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苍老,他儿童,他绝望,他反抗,他孤独,他团结——大卫与他的时代之诗

LCA
02-14 21:07
+关注

他是浪子与圣徒,暴徒与诗人。

2017 年底到 2018 年初这短短几个月里,对于中国的 Hip-Hop 创作者们来说无疑是大起大落的。在这几个月里,资本市场把长期处于地下小众状态的嘻哈音乐包装成了大众流行文化,紧接着,众所周知的原因导致资本退潮,Hip-Hop 好像又回到了地下的状态,甚至面临的压力比之前更大。

然而,这样的大起大落对于真正的 Hip-Hop 文化倡导者们却未必是一件坏事,不仅筛选掉了一大批滥竽充数的跟风者,更让人们有机会去了解真正的 Hip-Hop 应该是什么样的。在这几个月里,诗人、音乐人大卫平静地创作新歌和小说,向人们讲述他的诗,如同他几年以来的创作状态一样,完全没有受到浪潮的影响。

展开剩余88%

又收到你匆忙

闪烁的信

真觉得

字字是禁果 每秒都永恒

——大卫《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大卫现场演出《我老了,我哭了,我恨你》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是迷茫的,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明星都差不多是一个样子,娱乐公司包装出了一个个灵魂缺失的产品,唯一的作用就是吸收消费。这个时代明明信息更加便利人们好像更自由了,可是看到的作品却越来越趋同,毫无创意和真实的表达。这一切是因为那些创作者不敢去面对和创造矛盾与复杂,只会拿出最单调保险的东西贩卖给大众。

你是

恬静孤海中心

一座害羞的罐头小岛

——大卫《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大卫的存在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指明了一种新的可能性,那就是一个深刻的知识分子和一个癫狂的街头艺人如何住在同一个人的身体里。大卫的外在身份是复杂的,音乐人、诗人、导演、艺术家,身份的复杂源于外界给他贴的诸多标签,但大卫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复杂,相反对他来说自我是完整的,只是不同的人会看到他不同的面。

在大卫身上你能感受到不同时代和国家,那些惊艳的灵魂,鲍勃·迪伦、帕蒂·史密斯、莱昂纳德·科恩,甚至阿赫玛托娃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中有人将诗歌与音乐融为一体,引领潮流却带着哲学家的深刻,华丽的舞步演绎的是对社会的怒吼。他们中也有人在黑色压抑的笔法中探索的是人性的希望与美好,那些严肃的提问全部来自荒诞的日常。大卫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们可以不喜欢他,可以贬低、排斥甚至诋毁,却无法忽视回避他,就如同无法忽视回避在他之前每一个充满争议的灵魂一样。

大卫现场演出《独舞之殇》

你的脸颊

对于无神论的我来说

是险境丛生的护身符

——大卫《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在这几个月里,当其他的音乐人们在抢夺资本与流量的时候,大卫在关注着社会事件,他创作了一个关于幼儿园儿童安全的 freestyle 视频,在视频中他用 freestyle 的自由灵魂表达自己对于儿童安全的关注,锋利地抨击着社会的无所作为和隐瞒包庇。这个视频在新浪微博上有几十万浏览,被新浪微博删除后再次上传,又有几十万的浏览。

谁给你苦难

你就模仿谁

谁给你痛苦

你就成为谁

——大卫《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大卫现场演出《杀人》

然而,这些流量数字并不是大卫需要的,他希望人们以此了解到真正的 Hip-Hop 文化应该关注什么问题,应该如何去进行真实的表达。在大卫看来,Hip-Hop 是一种社会诗歌,所关注的不仅仅是被资本市场推崇的流行文化,不仅仅是金钱、女人、豪车和个人崇拜,相反 Hip-Hop 关注街头生活,特别是那些在街头成长的年轻人的困惑与痛苦。在大卫的诗与歌词中,永远不缺少对社会阴暗面尖锐的批判,但又不是流于表面的刻意反叛,而是经过了真正的对人性的思考与审视,这些批判在大卫的创作中变成了艺术的源动力。

