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幅传世名画,背后却是个爱而不得的悲剧

这是 “画里画外都是戏”专栏的第十四期,今天我们给大家介绍一个敢与画坛“为敌”的画匠

今天,我们讲一幅花鸟画里的另类,这幅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双喜图》,名字确实很喜庆对吧!作者是宋代画家崔白。

没听说过他?没关系,看了今天的介绍,你满脑子都是这个清新脱俗的男子。这幅画呢,描绘的是两只喜鹊正跟一只野兔对峙的场景。

宋 崔白 《双喜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高193.7厘米、宽103.4厘米

初看画作内容,是一派秋风萧瑟的景象,喜鹊因为一天天变冷,树木枯萎,找不到栖息地而焦虑不安。

突然闯进地盘来的野兔看到树枝上的喜鹊,或许觉得它们不如鹰那样有威慑力,反倒是冷静沉着地与喜鹊僵持着。

对喜鹊和兔子的描写,崔白用笔精工细致,半工半写,枝叶用双勾,连细草也双勾,土坡以干笔淡墨粗勾几笔,然后略加皴擦,只在局部用密集的皴笔表现秋天的落寞。整体设色轻淡,很少用浓艳的色彩。但喜鹊与兔子则勾、点、染结合:

兔子的皮毛以笔尖簇点,层层积染,而喜鹊的羽毛则用白粉填染,栩栩如生。喜鹊与兔子的上下呼应,将疾风中零乱的一切含括在内。前面提到过它是同时期花鸟画中的另类,着重体现在崔白的花鸟画清雅秀丽。

在这之前,由于北宋建国初期设立画院,富丽堂皇的花鸟画满足了统治阶级装饰宫廷,美化生活的思想意趣。于是在北宋前期长达100多年的时间里,画家都效仿“黄氏体制”的工笔重彩花鸟画。

(黄氏体制:以黄筌、黄居寀(cǎi)父子为代表,对物象极为细致、达到逼真效果的刻画,设色艳丽,雍容华贵。)

那会儿宫廷画师的眼中的范本是这样的☟

五代 黄筌 《写生珍禽图》

五代 黄居寀 选自《花卉写生图册》

这些宫廷画家全盘效仿,放弃自己的个性,导致北宋后期花鸟画作品缺乏生气。而崔白将自然景色同喜鹊的情绪结合,以成熟的水墨山水画技法融入花鸟画之中,创造出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不仅开创了花鸟画新格局,还突破了“黄氏体制”内容范畴,画作不再是独立的花鸟虫鱼,日常生活场景中的勃勃生机跃然纸上。

要知道曾经“黄氏体制”才是唯一的审美标准,崔白不顾一切地按照真实感受去描绘,这一举动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宋徽宗还将他的241幅作品编入北宋宫廷著作《宣和画谱》当中。

也难怪《宣和画谱》评价他:“所画无不精绝,落笔运思即成,不假以绳尺,曲直方圆皆中法度”。作为北宋画坛的革新主将,崔白数百年来颇受画坛尊崇,他认为写生应该走进自然观察和领悟,成天只会效仿那跟复印机有什么区别!(最后这句不是崔白说的)

即使萃花说了那么多重要意义,大家会不会仍旧有个疑问?这画名“双喜”,丝毫看不出喜庆氛围啊!这个就涉及到这幅画的深层含义了,就一幅花鸟画还有影射?对!画里的两只喜鹊是一对恋人,而兔子是这对恋人的敌对者。

故事要从一桩婚事说起,北宋宋仁宗将聪慧高傲的福康公主许配给大她许多又粗野的暴发户李玮,按照辈分,李玮还是公主的表叔,两个有代沟,三观又不合的人在一起最终导致公主有外遇了……

然而,外遇对象还是个宦官……(北宋许多宦官从政,受过良好的教育)当消息从宫中传开时,宋仁宗迫于压力依法剥夺了公主封号,还将宦官梁怀吉发配至西京洛阳扫皇陵,性情高傲的公主因为梁怀吉被发配,心腹通通被赶走,内心越发孤立,多次自杀甚至纵火焚烧宫殿,精神崩溃。

两个灵魂上如此契合的人,在当时的宋朝根本没有容身之地,正如处于萧杀深秋里的喜鹊,而虎视眈眈盯着这对喜鹊的兔子,则是让这对恋人陷入极度惊惶的李玮,崔白用笔墨描绘出这一场景,借《双喜图》寄托了对公主的同情。

萃花还没从悲伤的故事中缓过神来,又在画作上发现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先看图☟

宋 崔白 《双喜图》题款:嘉佑辛丑年崔白笔

这个是崔白在这幅画上的题款,他并不是堂而皇之地写在明显位置。而是藏在树干上,以至于人们在画卷其他地方看不到题款时,压根不知道到底是谁画的,所以给它命名为《宋人双喜图》。

为什么崔白这样“折腾”?一来是他不想用题款破坏画作可以看,可以游玩的真实境界,二来,崔白早期只是民间画工,在六十岁画壁画被选为宫廷画家,这幅《双喜图》是他在宫中任职时所画,“伴君如伴虎”导致他人小卑微,宫廷画师们不能也不敢表现自我啊。

大家看完这名与实不太符的画作之后,是不是能体会到崔白的良苦用心呢?现在应该对这位写生精神倡导者,低调又有同情心的崔白有深入了解了吧。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