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史话 | 抗战硝烟里的中国军工传奇(下)

全文共2345字 | 阅读需要6分钟

本文转载自新华文摘历史

小老板建兵工厂

在遥远的大西北,中国共产党治下的军工事业也迈开了新的步子。

1938年春天,一个叫沈鸿的布店学徒出身的五金厂老板到达延安,他被分配到茶坊兵工厂工作。

茶坊兵工厂

这时的茶坊兵工厂还主要是修理枪械,自行生产的武器也就是手榴弹和地雷。沈鸿带来的10部机床和7名技术工人,因此显得格外珍贵。

1938年春天,一个叫钱志道的人来拜访沈鸿。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的钱志道,曾在军工部门研究防化武器。钱志道到延安后,领导就叫他筹建火炸药工厂。但实际上,做防化武器的他,没有研制过火炸药。

他最大的难题是没有机器设备,于是他找到沈鸿。沈鸿一口答应,帮钱志道做机器。

化学厂的生产设备有一些特殊的要求,耐压、耐腐蚀、耐高温等等,要做成功没那么容易。于是,钱志道先根据自己的化学知识,提出设备需求,简单画张草图,沈鸿再拿着草图去研究。

展开剩余82%

用了两年时间,陕甘宁边区的第一家化学厂筹建成功了。

1938年,八路军开辟了一系列新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各部队的军工系统也就此铺开。当时人们研制的一种“无名式”马步枪的外形有点奇特,枪管短,近似马枪,但实际上是一款步枪。它是中国最早自主设计制造的步枪之一,也是世界步枪“轻型化”的先例。

在延安安塞县温家沟村,当地人还记得,曾经的旧窑洞当时叫陕甘宁边区机器厂第2厂,人们习惯叫它温家沟兵工厂。当年,工厂负责人刘贵福就在这里造出了“无名式”马步枪。

刘贵福之子、北方工程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刘国梁说,一度,窑洞里放着满满的缴获的机枪步枪,没人修理,刘贵福等人去了以后,一个多月,就修了100多挺机枪。

1938年11月,日军飞机曾两次对延安进行轰炸,刘贵福受命组织人员制造高射武器。

他们挑出两挺马克沁重机枪,对枪身加以研究改造。六天六夜,改装出两挺高射机枪,架设到山头上。

有了高射机枪的成功经验,工人们想,为什么不可以研制步枪呢?

经过3个月不断钻研,他们真的自主试制出了第一支步枪。因为不知道怎么命名,干脆就叫它“无名式”马步枪。

汉阳造马步枪

当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中共中央在延安桥儿沟大礼堂举办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工业展览会。

在展览会上,“无名式马步枪”特别吸引眼球。最后,它荣获甲等产品奖。

黄崖洞

1938年9月,八路军总部曾在太行山西麓的韩庄村组建了八路军总部修械所,但是屡遭日军侵扰。

1939年6月,黄崖洞兵工厂正式开工兴建。

黄崖洞兵工厂

85岁的八路军兵工厂老战士李宗先说:“黄崖洞山高、路窄,入口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隘口,一人把守百人难入。”

李宗先记得,存放材料的石洞有74米深,40米宽,25米高,不爬梯子上不去。最多的时候,黄崖洞兵工厂有700多人,刘贵福担任副厂长。

一度,黄崖洞兵工厂拥有40多部机器设备,最高年产武器量可装备16个团。

刚上任的八路军军工部部长刘鼎告诉刘贵福一件往事,当年在苏联留学期间,刘伯承曾跟他说,西方的步枪为了加大射程,枪管笨重,后坐力大,并不适合中国人使用。

刘贵福的儿子刘国梁记得父亲曾说,刘伯承主张,只要能打200米,能打准就不错,步枪要轻巧。

因为之前有制造“无名式”马步枪的经验,刘贵福和同事们用了两个月时间,就研制出一种重3.6公斤、口径7.9毫米的新步枪。

在《刘鼎传》作者、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吴殿尧的了解中,刘鼎曾回忆,他把样枪送到八路军总部后,彭德怀、徐向前、邓小平围着武器端详,都夸这武器。

因为它长度不长,还有刺刀,刺刀还能扳回来,还带棱,刺完之后血能放出来,“能自己造出武器了,这是我们党的军队历史上没有的”。

彭德怀特意弄了4个菜,招待刘鼎。

这一天正好是8月1日,兴奋不已的彭德怀说,就把这枪叫“八一式”马步枪吧。这是后来的“八一杠”的来源。

八一杠

后悔多打了子弹

1941年,敌后抗战进入最困难的时期。八路军和新四军的重武器本来就非常少,步枪也做不到人手一支,多年战争下来,这些枪支已经老化,战斗性能非常差。

雪上加霜的是,敌后兵工厂在“扫荡”和“清乡”中,被迫化整为零,生产能力急剧下降。不少技术工人在突围中牺牲,兵工厂不得不从民间招募手工业者来补充队伍。

敌后军工事业一夜间又退回到原点。

与枪械不足相比,更严重的问题是缺少子弹

92岁的新四军兵工厂老战士陈光中记得,自己一直背着15发子弹,有一次,一场战斗下来,“我打了3发子弹,回来挺后悔,我说我多打了子弹”。

如同歌里所唱的,那时候人们被要求“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很多电影中没有表现一个细节——战斗结束后,战士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捡弹壳。捡回弹壳后,先把变形的空弹壳整形,装填进火药,再做个铜帽,把子弹密封。

当时的军事工业普遍使用无烟火药,因为颜色发黄,所以常被称为“黄火药”。生产“黄火药”,正规的化工设备和原料必不可少,但敌后的兵工厂一穷二白。

1944年,美军观察组在晋察冀军区惊讶地发现,早在1940年,这里就靠土办法做出了高品质的黄火药。

87岁的八路军兵工厂老战士、四川核工业局综合处原处长李士勤说,做火药要用硫酸,衣服因此被腐蚀得厉害,“比叫花子还难看”。

新中国建立后,当年黄崖洞兵工厂的人员中,有一部分来到了南京。原来的金陵兵工厂旧址上,再次矗立起新中国重要的军工生产基地。

当年的太原兵工厂旧址上,如今是一座新型的军工企业,这里曾生产出新中国第一门76毫米加农炮,2008年奥运会的礼炮也由他们生产。

江南造船厂一直以舰船生产为主业,新中国第一艘潜艇、第一艘护卫舰、第一艘新型导弹驱逐舰都在这里诞生。

那些在战火中成长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