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些暴富方式你绝对想不到,是致富神话还是噩梦一场?

倾家荡产

2016年7月份以来,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陆续接到报警,报案人均称自己被一个名为“多乐”的彩票网站坑了不少钱。

受害人大多是看到一些宣称“教你赚钱”的文章,添加了文章中提到的QQ号或者是微信号,与一位推荐人取得了联系。

这些推荐人头像都是些年轻女子,朋友圈都是豪车、奢侈品的照片,他们都声称自己通过一个靠谱的项目,轻轻松松月入百万。

“美女”推荐人不遗余力的向受害人介绍这个投入少、赚钱快的神秘项目,等受害人想要进一步了解,就把彩票网站介绍给他,将受害人引诱到圈套中。

网上有关“多乐”彩票骗局的举报线索越来越多,受害人来自全国各地。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网址,丽水警方已经无法打开“多乐”彩票网的网页。

警方向重庆福彩中心发去公函,请求证实“多乐”彩票网站是否具有“重庆时时彩”的网络经销资质。

得到的回复是,“重庆时时彩”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在重庆所辖区域内发行的彩种,且从2015年2月初就已经全面停止网络销售彩票。

警方还了解到,因为互联网销售彩票乱象环生,早在2015年国家八部委就已经联合发出公告叫停了互联网上的彩票销售。

这些都证实了这个叫“多乐”的彩票网站是一个非法网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黑彩”。“多乐”这家网站已经销声匿迹,为了查明巨额彩金的流向,丽水莲都警方展开了调查。

“幽灵”账号

警方调查后发现,这些彩金最终流入的是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开户的一个企业的账号,可账号注册时提供的并不是真实的企业信息。

交易记录显示,彩金进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后,会在短时间内转给一些个人的银行卡。经过初步统计,这样的银行卡有80多张,卡主的身份也没有重复的。

随着调查的深入,串联起来的数据让警方感到非常震惊。有人利用这些空壳公司在不同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开了20多个账号,不到一年这些“幽灵”账号的资金流水就超过了20亿元。

鉴于案情重大,丽水莲都警方迅速抽调警力成立了“705”专案组展开侦查。

一个任务:取钱

从“黑彩”的彩金去向入手,专案组很快发现了“黑彩”网站的洗钱途径。网站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资金流转,彩民的钱付给支付平台后就被迅速转账到600多张不同身份的银行卡中。

这些收转账的银行卡开户银行遍布全国,专案组调取交易记录后发现,钱转账到银行卡一两天后,就被人从银行的柜台或者取款机上取走了。

取款人的踪迹遍布全国,专案组从收集到的取款视频中分析确定,犯罪团伙一共有8个马仔在全国各地执行取款任务。

“美女”推荐人

马仔行踪诡秘,在锁定钱款最终去向的同时,专案组开始对犯罪团伙中的“美女”推荐人展开调查。

警方调查后发现,这30多个人就是小方和老刘遇到的那些“美女”推荐人,是武汉一家名叫鑫欣海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职员,也就是“黑彩”网站的营销团队,文字中提到的“丽姐”,叫孙雅丽,是营销团队的头目。

此后,随着警方发掘的数据越来越多,关于这些“黑彩”网站的规模也越来越让人震惊,这个团伙操控的“黑彩”网站竟达50多个,初步统计涉案金额已经接近80亿元。

幕后操盘者

结合所有线索,警方锁定了湖南新化籍男子刘雪龙,怀疑这名男子就是“黑彩”网站幕后操控人。

警方发现,刘雪龙与孙雅丽联系密切,对武汉营销团队有直接领导权,8名取款马仔的最后去向也指向了刘雪龙。

经过4个月的侦查,警方最终确认,刘雪龙就是“705”专案的1号人物,他运营着50多个“黑彩”网站,操控的犯罪团伙涉案金额接近80亿元,组织和人员分散在全国各地,像孙雅丽那样的营销团队在全国有7个。

