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是杭州的记忆,也是你的芳华

近期,文艺片《芳华》上映,

触动了大众心灵,引起了强烈共鸣。

这部片子讲述的是70年代到2016年的故事,

前后跨越了四十多年,大约半个人生,

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故事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片段、

没有什么奇迹般的转折,

有的只是大部分人都经历过的

青涩、懵懂、冲动、抉择以及无可言说。

但就是那个年代这样平凡的故事

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

展开剩余92%

忙碌一生,偶尔停下脚步,回首过往,

你会发现那些落后的岁月隐约在了记忆之中。

只有照片,能够唤起,

只有文字,能够唤起。

那个时候的杭州,那个时候的你,

还记得吗?

小尚有台时光机,

跟着小尚看下去,

小尚可以带你回到过去,

找回那些被岁月隐没了的天真浪漫。

▼▼▼

那时候,

去花港观鱼玩是要买票的,

五分钱在当时也不算少了。

那时候,

夏天在钱塘江浴场里游泳,

欢快的度过一整天。

那时候的少年宫,

排队玩“登月火箭”。

那时候公园里的标配大铁鱼,

小孩子最喜欢在里面钻来钻去。

那时候的水上娱乐,

碰碰船,

是那时候最刺激的娱乐项目了。

那时候,

有相机的文青都喜欢在西湖边上拍摄,

让人羡慕极了。

那时候,

武林广场上就有一大帮人跳广场舞,

非常震撼!

那时候的西湖边,

游客不多,

杭州人可以随时起舞。

那时候,

时髦青年聚会的场所:

西湖电影院对面的宣传栏,

不要太潮哦!

那时候,

很期待学校组织的春游,

可以出去玩,野餐。

那时候,

买彩票都是在街头摆个摊。

那时候,

偶尔能去胜利剧院看场电影,

是很奢侈的!

那时候路上车很少,

出行基本靠自行车。

那时候,

杭州第一条无轨电车入驻,

全城欢呼。

龙翔桥公交站

武林门长途汽车站售票

那时候,

没有动车和高铁,

一辆绿皮火车能带我们去远方。

那时候,

还有售票员在车上售票。

还记得当时售票员的票夹吗?

夹着不少票子,

当时觉得这个小夹子能值很多钱。

那时候的交通安全警示海报。

那时候,

最开心的就是逛街了,

可以看到千奇百怪的商品,

但又舍不得买。

那时候,

夏天逛百货是很惬意的,

因为可以在里面乘凉。

那时候,

杭州街头有不少小人书摊。

那时候,

平海路的浴室门口,

大冬天队伍要排一个小时。

那时候,

去岳王路花鸟市场的金鱼摊,

逛一圈也是不错。

那时候的新闻多值钱,

大街上排队买报纸。

那时候,

年糕是手打出来的,

冬天必囤的粮食之一。

还有酱肉酱鸭都是自己做的。

那时候,

咸白菜真的是用脚踩出来的,

和冬笋一起蒸,鲜掉眉毛。

那时候煤气灶不多,

大多数人家吃的都是柴火饭,

下面煮饭,

上面还能蒸七八个菜。

那时候,

街上有很多“爆米花”,

“pong”的一声巨响,

米就变成脆脆的米泡了。

那时候还在烧蜂窝煤。

那时候的吴山烤禽,

没想到火到今天。

那时候,

最奢侈的饮料是这个,

后来看《家有儿女》

还老羡慕他们每天都能喝这个......

那时候,

吃完小零食还有惊喜,

最爱把它们贴在本上召唤神龙。

那时候,

爸妈都说棉花糖脏,

但我们还是很喜欢吃。

那时候,

杭州人用的第一台洗衣机是金鱼牌的,

功能不多噪音还大。

那时候,

西湖牌电视机

可是有钱人才能买得起的大件!

那时候没有手机,

流行去电话亭打电话。

所以那时候的人基本很守时,

前一天约好的时间地点,

不能临时变卦了。

后来有了大哥大,

大家开心坏了,

拉出长长的天线,

在人群里喊上一句:

“喂!喂!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那时候,

谁能拥有录音机、传呼、随身听,

谁就是最fashion的。

那时候,

妈妈没事就会坐在缝纫机前做起针线活,

这意味着又有新衣服了!

那时候,

没有什么“杨树林、前男友、香奶奶”,

一盒百雀羚、一盒孔凤春就非常知足了。

那时候的大美人挂历!

家家户户门后都挂着一个,

然后把去年的挂历用来包书皮。

那时候,

搪瓷脸盆绝对是每家每户的生活必需品,

颜色大多是红色,

还会印着红色的囍字!

那时候,

用水缸储水,

夏天被太阳晒过的水缸,

到傍晚可以直接用温水洗澡。

那时候,

用的都是这种张小泉剪刀,

缝纫、杀鱼都可以用它。

那时候,

娶亲的队伍是这样的,

大包小包的棉被,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那时候,

不觉得上学是件开心的事,

但是现在却最怀念上学的时光!

那时候的课桌都是木质的,

那时候,

总是为谁超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而争吵。

浙江医科大学,

现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

杭州师范学院

浙江丝绸工学院,

浙江理工大学的前身

那一年,

家里还没有电脑,

最开心应该还是学校开电脑课,

虽然不能联网,

但是就只玩字母游戏也是很开心的!

那时候,

女生最喜欢玩的就是跳皮筋,

课间必须来一把。

那一年,

我们玩的是只有一个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

电子宠物里的小宠物得天天照顾着,

它特别容易死~

那时候,

买了偶像的磁带如视珍宝,

结果听腻了就把磁带扯出来玩~

那时候红领巾一人只有一条,

生怕弄丢弄脏了。

最吓人的是家长签字,

签一个“阅”字或是家长大名。

有时候让字迹成熟的同学代签,

还要随时担心被老师发现。

我们还有许多集体活动,

比如运动会,

广播员说的开幕词都是从各班“投稿”上来的,

风格类似于:

“看,正向我们迎面走来的是XX班的同学,

他们喊着嘹亮的口号,通过了主席台……”

开学前一天叫返校日,

好久不见的小伙伴都来了,

甚是想念。

然后就是发新书,

看看有多少篇文言文,

接下来就是轰轰烈烈的包书皮运动……

那时候还在建设中的杭州

那时候的保俶塔

灵隐寺

老城站

湖滨

龙翔桥

武林广场

河坊街

鼓楼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

虽已面目全非,虽仍谈笑如故,

但不难发现岁月在给人们带来了深刻皱纹的同时,

也给社会带来了新的变革。

时代在进步,人类在发展,社会在前进。

过往,就让这些终会泛黄的老照片留住,

留住这一代的芳华。

来源:区风旅局 杭州旅游发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