有些家伙

平日

十足木讷和真诚

在性爱中

却成了机会主义者

逗吧

——大卫《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2017 年是多事的一年,也是大卫创作的高峰期,他举办了一场音乐、话剧、行为艺术于一体的个人专场演出,发表了自己的第二部诗集《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在年底又连续创作单曲作品,作为他对这个社会当下种种荒诞的抨击和异议。在单曲作品《做爱,做恨》中,大卫唱道:

深夜

有困兽在不停地歌颂

贫穷与富有共同享用的牢笼

你的体温

冰凉的体温

如历史本身

审问着我的灵魂

我的

无能与愤懑此刻化身成温顺

表面在做爱

实际在做恨

……

我依靠着孤独

穿越了时空

你痛恨计划

你是我的听众

你绝望的眼睛

无情的哨兵

你每每赤裸就是一场革命

这是属于大卫的表达,他给听众和读者留下无数的隐喻暗示,那些关注时代的人会明晰其中的所指,而对时代漠不关心的人则只会觉得不知所云视若疯癫。这就是大卫艺术创作完成的最后一步,受众的反馈成为了大卫作品的一部分,他用自己的表达刺痛受众,每个人不同的参与反应就是大卫每件作品最好的诠释。

这样的表达方式让大卫毁誉参半,理解他作品意向的人会感动于他的真诚坦率,而那些伪善的人则会在大卫的作品中体会到讽刺和愚弄,进而转化成对大卫本人的敌意。在各个平台上,最多的负面评论就是“我看不懂你的作品,一定是你有问题”。

不久前,大卫推出了年前最后一首单曲作品《我用怀疑热爱你,你拿诚实报复我》中,这首曲子相对于大卫以往的社会批判作品来说,表达上更加温和细腻。在这首作品中,大卫没有具体所指社会,而是指向了自我,更像是某一个阶段的总结与回顾,在“回归”“放逐”“等待”“改变”这些很私人化的情感叙事中,听者能够更加走进大卫的内心中。

说点儿漂亮话

直到良心来例假

说点儿场面话

依靠虚伪缓解尴尬

我的委屈

有一点儿疯狂

又夹杂着忧伤

像是一个哑巴想演讲

我用怀疑热爱你 你拿诚实报复我

计划成为冰

只为了挑衅火

敌意的微笑与无悔的拥抱

去创造

一个温柔

并且致命的圈套

……

久久等待你

再一次地降临

二十年后

仍然是一见倾心

久久等待你再一次地降临

二十年后

仍然是一见倾心

飞离我身的群鸟

我可以听到

它们在远方的哀叫

飞离我身的群鸟

我可以听到

它们在远方的哀叫

离开这儿的时候

我是个浪子

回来的时候我成了圣徒

浪子与圣徒,这是大卫身体里两个不断躁动的人格,圣徒的他深刻、严肃,带着悲感的挣扎,与这个世界的荒唐和残忍对抗;浪子的他疯癫、随性,舞台上光怪陆离,用诗意的表达讲述那些充满情欲的故事。人们惊叹于大卫在这两种不同的人格间自由切换,而对大卫来说,这两者本就是一体的,圣徒就是浪子的本心,浪子就是圣徒的豁达。

在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季,春节前的最后几天,用大卫的诗与音乐来作为旧一年的告别和新一年的开始无疑是最好不过的,让人们在粉饰太平的迷梦中寻得清醒,又在这一整年“丧”的主题中探索勇气与希望,这是大卫这样一个充满力量的诗人、音乐人的斗争,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件作品,这件作品讲述着大卫思考与表达的故事,也讲述着我们每个人面对世界与命运的故事。

你还可以看:

浪微博:L与CA

徐锦江教你如何欣赏中国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