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罗布泊日记:遭遇沙尘暴,我们险些迷失了方向

早上起来,所有的人、帐篷、行李都完好无损。此刻风势略有减小,但天空依然沙尘弥漫,模糊一片,能见度仅为百米左右。在沙尘中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下在沙尘暴中罗布泊荒凉、暴虐、怒吼的真实一面。大家想来心中还有几分庆幸,如果来罗布泊没遇上沙尘暴,倒好像是去北京没去长城一样。看了多日的蓝天白云下的罗布泊,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我们终于有机会体验到它的另一副面孔,也让我们对它有了更真切、更全方位的感受。

天很冷,风带着沙子依旧劈头盖脸的扑过来,大家就着沙子匆匆吃了早饭,匆匆上车。但没有想到沙尘暴带给我们的麻烦依然继续。车在猛烈的沙尘暴中行驶,深切感受到它遮天蔽日的力量,所有的道路和参照物都被遮挡,寻找方向、寻找道路都成为大问题,就连我们经验老道的向导李大哥都感到了严峻的考验。

营地到太阳墓仅3公里路程,也就这3公里,我们的车绕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期间,第一辆李大哥的车突然在后车镜看不到后面两辆车的踪影,车停下来等待,还没见有车跟上,大家有点担心,这样的天气真丢了可怎么找啊?使用车台对讲,对方车无反映,大家更担心了。李大哥决定原路返回寻找,但哪条路是原路呢,不知道车朝什么方向开去,坐在车上的我们早已方向全无,只能四处极力张望寻找车的影子。幸运的是在一段路后,我们找到了那两辆车,由于一辆车陷到了沙子里,他们将车推出来后又看不到头车的方向,就索性原地等候,直到我们找到他们。

展开剩余56%

太阳墓是1979年冬被我国考古学家所发现古墓沟墓地中的一种,呈现在我们眼前真实的太阳墓和我们以前看到的图片大相径庭,盗挖盗掘及各种人为破坏极其严重!最大的一座墓的7圈环状木桩,现在仅剩下半圈,有些还被拔出来倒在那里。除了其中两座墓还能大致辨认出是太阳墓外,其他都已经完全看不出痕迹。粗略地看了看太阳墓,风暴中的我们无心细细品味,赶快上车离开,似乎想逃离开沙尘暴阴霾的笼罩。

解放军医院旧址是向导推荐我们去看的一处历史遗迹。和昨天看到的营房一样,剩下的也都是房屋的废墟,但那一片残墙断壁让我们非常震惊。房屋的数量和规模让人完全可以想象当年医院的规模庞大,想象到这里曾经有过的相当忙碌的景象。据说当年有近10万人在这片荒漠上参与我国原子弹和氢弹实验工作,这些无名英雄聚集在此为理想为国家为信念而努力着。时代的烙印如断墙残垣上还清晰可见的毛主席语录一样,时刻让人铭记着那段历史,荒芜的大漠,曾经也是那样的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今天到达营地时大家都在感慨,只有两天“五星级”帐篷可以睡了,大家不经意地把帐篷搭得很近,紧紧地挨在一起,就连平日大家都躲着的八戒的呼噜声,此刻也被描绘成美妙的催眠音乐。天色还没有全暗,大家坐在那里看着阴阴的罗布泊,心里几分黯然。入夜,风停了,队长、逸人、三月和八戒在火堆旁打着扑克,我与洛越坐在那里望着火出神,玫瑰、LISA和那情在远处聊着天……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很复杂,各样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情绪,默不作声的、唱的、笑的、吵的、闹的……

时间:12月21日

线路:古墓沟→解放军医院旧址→老开屏, 车行约80公里。

人物:参与此次徒步的同学有花雕、八戒、沙漠玫瑰、西北风、洛越、Lisa、乐乐、三月、自然逸人、梅梅与此生那情等。

罗布泊日记 明天继续连载,欢迎大家去看生死无人区。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