经在网上做过这样一个调查“如果你遇到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会怎么做?”

当时大家选择最多的是“打回去”,第二是“告老师”,第三是“找大哥”。

“他们能抱成团儿,我们为什么不能?”“他找人打我,我也找人打他,看谁能打过谁。”一些学生开始“拜把子”,通过拜了“把子”的兄弟或姐妹自行解决。

校园暴力的施暴者主要是“问题少年”,他们大多在家庭教育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 而“问题少年”的缺乏管教、学生们的“江湖”义气,和普遍“以暴制暴”的“复仇”心里成为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的重要原因。

面对校园欺凌、校园暴力,受害的学生普遍采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解决问题,自然是愚蠢的,它不但不能让暴力远离自己,反而会使暴力离自己越来越近。这种恶性循环的链条越长,校园欺凌、校园暴力的发展越迅猛,其影响也就越恶劣。

对此,心理学家郝若平指出:“青少年学生正处于心理断乳期,随着第二性征的出现,他们的自我意识逐渐增强,言行举止趋同于成人,喜欢表现自己,渴望得到别人认同。当他们内心郁积的困惑或愤怒无法释放时,在感情的冲动下,就可能会通过暴力达到目的。”

拟修法对校园欺凌说不

2016年,李克强总理对校园暴力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校园应是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校园暴力频发,不仅伤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教育部要会同相关方面多措并举,特别是要完善法律法规、加强对学生的法制教育,坚决遏制漠视人的尊严与生命的行为。

2016年4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 11月,教育部联合中央综治办等九部门再次对此问题提出指导意见。并于12月将学生欺凌和暴力行为预防与应对纳入安全专项督导工作。

而在2017年12月,中国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对于有关学生欺凌的预防和事后处置等问题,给出了明确规定。

对于校园欺凌与校园暴力的问题,辽宁省的做法或许可以为其他省份提供一些借鉴。

近日,辽宁省教育厅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辽宁省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具体实施方案和责任分工》,根据这份文件,中小学生实施欺凌,严重的将会受到纪律处分,其表现也可能被计入综合素质评价,影响升学。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提出,对于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大多施暴者都是未成年人。对此,他提出:凡是对学生采取暴力手段的教师,必须清除出教师队伍;强调监管,对那些炫耀的、打完人传视频上网的未成年人必须强制教育,另外,对监护人也要有一些必要的措施;此外,还应对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问责。最后,巩汉林还建议,从立法上去解决。

“应对校园“欺凌”展开详细定义;设置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通过立法把惩戒权还给学校和教师。”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张国新也提出自己的看法。

而对于如何解决校园欺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四中校长马景林则认为 “解决校园欺凌,法律是非常重要的手段。”他表示,对于校园欺凌还是要分类别讨论。像淘气、恶作剧式的问题,要通过教育的方式来解决;而性质恶劣的,则要通过法律手段去解决。

在今年两会上,民革中央提交了《惩防并举,呼吁防治“校园欺凌”专项立法》的书面发言和《关于防治“校园欺凌”专项立法》的提案,呼吁尽快制定《反校园欺凌法》。

而在今年两会上,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不仅成为委员、代表们的热议话题,也引起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的关注。

对此,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胜明表示,校园暴力、校园欺凌,有的行为非常恶劣,对这个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关于这方面的立法工作,王胜明透露,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建议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在修法过程中,一定会认真研究这个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王季璐

值班编辑:寒冰

你凭什么瞧不起土狗?

狼来了?房地产税没那么可怕

请把“减负”的权柄交给家长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