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纽约大学退学,他创造出了让年轻人着迷的“同居”生活,不设限的人生原来可以这么酷!

让有趣的灵魂相聚

与优秀的人共居

不设限的人生

Coliving

2015年9月,我做了人生中最疯狂的一个决定:从美国纽约大学退学了。

话说大佬们似乎都有退学的传统,比尔·盖茨退学创建了微软,扎克伯格退学后做出了Facebook。

而我的退学也是为了创业。

展开剩余95%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想做一个空间上的“探探”,让有趣的人居住在一起。

我是郑超,英文名叫Alex,是个92年的水瓶座。都说水瓶座奇思妙想,古灵精怪,我想还真是。

高中之后,就被家里送到了国外读书。毕业自著名文理学院肯尼恩学院(Kenyon College),大三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交换一年,同时是硅谷魔法学校Draper英雄学院校友。

我统计了一下,在过去5年我基本每年都在不同国家的不同城市生活。对于“迁徙”,对于“如何快速融入一个城市并且开展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也算是个专家了。

别看这些年国内国外,东奔西跑。唯一不变的是,我对人的兴趣。

所有的灵感,都来源于生活,我也不例外。

2014年一个普通的下午,纽约路边咖啡厅,一边喝咖啡,一边等着中介带我去看新房子和新舍友。

中介是个台湾人,联系我之前,便一股脑问我想要找怎样的房子和舍友,兴趣爱好都要问清楚。一打听,原来中介是想根据每位住客的需求,匹配合适的舍友。

哪知道,中介迟到了一个小时。一坐下,猛喝了口水,面带尴尬的就说了句:“房子没了。”

我们的对话,恰巧都被邻桌的男生听了进去。

中介走了,男生走过来,在我身边找了空位坐下,就开始了自我介绍:北大毕业,也在找房,约好的4个人1个人突然跳票。

聊得也投缘,现场就决定一起做舍友吧。

不料,对方的中介横出来,开口就要3000美金的佣金!不熟悉的城市,又担心中介的纠缠,最后只能放弃。

住房体验太差了!我一边埋怨,一边面带怒气的看着路边人来人往的过客。

他们其中有些人是几代都住在这里的本地市民,有些人是新来这里的打拼者,也许飘荡了几十年都还在过着租房子的生活。

但就在这个放空和思考并轨的间隙,刚刚发生的不愉快虽然很糟心,但匹配舍友真的太有意思了!

没几个月,我就聚集到朋友们做了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Rummy。

目的很简单,就是帮助刚到一座城市的年轻人们匹配到适合他们的室友。这样可以在短时间能最有效的帮助住客消除陌生感。

很快Rummy获得哈佛中国论坛Pitch Competition第三名,进入硅谷Draper英雄学院和孵化器Heroes City。

后来我把根据兴趣匹配室友的思路延伸到国内,于是有了友舍Paires。

友舍. 上海

我们提出了“联合居住”的概念,每个房间都拥有一个核心人物,我们称他为co-host(共同房东),平台会根据用户的职业类型、兴趣爱好等特征来为其匹配合适的短租室友。

我们的每一位共同房东都是一个能量小宇宙,我更喜欢称他们为“城市中的浪人”。

他们自由、坦荡、开放,不被环境左右行动。

比如上海老洋房里的联合房东沁沁,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她是一位非常有个人魅力的姑娘,拥有很多创造力,对生活环境的构建不断有自己的妙想。