铺满床的现金

为了彻底摧毁“黑彩”网站,将犯罪人员抓捕归案,专案组精心设计了抓捕方案——青盲行动。丽水莲都警方集结了辖区内几乎所有的警力,奔赴全国十几个省市实施抓捕。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00,8个战区同一时间开始行动。

在湖南长沙一个高档小区,刘雪龙的家里,警方很快控制了他,并在其家中的保险箱内搜出200多万元现金。此外,刘雪龙还把大量黄金制品藏到天花板吊顶的隔层里。

在刘雪龙其他两套房子里,每套房子里都摆放着一个高度接近1.7米的保险箱,打开它就会看到现金塞满了整个箱体。

第一套房产中警方查获了1400多万元现金,在另外一套房产中,警方看到了更加令人震惊的场景。

刘雪龙初步交代,这4000多万的现金都是马仔近期打给他的钱,他把这些钱全部取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存。

这次“青盲行动”,全国8个战区统一收网,最后直接查扣非法所得现金4717万元,黄金7.5公斤,专案组申请了运钞车将钱运回丽水。

专案组统一行动之后,冻结了犯罪团伙资金7000多万元,查封房产18套和数辆高档轿车,追回了大量的非法所得。

黄粱一梦

刘雪龙,1988年生,老家在湖南新化的农村,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他从小学习成绩一般,初中辍学,15岁就到各地漂泊谋生计。

2016年他应聘到一家“黑彩”网站,打着正规彩票的招牌,靠着数万人的损失实现了自己的“暴富梦想”,最终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2017年年底,有关刘雪龙黑彩团伙的系列案件陆续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法院先后对黑彩团伙的成员做出判决,黑彩网络营销团队的头目孙雅丽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处罚金人民币四十四万元。

“黑彩”网站的二把手阿宏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

对于黑彩网站的幕后老板,也是巨额彩金的最大受益者刘雪龙,法律也做了严厉的惩罚。刘雪龙犯非法经营罪和诈骗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亿十万元。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

Q1: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曲老师,刚才我们提到在2015年4月,国家八部委联合发布公告严禁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当时八部委出台这样一个严厉措施的背景是什么呢?

A1:2015年以前互联网真的发展非常快,我们叫互联网+,当时出现了很多的乱象,特别是有一些(利用)互联网违法犯罪,比如说像诈骗、私自销售私彩、自己设立一个彩票、还有一些把境外的引进来,所以一律禁止是不得已的一个措施。原则上讲,日后恐怕不会大规模地开放互联网的这种发行渠道,因为我们不可以想象,让任何一个人,特别是青少年和一些自制力弱的人随时随地地可以通过互联网去和博彩挂钩。

Q2:曲老师,“黑彩”网站欺骗受害者的套路不见得有多高明,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因为它倾家荡产?

A2:“黑彩”的性质其实很简单,就是未经政府批准的私下设立的彩票业,它没有任何监管。他想让你赚钱就让你赚钱,他想让你亏钱就让你亏钱,所以最终参与的人,要么就是犯罪人跑路,要么就是设局作弊让你的财产最终遭受损失。那不是去投资,不是一本万利的一个生意,它是一种消费,你不能把它作为生活的来源,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上面,那是不可以的,在这一点上大众要树立这种观念。

延伸阅读

亲历者讲述"黑彩"危害:

输光钱过得"人不人鬼不鬼"

近日长春市民李先生在黑水路附近发现一家“黑彩票站”,里面售卖“缺一门”和“快乐3D数字游戏”等非法彩票。卖“彩票机”的商家表示,机器可操控,“杀大赔小”保庄家赚钱。在相距几百米的位置内就有两家这样的黑彩票站。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曾经做过黑彩生意的老赵,以及被黑彩坑得穷困潦倒的保安小刘,记录下他们与黑彩的故事。

昔日黑彩老板:

面对诱惑自己也失去理智

老赵的老家在黑龙江一个小城市,他在十年前接触到一种黑彩———“缩水彩票”。“举个例子,都是以福彩3D开奖号码为基准,可以单独买一个号,或者更多的号,只要押中,庄家就会按赔率付给投注者。”老赵说,“当时我是开彩票站的,后来听人说起缩水彩票,发现这个比卖正规彩票更挣钱,就动了心。”

