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手机搜狐
SOHU.COM

情人节特辑 | 我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你,却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

花花世界,玫瑰最美。著名的华裔玫瑰育种专家林彬,坚持37年,尝试了70多万次授粉,培育出了几十种芳香独特的玫瑰花,只因在年少时初见的那一抹娇艳。他的太太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育种的事业,偶尔也会抱怨说:你的第一个太太是玫瑰,第二个太太是玫瑰,第三个太太也是玫瑰。她却不知道,在林彬的心中,无法替代的玫瑰,其实是她。

以下是林彬在造就的演讲:

我前天刚从峨嵋山下来,走了20几公里的路,就是为了看一眼峨眉的玫瑰。今天和大家讲的是“探寻一朵花的踪迹”。

花是大自然美的代表,能够让人家感觉到幸福,美满;也能让人感觉到自己的不完美。

展开剩余90%

莎士比亚说过:花花世界,玫瑰最美,我认为他讲得非常好。我就是被玫瑰的美震到了好几次。

我出生在中南半岛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国家,叫老挝。那边灰尘特别多、和尚特别多、蚊子特别多,真的是原始、还没有开放的地方。

我的童年就是看野花野草、蟋蟀、泥鳅。有一年,妈妈带我去了波洛芬高原,在那里,我看到了一朵黄色的玫瑰花,我被它的美丽震到了。

当时我就想,如果将来能从事花卉事业该多好、多美。

70年代的时候,我很幸运地来到了台湾,进入了台湾大学园艺系。

当我投入花卉工作,尤其是育种玫瑰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因为欧美先进国家做玫瑰做了200年、100年,而我能不能跟他们竞争,能不能跟他们平起平坐,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世界上已经有2万多个品种的玫瑰,我能够育出比他们好的品种吗?我凭什么能够育出比他们好的花?告诉各位,凭我是中国人。为什么我敢讲这句话?各位等一下就知道我讲这句话的信心基础。

在顺利到了台湾之后,老挝发生动乱,我们华侨受到排挤,只能逃去美国。于是,我以难民孩子的身份到了美国。因为我会讲英语、潮州话、泰国话、老挝话,所以得到了一份高薪的海关翻译工作。

可是,我心里还是想寻找关于玫瑰的工作。我花了6、7个月时间,寄出了超过100份简历,终于得到了一份玫瑰研究助理的工作,时薪是4.6毛,是那时候的最低薪水水平。那时候我很纠结,家人都笑我:白念了台湾大学。

虽然当时我的那份薪水连租房都有问题,但只有我太太和我说:你本来就很想做这方面的工作,去做吧!于是,我每天早出晚归,时间全部都被玫瑰占领了。

我太太开始后悔了,抱怨说:你的第一个太太是玫瑰,第二个太太是玫瑰,第三个太太也是玫瑰。

她真的不知道,在我心目中无法替代的玫瑰,其实就是她。

后来,我去了全美国最大的苗圃公司之一。他们有雄厚的资源,可以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从事育种工作。

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了15年,育出了3个被评为世界金奖的玫瑰品种,还有很受欢迎的“逸美”玫瑰系列。

911之后,一个机构来我们公司问,有没有玫瑰可以代表参与救助的勇者。为此,我们入选了4个很芳香、又具备抗性(抗旱、抗寒)的品种,来特别纪念。

刚才提到,世界上有2万多种玫瑰,我凭什么就能入选杀出来。

最重要的因素是,现在的玫瑰必须要用很多农药去维护它的美丽。未来,我们不需要用农药来美化你的田园,否则在美化的同时也污染了环境。我可能是早期几个看到环保玫瑰潜力的育种者之一。

在做玫瑰育种过程中,当我越研究、越投入的时候,我越喜欢中国。

我到了华山。了解到华山的“华”是花的意思,也是玫瑰花的意思。

甲骨文“华”字是不是像一朵开花的玫瑰树,还有这个瓷器,是7000年前,在泰山脚下挖出来的,上面是玫瑰的图案。这是金庸在北大演讲时说的,考古学家考证华字的来源,说华字就是花,花就是玫瑰。

