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手机搜狐
SOHU.COM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生命,并非永不放弃

我花了一个早晨一个中午的时间读了这篇2万6千字的长文。文章象流水账一样的平实、理性,有充满了对家人的责任与深切的关心,作者自己也思考了生命的意义。

在这篇文章中能解读的内容很多。比如从科普的角度:开窗引起感冒是错误的、预防流感最好的方式是接种流感疫苗;比如从医疗制度的角度解读:患者辗转5家医院,拒收、无床、沟通不到位、无药等等糟心的事情,都需要改善;殡葬制度解读:太平间的乱收费等等;从家庭育儿上解读:不应该让老人隔代育儿。

这些都是我们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事情,也都需要我们却思考。但我感触最深的是两点,想跟大家聊聊。

一个成年人如何面对家庭危机

当一个人成年后尤其是接近中年,就会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就要有能力承担家庭的责任以及应付突发而至的家庭危机。

一个人成年是家庭的最强者,身体强壮、有经济能力。而此时的父母已经老迈、孩子尚未成年,都是弱者也都没有或者渐渐失去创造财富的能力。这个时候,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个成年人顺水推舟就要承担三代人的责任

一个小家庭,就是一个小型企业,而这个顶梁柱就像CEO。当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家庭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可以自行运转。大家按部就班的生活着,每个人完成自己的职责,上班、上学、赚钱、生活。

展开剩余78%

任何一个人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被打乱,就成了家庭危机。也许这场危机源头就是一场流感,也许是出门不小心出了意外,也许是其它积劳成疾。现代的中国没有战争,而改变一个家庭最多的可能是疾病和意外。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掌门人、顶梁柱的能力了。

要能调动资金

我们可以是金钱如粪土般清高,但当泰山压顶时,也许金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能调动,首先要储备,也就是一个成年人要积极努力的赚钱,维持基本的生活、孩子教育、未来养老,也能应付家庭危机。作者虽不大富,但有一些财富可以动用,关键时刻可以考虑卖房。

要能调动资源

资源很重要,也许你不认识医生,但至少了解哪些医院是你的最佳选择。即便认识一些朋友,不为了走后门图方便,但可能会给你一些指导,免得走弯路。各种朋友关系很重要。

要能调动人力

未来的家庭都是少子女的,在完全社会化护理、育儿、养老还不现实的时候,有亲戚朋友帮忙总是可以缓解自己的压力的,所以各种亲戚关系要维护好。文章中的虽然岳父有两个孩子,但调动了七大姑八大姨来帮忙。

冷静思考、通盘指挥

最关键的是,在发生家庭危机的时候,要能冷静的思考、能积极与各方沟通、协调。

很多事人生中只遇到一次,而且不能预先彩排,比如家人的葬礼。这种事情非常考验临场发挥的机能。

在危机中,所有的事情交织在一起,一团乱麻,而一个处于顶梁柱地位的人,要淡定、要有条不紊指挥各方。

这不就是一个CEO吗?

当遭遇大病重病,如何选择?

文章中读者写了一段话:“有空了我就写遗嘱,制止花钱给我上刑!” 话说的坚决,但心里没底。万一自己被镇静了:1)亲属想咋整我可没办法;2)医学上手段太多,不可能穷尽所有“酷刑”;想来想去,只有减少保险额度,没钱了也就不会有人上刑了。

这一段话真的值得医和患双方的好好的思考。

医学不断的发展,各种新的治疗方法、新的设备问世,这一方面是人类的进步,患者的福音,人类因为医学的进步寿命也不断刷新记录。但随之而来的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现代医学发展前,人是平等的,富裕的贫穷的,生了病,要么自己好了,要么是等死。医疗措施并不那么昂贵,效果也不那么显著。

而现在不同了,富裕和贫穷在医疗资源的使用上差异太大,结局也确实很大不同。有时候,因为能及时治疗,起死回生,并且获得了很好的生活质量,而没有钱医治的,可能就没有了生存的机会,或者是拖着病躯艰难的生活着,比如心脏起搏器、人工关节等,但也有时当疾病已经需要这些高大上的医疗设备的时候,本身意味着处于严重状态,这些设备也并能妙手回春,如人工心肺机(ecmo)一开机就是6万,每天需要2万元,重离子治疗一个疗程几十万。

我们没有经历过这些治疗,确实也不知道治疗中到底多么的痛苦、恐惧。

其实类似的医疗办法越来越多,医学花大价钱、大力气去延长生命的长度,这些钱只有一部分医保、商保承担,其余的要患者、家属自己承担。因病致贫,这不完全是医疗体质的问题。医学上的手段太多了,手段这个词第一反应不是说治病,而是说渣滓洞中上刑的手段。考验的不仅仅是意志,也是经济能力。

大病当前,谁来决定治疗到什么程度?

家属能决定吗?

每当家属决定放弃的治疗的时候,都承担着骂名,所以有太多的家属宁可倾家荡产、身负重债,也要治疗,不管结局结局,不管患者的痛苦。

自己能决定吗?

有时候能,有时候不能。意识清醒时可以做主,意识不清醒,无法做主。患者自己作为一个完全不懂医学知识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竭尽全力就会有希望,什么情况下拼尽所有也毫无希望。

医生能决定吗?

记得,我妈妈肺癌晚期重病卧床期间,已经陷入意识不清,弥留前一段时间夜夜烦躁,不能入睡,很难判断是否是疼痛还是神经系统的问题。用了镇痛药、吃了输了安定、舒乐安定后依然不能镇静。找医生,医生说“换其他药物也许有效,但也有可能在睡眠中人就走了,你能接受吗?”我刚想点头,表现出我能理解能配合,只要让妈妈不那么痛苦。但我还没有来的及把头点下去,医生接着说:“反正我不能接受”。一句话给我做了道德审判,感觉我能接受妈妈离开我这个事实是多么的残忍、不孝,而再要求医生换更好的药物就有更加残忍的念头一样,让我不敢开口有所要求。

虽然继续治疗并不能扭转乾坤,但似乎延续生命才是医生的职责,医生让患者放弃治疗,似乎有违医学伦理。医生更担心的是不做出更进一步的努力,就会被家属谴责、围攻、殴打。

现在的医疗环境,医生确实在为延长人的生命在努力,但同时处处都要避责,不敢为患者做出最为正确的决策。

最后我想说的是——永不放弃这个词对生命并不合适,总有一天要放弃生命。

所有的人,当你作为患者或者家属的时候,首先要好好思考生命的意义;其次要给你的医生适当的宽松的条件,让他敢为你做出正确的决策。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介绍

王玉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