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海如何“降温”学业负担?消除教育垄断才能真正实现“减负”

看点:从90年代开始,教育部门与社会各界曾经陆续做出各种有关“减负”的呼吁与尝试。直到2017年,中小学生的负担却似乎达到了“空前之重”。在3月1日的《我国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研究报告》发布会上,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张端鸿副教授通过解读17年两会后上海“重减措施”,分析了择校机制与辅导培训机构作为重要因素对学业压力构成的影响。上海市的“重减”之路的求索与反思,对今后中小学生减负与进一步推进应试教育升级素质教育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与思考。

1

家长自主“增负”成为上海推行“减负”的“拦路虎”

据了解,上海市在17年两会之后,在一两个月内,利用短时间调研,研发并出台了“减负”新政,以净化教育培训市场作为先手措施。

然而,张端鸿先生指出,这终究不是根本性的措施。上海在17年内,首先聚焦中小学校办学,其次整治被称作所谓社会教育的培训机构,重点关注这些教育主体的规范化发展。可就上海而言,究其根本,促成学生负担加重的主力来源于被现实裹挟的家长们的自主增负。学校对于教育部减负令的执行是严格的,例如小学低年级零书面作业的规定。

展开剩余79%

17年之前的上海减负:治标不治本,此消彼长

上海市的“减负”之路可以追溯到03年对于学时安排,课程改革与课后作业的时间等方面投入降低的努力,可惜均未奏效。之后也致力于“减负”,陆续推出新政。

上海市历年推行实施的“减负”政策

总的来说,17年以前,上海的“减负”政策是持续发力,而校内减负与自主增负此消彼长,就学生和家长的主观感受来说,负担未减反增。大势所趋之下,家长无可奈何,学生叫苦不迭。

17年两会后的上海减负:猛药两剂初见成效,扭转观念道阻且长

2017年上海给“减负”一次下了两剂猛药:取消各类竞赛;实现幼升小公民同步。这两个措施已经初见成效,为学业负担实现了整体降温。一方面,这两项措施似乎触碰到了学生负担不断加重之根,归根究底便是升学竞争之压力。但另一方面,学业负担在不同维度中都是存在差异的,区县之间,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之间,不同家庭之间,学生学习进度之间,由于这些差异的不断在不同程度刺激着孩子与家长,家长会不得不选择通过补习的方式弥补差异。

张先生还提到了国家导向致使本地学生名额减少竞争加剧;分流政策与家庭观念的冲突使要读职业中学的学生不得不加入升学高中的竞争中,也在刺激学生压力的骤增;民办学校的升学优势使整个上海学生的课业负担层层传递,竞争加剧,且近年逐步下移至幼升小环节。诸如此类的激烈竞争现象使课外补习成为必选项目,人人皆补,不补则会逆水行舟,落后于人。

2

择校机制使教育目的功利化,形成商业链条

据报道,民进上海市委在今年两会期间递交的提案《关于完善上海市民办中小学招生政策的建议》中指出,截至2016年底,上海共有民办中小学138所(不包含146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其中民办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在校生人数分别占全市在校生总数的5%、14%和9%。

上海进入学习压力较为密集的民办学校就读的孩子只占到约5%,这对其他未能进入的家庭就意味着“输在了起跑线上”,公办学校的家长们便通过课外辅导班弥补。5%的小群体学习压力过大,可以迅速波及其余学生,因为数量弱势的民办学校却在包办大学入学率,家长们自然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入学民办学校,否则就必须通过补课弥补差异。

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政策应趋向公益普惠,公办学校强调育人,弱化筛选与竞争,而民办学校正好相反,在走向卓越的同时也走向了功利。

长此以往,教育界成了商业场,高考入学的主导因素被带入功利,学业负担也就陷入恶性循环。

3

培训机构应市场应需求而生,推波助澜

学习超前化,练习走量,民办小学,民办初中和培训机构形成商业链条,形成严丝合缝的闭环。上海也曾出台“一标准两办法”政策来规范培训机构。但培训机构已经对许多家庭形成了深刻的影响。家长虽然通过购买教育服务解决了无人专职指导学生学习的问题,却需要加大经济以及时间投入,一方面对孩子身心发展不利,另一方面家长的时间成本激增,越来越多的家庭需要父母一方全职陪伴。收入锐减,投入激增,这对于普通的工薪家庭无异于雪上加霜。

4

上海“减负”过程带来的启示

张副教授表示,上海的“减负”经验是有借鉴和启示意义的。其中,首先需要反思的是上海的重点高中政策。教育资源不均衡,少数高中主导且包办重点大学的入学名额。溯源而上,民办初中在中考中强势的主导性又致使其包办了重点高中的入学率。如何改变垄断现状,给予更多高中同等的“公民待遇”,全面启动初中阶段公民统招的政策,可以作为今后减负政策制定时考量的出发点。

与此同时,应当进一步加大对民办中小学校和培训机构的监管,读到和惩戒力度,政策制度完善的同时,需要得到有力的贯彻实施。可以考虑发动更过的主体共同参与治理工作。

另外,需要有意识地引导家长了解基本学习规律,避免盲目地自主“增负”。当然也要避免政策上的矫枉过正,过度“减负”。社会观念的转变并非朝夕之功,需要整个社会逐步形成认知,引导对于教育理念而非成绩和升学率的关注,慢慢形成社会共识。

文:王晨/搜狐教育·智见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智见介绍: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适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践活动特色,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野,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方法,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