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草根英雄到封杀对象 没有什么能成永恒

昌西说
02-14 11:42
+关注

第一次听说天佑和直播当中的喊麦文化时,我真心没觉得这能成为一种引爆全网的潮流。因为在满洲这篇没落的土地上,这样的选手在身边比比皆是:学习成绩令人绝望、家庭条件令人担忧、每天吊儿郎当游荡在校园内小青年们,其实就是这一类人。

如果我们细心检索这片地区各个中学的贴吧,关注这些曾经痴迷于“社会嗑”与火星文的这群人,我们不难发现,喊麦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新兴产物,只是在直播产品进入人们视野后,对大众表达的一种形式。而不同于社交归属更强的本地百度贴吧与QQ空间,直播平台让全国的观众看到了这样的魔幻式“表演”。这样的真实生活写照,就成为了全国观众的饭后谈资,及各家媒体追捧的热点话题。

都说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飘起来,何况是身材瘦弱的李天佑。从一夜爆红的小伙到身家千万的大款,天佑到达了常人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高度。作为满洲土地上地地道道的路人甲,天佑无疑要比他身边的同类人幸运得多。

然而,风起风落,变化无常。在2月12日的焦点访谈后,这位火遍全国的社会青年,恐怕再不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曾经吸粉无数,万人追捧的“英豪”,如今变成了一串前端显示404的冰冷页面。

展开剩余72%

为不合理之事安上理由,是一种徒劳

封杀背后,总有伪理中客的声音去探寻,是什么导致了封号和删帖。然而这样的做法实则徒劳:对于一件原本便不符合程序的来说,任何尝试“洗白”的说辞都显得尴尬无比。

他们将天佑被封杀的原因归结于“溜冰”与不正之风,但倘若如此,那么本篇素材的音乐插曲早就应该被封禁,而求生欲超强的祖国万岁GAI也应该从言语牢笼中被放出来。

记得去年在某门户编辑部时,新来的小同学经常在面对有关部门的旨意时,经常的反应是:“这也要删除”、“这也要下撤”。然而,多数人不理解的是,在没有经过司法部门判决下,任何来自公权力的命令在正常的体制下都属于侵犯个人和组织言论自由的典型案例。当年的五角大楼文件事件,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司法部拼到了最高法院。反观大洋此岸,有关部门从不会受到,来自司法部门的压力。

没有人应该被强制喜欢或去憎恨天佑:不喜欢可以不听,但是,他的声音消失了,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对于一个亟待进步和改革的社会来说,天佑所传播的价值观的确“有些问题”:对纸醉金迷生活的盲目崇拜,对女性的偏见,和极强的反智主义都没有在正面引导平台当中的观众。

然而,正如同在美国高举南方邦联旗,在台湾高举五星红旗的声音,不论他们显得多么荒诞可笑,他们发声的权利从不应该在未经司法部门判决的情况下“被消失”。

或许在墙中的KOL的最终归宿,都会是在阵地中“阵亡”,天佑,这个与我们心目中可能被封杀的大V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物,居然步袁腾飞、林夕等人的后尘,也成为了审查制度下的一名殉难者。

不过,在404的公墓里,属于李天佑的墓志铭,却远比不上早于他几个月的先人。人们因为黄丝带记住了林夕,因为精华学校中的历史观记住了袁腾飞,但对于天佑,却只剩下了低俗的喊麦,和声嘶力竭的负能量。

他和他的喊麦走后,我们的娱乐内容,又少了鲜活的一块。我们的业余时光,就只能停留在抗日神剧、情感烂戏、与无关痛痒的主旋律内容当中。喊麦带给我们的真实生活、残酷的社会写照、以及来自草根的呐喊,就这样戛然而止,不再出现。

多年后,当我们回顾这段日子,不但我们会觉得喊麦无比荒诞,这个时代,会显得更加荒诞。

或许有一天他还会回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无比真实的社会人真的陷入了更加迷离的社会。

比钱财更重要的,是留给世界的财富,是被人们记在心中的样子。或许如同快手一样,天佑在饮酒沉醉后也在思索属于自己的转型之路,可惜,在他找到确切的答案之前,就已经没有了“改过自新”的机会。

天佑今时今日的样子,在我们的生活中不难找到同类:有人在职场中谄媚巴结,做出诸多龌龊之事,只为了扩大自己的权势,让自己更加富有强大。有人在生活中,做着心口不一的事情,又往往安慰自己是为生活所迫。

或许,做着这些言不由衷,口是心非的勾当,可以让他们得到一定的报酬,得到一定的“实惠”。不过,如果他们盲目地相信,在他们得到权势后,便可以洗白自己,转化为名利双收,那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从草根英雄到封杀对象,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没有什么能成永恒。良心并不能当成期货一样交易,作为有良知的人,期望各位每天的生活都能无愧于心。

搜狐知道推荐:自我管理-7天自动提升自控力——新精英生涯规划师【橙子学院】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