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艺术大师们的缪斯女神

田艺苗的田
02-14 10:17
+关注

说到秀恩爱,应该再没有比艺术家更浪漫的了,不少艺术家都以自己的爱人或情人为原型创作过作品,他们的笔下是掩不住的浓浓爱意,即使时光荏苒,佳人逝去,你依然是我深爱你时的模样。

夏加尔&贝拉:爱是最好的颜料

夏加尔 《生日》

夏加尔 《蔷薇色恋人》

夏加尔经典的漂浮在空中的吻,充满了神秘、梦幻和甜美,他将一生炽烈的爱都奉献给了妻子贝拉,两人的默契和相知相许给夏加尔的创作带来了无尽的灵感,“爱情”成为他艺术创作的三大主题之一。贝拉19岁嫁给夏加尔,成为他一生中的至爱,多次出现在夏加尔的主要作品中。夏加尔说:“只要一打开窗,她就出现在这儿,带来了碧空、爱情和鲜花。”

展开剩余91%

艺术界夏加尔和爱人贝拉

直到贝拉52岁时,病故于旅途中的一次风寒,贝拉的离去带给夏加尔终生无法摆脱的遗憾和阴影。失去了贝拉的夏加尔,同样在作品中描绘梦境,却再也不能重现自己独特的浪漫色彩。有人说贝拉虽然离去,但终其一生,她都在夏加尔的作品和心中“轻盈曼舞”。

达利&加拉:一生只为一人疯狂

达利《利加特港的圣母》

达利作品中的女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妻子加拉,尽管这个妻子最初是别人的。加拉比达利年长九岁,但一见钟情的两人挣脱了一切束缚在一起,达利与家人断绝了关系,加拉则是抛夫弃子。达利痴迷了加拉一生,其绘画、雕塑、珠宝等无数作为以加拉为主题创造,也正是因为有了加拉他才有无尽的灵感和激情,后来,其作品署名居然是“达利=加拉”。达利说:“画着加拉,我就会接近崇高。”

达利和加拉

达利虽然在艺术上表现出天才横溢的疯狂,在生活却十分依赖着加拉,甚至有时表现出病态的软弱和拘谨,他不断地以画画来渲染自己对加拉的疯狂崇拜和忠贞。加拉去世后,达利也一蹶不振,再无法创作,并在两年后离世。

毕加索&朵拉·玛尔:多情毕加索笔下最重要的情人肖像

毕加索 《朵拉·玛尔》

毕加索 《穿蓝袍的静坐女子》

毕加索 《哭泣的女人》

在毕加索一生中仅被公众所知的情人就高达7人,他曾多次以自己的情人为原型作画。虽然跟随他的每个女人最终都成为了毕加索情感史的过去式,并且因为与其相爱而拥有了坎坷悲惨的命运,但是她们依旧为他着迷,并深陷其中,甘之如饴。

朵拉·玛尔

朵拉·玛尔是南斯拉夫女摄影师、画家,她与毕加索相识于1935年的秋天,在之后长达8年相恋的时间里,朵拉·玛尔成为毕加索最负盛名的肖像画主角。她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与毕加索分享思想的爱人,但是其强烈的自我意识与高傲慑人的性格,却也导致两人原本炽热的爱情,最终变为矛盾,甚至上升为仇恨。最后毕加索另结新欢,朵拉·玛尔承受不了打击,导致精神崩溃。所以毕加索后期所画的朵拉·玛尔的肖像几乎都是极端扭曲和畸形的,充满诡异的色彩。

罗丹&克罗黛尔:“爱过”能否成为永恒

罗丹 《永恒的春天》

罗丹 《永恒的偶像》

法国雕塑大师罗丹和他的模特,同样是雕塑艺术家的克罗黛尔的爱情令人唏嘘。两人之间在真爱和道德之间的游走和犹豫,在“情欲”和“精神之爱”之间的斗争,甚至由此带来的快乐和伤痛都同样刺激着彼此的创作灵感。有人说克罗黛尔与罗丹之间的爱情毁掉了她的旷世才华,情感上的纠缠让其一生孤独乃至最后被送进神病院郁郁而终。

克罗黛尔

罗丹与克罗黛尔相爱期间,创作了以“永恒”为主题的一系列雕塑作品,《永恒的春天》与《永恒的偶像》就是其中两件代表作。这些作品也是罗丹与克洛岱尔爱情生活的反映。

柯克西卡&阿尔玛:用画笔写就的情书

柯克西卡《风中新娘》

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柯克西卡最为人称道的作品便是画有他与爱人阿尔玛·马勒的《风中新娘》。柯克西卡用近乎神经质的粗线条表现出外界环境的狂风乱卷,朦胧的月色照着远处的蓝色群山和峡谷,而一对恋人就在这狂风中相拥而眠,他们的激情弥漫在空中,而内心中涌动的爱意似乎筑成一道壁垒,挡住了那狂暴的风。仔细观察画面中的两个人物,“新娘”安静熟睡,“新郎”却双目圆睁,仿佛预感着不幸就要降临。在扭曲的线条和狂躁的色彩中,似乎可以预见到这一对恋人最终分道扬镳的结局。