所以可不可以说,玫瑰是中国的故乡?华山,就是玫瑰山,华人就是玫瑰人。

各位对玫瑰的印象也许是舶来品。但是我追本溯源后发现,现代玫瑰里,至少有62.5%的基因是来自中国的。

因为对中国的感情,2005年的时候,我把以前的公司带到中国发展。

不到一年的时间,因为水土不服,就撤退了,原本期望的收益没有看到,我带了在美国、俄罗斯等都很受欢迎的“爱与和平”到中国,但一块钱专利费都没有拿到。

中国的玫瑰种源那么丰富,市场那么大,但是看到的玫瑰都是洋里洋气的,好多洋名,更凄惨的都是山寨版,山寨人家的,包括我的。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公司第一个裁员的就是我的美国育种中心。那时候我已经56岁了,谁还会请你做事。失业的时候,真是不知所措。不过我想,那个危机正好是一次转机,刚好有机会做自己的事业,成立一个玫瑰育种公司。

为了要做育种,我太太支持我,和我一起去摆地摊、打零工、帮人照看小孩、帮人遛狗,什么事都干。

在我很困难的时候,美国园艺学会颁发了我玫瑰爵士的勋章,这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我利用多年来在玫瑰育种上得到的所有数据,重新整理、组合,寻找哪一些基因可以重组,哪一些基因可以交配。一般来说,很多人在给花蕊交配后,就看天,看上帝给你什么,是一种随机的取样。其实是不对的,这就好像买乐透一样。

育种不是完全随机的,应该是有计划的随机,你必须要找到好的爸爸、好的妈妈,才能有好的组合。

花了三年时间,我终于培育出了flying kiss(飞吻)。还没有靠近这个玫瑰,就会闻到它浓郁的芳香。因此我叫它飞吻。这是我和太太两个人在没有团队、没有资金的支持下,第一个培育出来的品种。2015年,因为“飞吻”,我得到了国际上的奖项。

这是一个很大的鼓励,是我在挫折之后,锲而不舍的坚持才得到的。这个产品出来后,以前裁掉我的老板回来和我说,可不可以代理你的品种。随之,日本、法国的公司都来要代理我的品种。

35年来,我做了超过70万次的授粉,总共超过有700万个种子,育出了30个品种。

作为一个育种者,我希望玫瑰能够让全世界的人享受。而中国的育种者有没有鼓励年轻人从事这个育种的工作呢?这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投入。而且,做出来以后也可能是白做,因为很快就会被剽窃。

于是,中国的育种事业、花卉产业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我们必须要建立更完善的体制,尊重专利和知识产权,才能够鼓励发明。

玫瑰有很高的经济价值。保守估计,全世界大概有2亿个裸根玫瑰,中国大概有1.45亿,占全世界的70%。但是,中国的产能只占美国、欧洲的十分之一到六分之一而已。

我们的农友真的很卖命,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种植,赚的钱就是一个零头。中国消费者也没有买到真正的好花。问题在哪里?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我作为一个育种者的社会责任是,育出好品种,增加农民的收益,让消费者更加享受花的美好。但还不够。

我作为一个育种者,必须要标新立异、开创新的局面,不能够固步自封,老是用祖宗的遗产。

我一直相信,玫瑰的美是文明的动力,我也一直相信玫瑰,代表玫瑰的爱是人类繁衍幸福的原动力,谢谢。

造就玫瑰,改造人生。

对喜欢的人说一句爱的誓言

编辑丨蔡蔡

文字丨方芳

校对丨其奇、LUSEN

廖伟棠:相爱而不相防,婆娑着相忘

程杰:有了爱情大数据,你再不会选错人

造就会员可下载该演讲的完整资料

iOS会员前往APP下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