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日本街头穿和服的人随处可见,现在连机器人也穿上了。

和服这一日本传统服饰,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并且与寿司、神社、歌舞伎等等一样,成为了日本文化的象征之一。如果一个外国旅客来到日本,却没见到身着和服的日本人,自己的猎奇心得不到满足,想必会大失所望吧。

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美,现代人的着装都已经和千年前大不相同,趋于同化。因此才诞生了「古装剧」这个名字,在平日里穿上「古装」,多少总会吸引周围人的注意。

但在日本一些祭典、仪式上,穿和服甚至是一种要求或规范。有些年长者还会以和服作为自己的日常着装。在影视剧中,黑道的手下往往黑西装、黑墨镜,但头目却几乎往往是个穿着深色和服的老人。大街上看到身着和服的人是非常常见的事。

展开剩余82%

为什么和服能够在日本一直流传至今?慈祥的老太太和凶恶的黑道老大,为什么都能穿和服而不显得突兀?和服的边界性到底在哪里?或许这些疑问都可以在一个名为「和服机器人」(KIMONO ROBOTO)的展览上得到解答。

该展览于去年12月在表参道ヒルズ本馆正式开展,展会上的和服由国家指定重要无形文化财产保护者,也就是那些被认定的匠人们制作,其中几位甚至是专门给皇室制作和服的匠人。拥有四百多年和服制作历史的京都老铺「千总」,也为展览献上了当家产品。

千总 束熨斗文样振袖

千总创立于1555年,制作的「纹缩缅地熨斗文友禅染振袖」被评为日本重要文化财产。而展会上的这件和服,是千总的职人们,在和服历史研究的专家河上繁树教授的监修下,将江户时代的「束熨斗文样振袖」重现于世。因重新还原了几百年前的纹样,这件和服也被认定为重要文化财产,并被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

小松隆雄 浪華本染浴衣

村井治生 西阵织

村井治生是和服西阵织的专家,西阵织是最高规格的和服之一,制作工艺不仅复杂,而且需要职人像计算机一样进行精密地计算。因此像村井治生这样的西阵织专家凤毛麟角。他尤其对西阵织中的能装束(表演能剧时的着装)非常有研究,片山家是京都历史上观世流能剧的其中一派。村井治生将片山家的能装束在当代完美地还原了出来,因此获得了「西阵织制作部门传统工艺师」这一认定。

柿本市郎 加贺友禅

加贺友禅最大的特色是写实的花纹,笔画细腻、颜色丰富。柿本市郎师承自已故的人间国宝——木村雨山,和已故的加贺流和服大师能川光阳,制作了这件为数不多的正统加贺友禅,也被评为了石川县无形文化遗产。

樋口隆司 小千谷缩

竹田浩己 有松鸣海绞

这件有松鸣海绞由老铺「竹田嘉兵卫」提供,竹田嘉兵卫创立于庆长13年(1608),至今已超过四百年的历史。这件和服制作工艺非常复杂,对材料有特定的要求,而且需要用到五种不同的编织技艺。即使是在竹田嘉兵卫这家四百年的老店,现在也仅仅只有两人能够制作这件和服。

展览上的有几件和服,采用了和江户时代一模一样的制作工艺和材料,忠实还原了历史着装。由于制作工艺繁复且精细,对职人的要求很高,多的一件甚至花了两年时间才完成。

展会的主办者为了向世界传达和服的美,请来了一众外国人参与展览的策划,比如冰岛歌手 Björk,德国摄影师 Peter Lindbergh,法国策展人 Alexandre de Betak。总之怎么混搭怎么来,毫不顾忌和服是日本的传统服装。歌手 Björk 还亲自上阵,穿着和服拍摄了一则 MV。

冰岛歌手 Björk

最为惊人的一点是,和服的模特不是真人,而是选择了机器人。和服与机器人,一个传统一个现代,一个温暖一个冰冷。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甚至处处矛盾,但当它们结合在一起,却冲破了矛盾合二为一。就像黑与白,原本站在对立面,合在一起却变为了太极,浑然天成。

无论多大的违和感,都能瞬间消除,这或许是和服不可思议的魔力。同样是机器人,如果裸露着金属外壳或是穿着现代服饰,或许会给人强硬的科幻感,但绝不会让人觉得温情。

而和服机器人却做到了,它不再显得那么冷酷,而且在没有任何显示屏和动作的情况下,让人自发地觉得「它可能在思考」。如果要给机器人挑选一件着装,使其和人类的差异尽可能小,那和服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杭凯 / text

《知日 · 源氏物语,一本满足》特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