柯克西卡的恋人阿尔玛

柯克西卡想要稳定的婚姻,而阿尔玛喜欢自由,当阿尔玛发现怀孕时,却不愿意生下来,他们只有分手这条路可走。这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绝望之余,柯克西卡卖了《风的新娘》用来买马,投笔从戎。不幸地,柯克西卡在战场上受重伤,而阿尔玛也嫁给了“近代建筑之父”格罗皮马斯,两年的恋情就在烽火中正式破灭。

雷诺阿&丽丝:森林中的月之女神

雷诺阿 《戴安娜》

1861年,雷诺阿进入查尔斯·格莱尔的画室学画。他很快与一起习画的伙伴巴吉尔、莫奈、希斯里结为好友,这几位画家与雷诺阿后来成了印象画派的核心。他们喜欢一起到枫丹白露森林里写生。正是在这个美丽的森林里,雷诺阿第一次见到了17岁的丽丝·特蕾儿。从此之后的7年间,丽丝成了雷诺阿的情人和画中的模特儿,就像马奈将自己的情人比喻成希腊神话里的希神一样,雷诺阿也将丽丝形容成月之女神戴安娜,她裸体着坐在枫丹白露的森林中看着一只被射死的雌鹿。

雷诺阿《丽丝(撑伞的女人)》

可惜的是,最终丽丝和雷诺阿的关系走到分手的结局,丽丝在1872年嫁给了一位年轻的建筑师,她还将关于雷诺阿的信件和照片全部销毁了。尽管如此,她却留下了雷诺阿为她画的画。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因为这些艺术品后来给她带来了一笔不错的储蓄金。

莫奈&卡米耶:爱是灵感,她是缪斯

莫奈 《撑阳伞的女人》

莫奈的第一个妻子叫卡米耶,他们相濡以沫,伉俪情深。他们在巴黎相识,莫奈比卡米耶大7岁。少女卡米耶如出水芙蓉,也是窈窕淑女,她如人间精灵般,浑身散发着让莫奈着魔的光彩。他们很快就堕入爱河,仿佛一种光依偎着另一种光。

莫奈《绿衣女人》

1866年,莫奈潜心作画,激情挥洒,仅用几天工夫就创作出了《绿衣女人》。卡米耶做了莫奈的模特儿,她只有19岁,带给他最初的光亮、自信、声誉和幸运。

马奈&苏珊妮:修成正果的模特情人

马奈 《受惊的女神》

在爱德华.马奈的作品《受惊的女神》《The Surprised Nymph》(1861年)里,我们可以看出这种特别的关系。画中的女子曾经出现在马奈的许多作品当中。她的名字叫苏珊妮·利恩霍夫,曾经是马奈和他弟弟的钢琴教师。当时他们住在巴黎。但很快,这个荷兰女人似乎变成了马奈的情人。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位马奈的“女神”,在裸体面对马奈的时候并不会“受惊”,因为他们当时的关系已经十分亲密。

值得高兴的是,马奈和苏珊妮之间并不仅仅是一段始乱终弃的风流韵事。在马奈的父亲过世不久,他就娶苏珊妮做了自己的妻子。

伦勃朗&沙斯姬亚:清纯优雅如花绽放

伦勃朗 《扮作花神的沙斯姬亚》

《扮作花神的沙斯姬亚》是伦勃朗1634年创作的,画中的主人公便是伦勃朗深爱的第一任妻子——沙斯姬亚,这是画家28岁婚后创作的油画作品。彼时新婚燕尔的伦勃朗正意气风发,沉浸在欢乐之中,他在这幅油画中将新婚妻子描绘成古罗马的花神,也是暗示多生子女的女神弗洛拉。

画中的沙斯姬亚身着贴身的金色长袍,头戴娇艳的鲜花,环绕鲜花的是一团柔和的光晕,长袍上用金银线绣着美丽的花瓣,点缀着闪闪发光的宝石。伦勃朗凭借沙斯姬亚家族的关系,得以跻身于上流社会,并获得了重要的订单,这是他人生的巅峰时期,从画面中不难看出他以妻子为荣并得意地炫耀着取得的成就。仿佛要把妻子的生命永远留存在画布上,让人永远记得她的年轻美貌。

鲁本斯&海伦·芙尔曼:歌颂你的文静姿态,也歌颂你的丰满形体

鲁本斯 《芙尔曼和她的两个孩子》

“胖女人”大师、天才艺术家、外交家鲁本斯一生可谓是风光无限,坐拥财富无数,其婚姻也可谓幸福美满。第一任大美人妻子去世后,1630年12月,鲁本斯娶了正值豆蔻年华的妻子海伦·芙尔曼,海伦不仅为他生儿育女,还给他的艺术灌注了更多灵感。此时鲁本斯大量出色的历史和肖像画,都与她有关。

鲁本斯 《芙尔曼肖像》

做巴洛克代表大师的模特并不容易,因为巴洛克讲求的是动态和激情,模特的肢体表现就要很夸张,鲁本斯的两任妻子都不得不在助手、弟子以及木匠等等众人面前装扮成各种被抢劫的、被拐骗的、受侮辱的,甚至不像女人的样子。鲁本斯较少苛求细节,更多的是注重整体和人物的情绪表现。

搜狐知道|超人气宜家招牌瑞典肉丸的家常做法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