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买一张年画让一年似锦繁花

特约作者:暖 暖

好像,只有在乡下,年画才红火。

幼时,腊月里随大人们到崞阳城置办年货,街上隔不多远就有一家卖年画的,花花绿绿,地上铺开一大片。跟前,人也挨挨挤挤。

哎哎,这张!还有那张!

挑好,卷巴卷巴,再拿绳绳拴两遭,回家后先搁到空屋里。

打扫完家,取过画来,再找出早备好的图钉。一人按着画在白凌凌的墙上比划,一人站远了看:高了高了——左边儿低一点——好!

“啪啪”按上图钉。家里登时就有了喜气和新气,也就有了年味儿。

年画,自然是年年要贴的。

常贴的,有福禄寿三星。中堂样式,两边有对联,顶上有横批。

我老搞不清画里的星们谁是谁,大爷(伯父)瞄我一眼,又拿手在画上戳戳点点。

展开剩余79%

中间这,拿福字抱娃娃的,就是福星;右边这穿官衣裳拿如意的,是禄星;左边这个,是寿星,你不看拿的寿桃?

寿星我是能认得的。

有专门的寿星画儿。画上的寿星慈眉善目,额头饱满高达,白须飘飘垂下,一手拄着龙头拐棍儿,上头挂着宝葫芦。一手托着一个硕大的桃。

周围呢,还有仙鹤。一只大些,单爪独立;远些的,算是天边吧,还飞着几只……

说起仙鹤,还有一种专门拿仙鹤做主角的画:松鹤延年。松是长青不朽的万年松。鹤呢,自然是仙鹤,红嘴白足地立在那里。

这画,也多是“中堂”。姥爷家的外间就年年贴着这样一副松鹤延年。画下头,摆着一张长条桌,桌上一左一右,常年摆着两个花瓶。正月时,中间就加了香炉,多了袅袅的香烟……

也有风景画,亭台楼阁,黄果树瀑布。在偏远的乡下人家里,墙上贴一副这样遥远地方的风景,说不出的亮堂。

还有红梅报春,或者喜鹊登梅。

家乡地处晋西北,梅花是没有的,但喜鹊却多,老家把喜鹊叫:鸦雀。经常,突然听到“喳喳”的叫声。赶紧跑到院,前后左右睃树上——乡下人家,房前屋后,有不少树。

那那。鸦雀在那了!

“鸦雀喳,谁来呀?”

再就是戏曲年画。龙凤呈祥,梁山伯与祝英台,白娘子和许仙……

我家旧宅墙上,有一副白娘子与许仙的年画,贴了一年,第二年拿下来,用浆糊粘死在炕角墙上,当了炕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睁眼,就能看见许仙和白娘子依偎在伞下。最初只隐约知道白娘子是蛇,很为许仙捏过一把冷汗。

紧挨着这副画的,还有连环画一样的孟丽君画儿。

最多的,恐怕是各种胖娃娃年画了。

一个或几个大胖娃娃,系着红肚兜,骑着或抱着大红鲤鱼,周围满满的珠宝,上头还写着字:年年有余或四路来财,八方进宝。

有一年正月,跟新婚的本家哥哥嫂子去别人家拜年。一进门,那人家墙上贴着的,就是一个白胖小子怀抱红鲤鱼的年画。

哥哥趴在嫂嫂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嫂嫂飞快地瞟了一眼画,脸红了。

我急着问,甚甚?

没人理我。

回了家问娘,娘呵斥我,小娃娃家瞎操甚心!

不说算了,又不是好吃的!渐渐也就忘了这回事。

直到某一年看到一组民俗画:乡愿。

画上有蝙蝠、红鲤鱼、石榴、喜鹊、红梅、玉如意、桃、胖娃娃……

底下写着小字:福从天降、喜上眉(梅)梢、鱼跃龙门、事事如意、榴开百子……

我突然想起了久远以前自己急切地问话:甚甚?

白胖而咧嘴笑的男孩,自然是健康快乐的。鲤,又是喜欢逆流而上的鱼种,民间长久地传说着它的“鱼跃龙门”——生一个健康快乐的男孩,长大之后,鱼跃龙门。

松鹤延年的长寿,喜鹊登梅的红火和喜气,戏曲人物的恩爱,风景或静物的亮堂安宁,还有福禄寿星、健康长寿、多子多福、加官进爵……

哦哦。

年画,年话,是对岁月的美好期许啊。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暖暖,本名任高敏,70后,祖籍原平南村,现居怀仁。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