在哈佛大学校园中,穿着红色连衣裙的沁沁

一块素雅的桌布,每日的新鲜花朵,一器一物都彰显着主人的生活品味。

住客们说,和这样的房东住一起,像是经历了一次设计之旅。

沁沁的部分朋友圈截图

对于友舍,我们在意的不仅是好看和灵活居住,更重要是”消除隔阂,建立有意义的联结”。

我们一直支持「打破常规、表达自己」的「浪人」生活态度,不被环境束缚,走出舒适区域,去与友邻进行交流。

在各路人都教你要有边界意识和分寸感的当下,我们希望在友舍搭建一个美好的人际平台:尚礼而外放,喜新而顽固,时尚而古朴,稳重而不驯。

联合房东:王天乐 极限之路创始人

北京的长安驿就是友舍的第一站。

人潮流动的地铁、排队等候的写字楼电梯、低头前行脚步匆匆的路人……这里是北京的CBD商业核心区。

要说北京是头站,上海、成都、深圳、海南……一字排开,陆续开始挤进联合房东的模式。

不过无论转换在哪个城市,都选择在市中心的CBD商务区或者高新科技发展区,年轻人的聚集地、拼搏的中心。

上海巨鹿路不远一处老洋房,

周围俨然一个上海版的巴黎第一区,

奢侈、潮流、时尚、年轻,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再转个弯空气里飘过家常菜的香气,

偶尔还会有家长里短的聊天声,

摩登和市井气息在这里牵手相拥。

以前的公共客厅,电视是主角,

一家子不同年龄人坐在这里看电视图个休闲。

可年轻人聚集地很少单独看电视呀,

那就把电视机搬走,换成桌子,

住在这里的人围着长桌聊天,分享自己的兴趣和领域。

paries改造后的客厅

年轻人都是有个性且独立的人群,

可怎样消除隔阂,建立有意义的链接。

所以在空间里放入年轻人喜欢的小摆设,

一个木制品,一个陶瓷杯具,

不需要很大的成本,但有趣的对杯,

可以让喜欢喝咖啡的年轻人自己做咖啡。

采用暖黄色的灯光,

让工作累了的年轻人回到家,

舒缓疲惫感,温暖心情,

有更舒适的聊天的氛围。

就连房间和阁楼都是打通的,

上下呼应,没有任何的遮挡物,

这种跃层卧室的构造,晚上楼上楼下,

趴着栏杆都能随心所欲的说几句话。

沟通不再被门板和墙面阻隔。

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活动,

联合房东都会举行社区活动,

大家利用周末空闲时间聚集在一起,

办个party,滑雪、读书会、攀岩,根据喜好来。

而这次我们选在了成都新城高新区,

这里是城市新中心,也是现代化的办公中心,

多条线路的地铁集聚在这里,

写字楼、商业中心环绕。

将这里打造成成都的首家co—living新共居空间,誉峰。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里会又升级版的模式。

一个房间一个租客,怎么交流?

通过共享公共空间去连接这里的住客。

一共拿出50间房,

满足大量城市年轻漂泊者的需求。

极强的空间设计感,

将新颖的价值观融入其中,时尚而不违和。

摒弃老式旧的的公共空间理念,

将酒吧放进空间的中心,

晚上这里就是年轻人的夜场,

喜欢调酒的可以自己调制喜欢的味道,

其余的住客可以借着酒精的微醺和浪漫色调,

敞开心扉的聊。

从专业领域到探索未知方向,

从娱乐八卦到人生走向的思考。

我们甚至会开设一间“吃鸡”房,

基于我们对于当下年轻人的理解

也致力于提供一个空间让大家创造有意义的关系

透明的、敞开的、让你觉得幸福

有时候,走在城市的街头,看着刚到这个陌生城市和中介在左右周旋的年轻人,总会想起当年的自己。

烈日下,汗水挂满了脸颊,还要跟着中介到处奔波,看了几处房源,设备陈旧,墙面脱落,价格很贵,想知道和自己住的舍友长什么样子,一看都是紧闭的房门。

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到涌入一线二线城市,租房和寻找合适的舍友成了很多人最焦虑的事情。

曾经的经历,让我开始思考,这个世界有更多美好的事情需要我去传递。同样是90后,我需要将更多同龄人的困惑也当作自己的问题,一个陌生的城市,人和人之间更需要美好的链接。

Paries友舍是一个平台,是一个年轻人到一个城市新的生活方式。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体验的生活方式,以及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的舍友生活。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建立新型的租房模式。在这里重新定义舍友关系,消除人和人之间的隔阂,相逢即美好。

不设限的人生

从打破一个家的边界开始

和我们一起聚集城市中的“浪人”

让有趣的灵魂相遇

2018年1月15日20:00

我们将在国内最好的生活方式类众筹平台

【开始吧】

上线「友舍誉峰众筹项目

暗号:“友舍”

更多详情,欢迎扫码

加好友,备注“友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