“怕被抓!”老赵坦承最初内心非常忐忑,但丰厚的利润让他将惶恐抛在脑后,“正规彩票是2块钱一注,我卖的是60块钱起投,只要押中一个号码就拿180元,很快很多彩民都聚集在我这,每天投注量少则万八千,多则五六万。”

老赵其实没有能力支付中奖彩民的彩金,他上面还有更大的庄家,自己只是负责招揽生意,将彩民的投注款通过网银转给庄家,庄家会按照他名下彩民中奖的金额,将彩金打到他的账上,他则会得到相应的提成,每天少则千八百,多则三四千。

“我卖了三年黑彩,看到那些中奖的人,心里也痒,忍不住跟他们一起投注。”老赵说,“有一次我连续押一个号,但一直没中,第一天押1000,第二天就是2000,倍投到第八天,就投入将近30万元。”

老赵说,倍投如果中了,肯定能回本,但第九天他没有继续投下去,没想到那天开奖结果恰好有他之前投注的那个数字,“当时整个人都蒙了,几年攒下的钱全都打了水漂……”

老赵也见过因为玩黑彩倾家荡产的彩民。“他是一两个月输掉了20多万,没想到我最后也疯狂了一把。”

后来,老赵深深地感到黑彩这东西害人害己,便将彩票站出兑,不再有任何瓜葛。

迷恋黑彩的打工者:

自己过得“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在长春市北部一个小区当保安,才30岁出头的他身材消瘦,眼窝深陷。“看我这样子是不是以为我吸毒?我连烟都不会抽,现在这样子,都是黑彩弄的。”小刘说。

他家在辽宁省农村,2016年以前在南方闯荡打工,一个月有4000多块钱的收入。“工厂旁有一些彩票站,我会买一两注双色球或大乐透。”小刘说。去年底,他看彩票站有人玩黑彩,“就跟你们报道中提到的彩票机差不多,每天开奖期数特别多,玩法也挺灵活。”

小刘说,“最初我每次投注10块或者20块,第一天就赢了300多块钱。”

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投注额从每次几十块发展到一两千。“我最多一天赢一万多。”小刘说,“一个多月我赢了五万多,还买了辆二手捷达。”

但“好运气”没有一直眷顾小刘,今年年初开始,他输多赢少。“三天,我就把之前赢的钱全输掉了。”

赢的钱输光了,他开始投入自己的积蓄。“基本上每次投注都是最高限额,总想一次翻本。”小刘说,“后来我办了几张信用卡,透支了将近5万块钱,还借了些小额贷款,但结果还是一样……”

为了躲债,小刘离开了南方,只身一人跑到长春打工。“现在一个月不到2000块钱的收入,还要还债,每天睡不好吃不下,变成了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刘说。

黑彩危害令人震惊

“开黑彩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老赵说,“我虽然没参与过这个缺一门,但频率高押注大,老板肯定赚翻了。”

老赵说,过去黑彩庄家需要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否则一旦无法兑现彩金,积累的“信誉”都会泡汤。“但这个缺一门估计有几万块钱就可以开。”老赵分析说,“3分钟一场赌局,一小时20局,就算他每天从早八点营业到晚八点,12个小时就是240局。”

老赵算了一笔账,虽然有赔有赚,但在客源稳定的情况下,保守估计老板平均每局赚50块钱,一天收入就会过万,一个月赚三四十万不成问题,到最后只有老板才能赚钱,参与者几乎没有不输钱的。

“政府应该严厉打击黑彩,太坑人了,会带来很多不稳定因素。”老赵说。

对于黑彩,小刘则表示,千万不要沾染它,自己就是活生生的教训。“久赌无胜家,一旦迷上黑彩,真是万劫不复,我的生活都毁了。”

来源:浙江普法、今日说法

编辑:傅德慧 石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