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手机搜狐
SOHU.COM

医院里的夫妻档 他们的春节这样度过

辛苦一整年,春节已近在眼前。大家都盼望趁着春节放假好好休息几天,陪一陪自己的家人。

然而,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春节或许就像每个工作日一样平常,甚至是一段更为忙碌的日子。昨天,记者走进浙江市人民医院,采访了一批医务工作的夫妻档:他们的另一半曾经在年夜饭还没吃上一口的时候被一个紧急电话叫走;有的已经因为轮流在除夕值班,好几年没有一起吃上一顿年夜饭;也有的老家在外地,因为春节要在岗值班,夫妻俩连续八年没有回去过春节……

记者了解到,浙江市人民医院共有70余对夫妻档医务工作者。我们选取了其中三对,来看一看,他们的春节是怎么度过的。

来不及吃一口年夜饭就被召回 每晚睡觉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

妻子:陈莉 供应室护士 丈夫:徐和平 心内科医生

陈莉是供应室护士,平常负责医疗器械的消毒,她所消毒的器械中的一部分,会成为丈夫在手术台上治病救人的工具。

2006年开始,徐和平夫妇来到市人民医院工作,2018是他们共事的是12个年头。

展开剩余82%

下APP,领双11红包

就在前不久,徐和平二度被评为“十佳医生”。工作上,他们是互相协作的好同事;回到家,则是双方的精神支柱。

在陈莉的印象中,徐和平从吃年酒的饭桌上被一个电话叫回医院的次数太多了,病人是不会因为过年就减少的。

有一年除夕,丈夫刚刚下班回家,她还在厨房里忙活着一家人的年夜饭,没等她做好这一桌饭菜,医院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来不及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丈夫又赶回医院去了。

“对心血管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抢救时间的早晚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徐和平说,除了身体上的劳累,医生这份职业要需要时刻保持精神的高度紧张。

别人睡觉都是把手机设置成静音模式,而徐和平则是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生怕因为没有听到手机铃声而耽误了病人的抢救时间。“每次手机一响,我老婆也要被吵醒,总是迷迷糊糊叮嘱我路上小心、手术小心。”

陈莉说,睡梦中听到丈夫的手机响,既担心他没有睡醒开车不安全,又害怕他动手术的时候因为太困而出事。

像心肌梗塞这样的心血管疾病常常在半夜发作,每当徐和平做完手术回来,都已经是凌晨了。为了不打扰妻子睡觉,他常常轻手轻脚开门,想睡在沙发上凑合一下。可是只要他一开门,妻子就会从卧室出来问他:“手术怎么样,还顺利吗?”陈莉说,其实丈夫被叫起来之后,她也没有睡着过。

一年之中,徐和平大约要完成50多台主刀手术,每年春节的时候是他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因为不少人春节会过量食用油腻食物,而且天气比较冷,这个时间段病人特别多。

陈莉是安徽人,徐和平是湖北人,他们因为春节期间值班,连续八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今年,他们也会一如既往坚守岗位。

春节的急诊室更加紧张 孩子因为想念父母曾在医院过夜

妻子:钱鸳鸳 呼吸二科医生 丈夫:余钊 急诊室医生

这两天,市人民医院春节排班表公布。呼吸二科医生钱鸳鸳的除夕夜要在医院度过,而丈夫余钊则轮到年初一值班,今年的年夜饭,他们只能提前找个日子一家人吃了。

夫妻俩在一个医院上班,但是见面的时间真的很少。钱鸳鸳基本上白班,而余钊所在的急诊室夜班多,每当钱鸳鸳回家的时候,余钊就已经从家里赶往医院了。

对于他们的儿子来说,爸爸妈妈都在的时间是很少的,“白天基本是爸爸陪,晚上是妈妈陪”。作为“医二代”,余钊和钱鸳鸳的儿子已经把父母的排班表都背出来了。有一回在余钊刚要出门的时候,儿子跟他说:“爸爸,你今天是帮班。”“因为帮班可以回来陪他睡觉,而夜班就要整夜待在医院里,他记得很清楚。”余钊说。

对于急诊室来说,春节会比往常更加紧张,酒精中毒、心血管疾病、呼吸疾病常在这个时段“爆发”,所以医生必须随时待命。这个春节,余钊夫妇能够凑在一起带儿子出去玩的时间少之又少。

“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我们带他去哪里,只要陪着他就行。”钱鸳鸳说,曾经因为两个人都太忙了没时间陪他,儿子在家里哭着喊着要找爸爸妈妈。不得已,爷爷奶奶把他带到医院,儿子见到妈妈之后,立刻在医院休息室睡着了。

“我们也挺心疼孩子的,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肩上就扛着责任。”夫妻俩共同说。

三天假期两天花在路上 还是想回河南看看家人

妻子:周秀杰 综内科医生 丈夫:孙文里 中医伤科医生

周秀杰和孙文里都是河南人,每到过年,他们的心里都很过意不去。

“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回老家了,今年家里几位老人身体不太好,今年想回去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周秀杰说,这次春节,他和丈夫的假期比较多,两人重合的假期有三天,如果天气好,高速不堵车的话,他们还是有可能回一趟河南老家的。

虽然在路上来回就要耗费两天两夜,真正待在家里的时间只有24小时,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带着两个孩子回一趟老家。

这对80后夫妻刚刚生完二孩,按照规定,周秀杰每天都有一小时的哺乳假,但周秀杰从来没有休过。她所在的科室,病人的情况都比较严重,科室人手紧张。所以,她一周至少要上两个夜班。

“我的日常,就是等她下班。”孙文里说,每次下班之后,他就开始在车里等着妻子,“她经常跟我说等十分钟,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打底。”每次门诊来了个病人,周秀杰都不忍心放下他们去吃饭,即使已经过了看诊时间,她还是会耐心地给他们检查,“如果不给病人看,他们下午要再来一趟,不方便。”

同为医生,他们觉得这个职业没有真正的休息时间。大家都放假的时段,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个“灾难”。 因为春节天气冷,老年人免疫力底下,医院的人数会比平常多,看诊的时候他们可能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周秀杰记得,她有一年在拜年的时候被紧急召回医院,当时来不及把孩子放下,是带着丈夫和孩子一起来医院的。

“我们自己对医生这个职业比较认同,倒也不觉得辛苦,但是对于家里人,真的太亏欠了。”年前,他们的长辈中有三个人身体都不好,家里打电话通知之后,夫妻俩也没有时间回老家,“说白了,见一次少一次了,所以无论是待一天还是半天,我们都想回去看看他们。”孙文里说。

原标题:医院里的夫妻档 他们的春节这样度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