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里灯火不熄给重症患者以信心

南方都市报
02-15 00:34
+关注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医务人员忙碌工作。

开栏语

春节七天长假,对于很多人来说意味着团圆。但对于医务人员来说则意味着奉献。不论是在大医院的急诊室、重症监护室,还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们一如既往默默坚守在各自岗位,精心守护着市民的健康。让我们为节日期间坚守在工作岗位的每一位医疗工作者点赞。

“10年没回老家过年了。”39岁的王灿敏有一双有神的大眼睛。这位重庆妹子是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她工作的地方,是不熄灯的。在科室里,各种仪器的嘀嘀声、医生护士的脚步声频繁交织着。

展开剩余85%

曾经“弃医从金”再次从医

年关将近,ICU门口码放着不少药品以备春节期间不时之需。ICU里18张病床都满了。不过在医生看来,这是最少病人的情况了。广东人比较讲究,临近春节ICU加床少了。

王灿敏家离医院很近,步行10分钟就到了。有时候半夜两三点赶回医院会诊后,她骑着一辆摩拜单车就回去了。当时买房子就一个原则,离单位近。她常常沉浸在工作中,8点开始干活,抬头一看,已经12点了。“时间流逝得很快,几个小时过去都没感觉。”她说,“一个月能休一整天就很好了。我是说,上午和下午都不用来医院。”

ICU的活很苦很累,也有不少坚持不了的同事会离职或者调岗。王灿敏不是没考虑过换工作。她在医科大学毕业后先在一家部队医院工作了几年。转业的时候,一个朋友说,你非得干医生吗,换一个行业不行吗?“我想想也是,换一个周末不用上班的工作。”于是她到了一个金融部门干起行政工作,“弃医从金”去了。就这样干了几个月,可是闲下来的周末,她无所适从。

很快,她的老师邢锐再三邀她到省二医工作,指着医院大楼的图纸说,大楼马上就建起来了。于是她就跟着老师到了省二医工作。结果这一忙就是十年了。“这种日子更适合我。”她这样总结。

“因为妈妈是医生”

ICU和其他很多科室不同,这里看不到行走的病人。患者几乎都是绝对卧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来的时候奄奄一息的病人,后来能站起来、走出去了。”王灿敏说有一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大学生因为肾病,来的时候脸都像白纸了,血色素只有2克,气都喘不过来,几乎所有的指标都一塌糊涂。经过他们的努力,他保住了性命,还用英语跟他们聊天。

在王灿敏看来,她看到的不但是患者的康复,而且是生命有无限的可能。他们科室曾经救过一个8岁的小男孩。前两天过小年,这位现在14岁的男孩发了一条微信问候医生们,还发来近照。孩子说自己又长大了一岁,这让大家都很开心。当然,这个看起来不大的科室,在窗外有着家属热切的目光,也承受着很多的眼泪。这里也有很多离别。就在最近,一名26岁的患卵巢癌晚期的姑娘黯然离世,让她扼腕不已。

3岁的女儿已懂事,偶尔会说“妈妈总是上班”。王灿敏只好回答,“因为妈妈是医生。”虽然女儿不一定懂,但是她想孩子有一天会明白。

其实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妈妈。“相对一些人,我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一点,但是我会尽可能陪伴,就算回到家很累也会尽量陪她。”作为一个医生,她觉得自己可能比很多人更加珍惜家人。

“用心关怀、深切治疗”

作为灿敏的老师,邢锐是省二医ICU的科室主任,更是一名老ICU医生了。师徒两人都是工作狂。同事说,邢锐工作起来通宵达旦,甚至几天不睡。刚50岁出头的邢锐两鬓斑白。他有一个同龄的医生好朋友,同事们私下都心疼他,因为他和他的那位朋友比起来看着老了不少。

“治病,社区医院都可以治,但是救命,可能只有在大医院的ICU。”邢锐觉得这是公立大医院的使命所在。ICU是大医院的命根子。

邢锐和医院的众多外科主任、内科主任都是多年的好朋友,合作很好,人缘也很好。“开什么刀,我都给你保得下来。”邢锐非常自信。最近,普外科的医生就做了一例87岁老人家的胰头癌手术。若是没ICU的支持,这刀还不一定敢开。这家医院的ICU已有10年的历史。在这里,一年1100多个病人,死亡的70-80人左右,实际上死亡率并不高。邢锐说,ICU是活命的地方,并非寻常人想的恐怖之地。

在邢锐看来,ICU是一个生命支持的地方,要安全就来ICU。在科室的墙上还挂着用心关怀、深切治疗等科室宣言。

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薛冰妮 高龙 朱璐诗

作者:王道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