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手机搜狐
SOHU.COM

靠答题赢了4万,才想起20年前的《幸运52》

这是 新世相的第 524 篇文章

最近,有奖答题直播很火热。

这是种直播游戏:一个主持人出题,一群人在线回答。共 12 道选择题,全答对的人可以平分奖金。

我最近在密集研究和思考这类游戏,觉得很有趣。

问了很多人,为什么喜欢玩儿这个游戏?回答主要都是“为了钱”。

游戏总奖金最高的有 200 万,有人一天就赚了 4 万多。

于是,上周开始,同事们每天守着时间答题赚钱。这是前天他们下班后在办公室逗留的景象。

玩了几次后发现,其实,这就是当年的《开心辞典》啊。

展开剩余93%

早在 20 年前,我们就已经对这类游戏欲罢不能了。

90 年代末,手机还没普及,有奖竞猜曾是电视业黄金时代里的爆款。印象最深的就是《幸运52》:

《开心辞典》:

和《三星智力快车》。

有个同事说:“小时候看这些节目,全家只能在电视机前为选手们瞎着急,现在终于可以自己上了。”

《幸运52》是这三档节目中最早的,1998 年在央视首播,每周日晚。2000 年,它被评为中国电视榜年度电视节目,火爆全国。

乍一想起来,只记得主持人李咏人气很旺。那时他是唯一一个敢染发的央视主持人。

在那个娱乐节目并不丰富的年代,这种有奖答题的火热是全民性的。

每个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幸运52》开始的 VCR 结尾,李咏手里拿着一只大蜗牛,指着屏幕对你说:“谁都会有机会。”

有一期,出于对节目的热情,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护理系的全体研究生同学报了名。

一般的答题节目紧张、安静,屏息凝神想答案。

而《幸运52》算得上一场大热闹,游戏属性最强。

开场时,观众们都是这样的:

每个观众一个号码牌,每场抽 3 人上台答题,人们激动地吼着自己的号码。

环节设置的游戏性也很强。第一个环节是“幸运抢答”,答对一题赢得一个商标。

现在想来,你可能有一大堆品牌都是通过《幸运 52》认识的。比如这些:

还有这些:

还有“幸运超市”,展示一件商品, 20 秒时间猜价格。猜对了不仅能赢一个商标,商品也送给你。导致很多人养成了平常一进超市就背价格的习惯。

当年最时髦的奖品是这样的:

和这样的:

第三个环节是“幸运搭档”。选手自带伙伴,上台玩“你来比划我来猜”。这是最精彩的一轮。

很多人在台上胡言乱语:

或者一脸懵逼:

而台下的、电视机前的观众要么使劲吼答案,要么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伏。

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第一次知道,参加这样的游戏,找一个好队友有多重要。

除了好玩儿之外,《幸运52》的另一个特点是奖品超多:

猜对商品价格可以得到商品。

从本期的 3 个人中胜出、挑战擂主成功,也有奖励。

搭档帮助选手猜词通关有奖金。

跟最终胜出的选手同一战队的所有观众每人都可以得到一块手表。

甚至广告时间,场外观众看广告,打电话猜“本期幸运商标”,也能赢幸运观众奖。

很多人现在还记得《幸运52》的热线是 16899052。

2001 年的一期,两位场外观众获得钻石手镯

虎扑论坛上的一个网友说,当年他奶奶每周日都看《幸运52》,还记答案,记了一个本子,希望有天能去参加。

“现在想想觉得特别虔诚。”

所以,《幸运52》真的算“全民参与”。

它让每个星期天晚上,都成了很多人固定的“家庭之夜”——全家人一起守在电视机前兴奋地度过那一个小时。

2000 年 7 月,央视推出了《开心辞典》。节目播出 6 个月,就成了央视二套收视率第一的节目。

如果说《幸运52》是一场全民游戏,那《开心辞典》则更像是一场知识竞赛。

一个特点是:全程都很紧张。

你先得通过上网或者打电话比赛答题,才有机会进演播室参赛。有人为了参加《开心辞典》去买衣服,店家都特地给他打了折。

每轮选 8 个入场选手,主持人出一道题,最快速度回答正确的人才有跟主持人一对一答问的资格。

2008 年版的《开心辞典》

60 分钟节目平均有 3-4 名选手进入决赛,而有的人是刚一开始,就结束了。

决赛更紧张。整个台上就只有你和王小丫两个人,观众都盯着你。

题目类型也五花八门,画面记忆、声音记忆、排序等等。

你得不停地推理、判断、排除、自我否定。

每闯完一关,你都可以选择是否继续答题。很挑战心理素质。

而最让人兴奋的,也这种紧张。

很多环节按秒计算,还会显示选手的“生命线”。倒计时的声音“嘀嘀嘀”一响,心就跟着跳。

这时候如果插广告,会让人气得拍大腿。

印象很深,王小丫总会问很多遍:确定吗?确定不改了?真不改了?真确定不改了?问得人心里发毛。

“你确定?不改了?”

尽管赛制很紧张,《开心辞典》却总有很温情的一面。

节目的口号是“一人努力,全家开心”,这是它最大的特色:把家庭梦想作为比赛目标。

决赛四关,每关 3 道题,每闯过一关,就可以赢一份礼物,完成一个家人的心愿。连续答对 12 道题就能拿到最高奖励。

当时每位选手都有三次不同的求助机会:“降低难度”、 “电话求助”和“现场求助”。

最有名的是 2003 年的一期节目。一个叫唐向阳的男人一路答到最后,他选择电话求助。他打给了身在加拿大的妹妹。

接通后,他没有问妹妹该选哪个答案,而是问她:“你好吗?想不想爸妈?希不希望爸妈来看你?”

他妹妹一头雾水地说想啊。然后他说:“他们很快就能去看你了。”

正在给妹妹打电话的唐向阳

挂掉电话,他说出了正确答案。然后赢得了两张往返加拿大的机票。

王小丫看着他说:“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选手。”

同样在 2000 年,《三星智力快车》也开播了。

要做这样一期节目不难,难在有区别于其他节目的独特风格。

《三星智力快车》的关键词是:学霸。

参加比赛的,大部分都是全国各省市中学的优秀学生。

大概算是最早让“别人家的孩子”集体亮相的节目了。

比如 2008 年西安赛区,来自兰州三中的徐兴慈。主持人方琼问:“在通常情况下白天鹅是——A、一夫一妻制,B、一夫多妻制。”他脱口而出“ 选 A。”

方琼说,你咋连这也知道得这么清楚呢?他说了句“因为我支持它(一夫一妻制)!”

《三星智力快车》改过很多次版,但题目一直覆盖了各种知识领域。

有个板块叫《科学先锋》,题目是专门请两院院士出的。

还有英语板块,让你用口语表述英语单词的意思,让外国人猜出原单词。

这档节目在学生中人气很高。

我的一位同事说:“那时候觉得考双百分、拿年级前几名都不算学霸,在《三星智力快车》得过奖的才算。”

她最羡慕的是,得奖的人不仅可以领 5000 元奖学金,还有 MP3、彩电、手提电脑等在当时很前卫的奖品,和去韩国旅游、留学的机会。

她想过几次打电话报名,但最终还是觉得自己实力不够,放弃了。

但她自己制作过题库,把题目写在小卡片上,自己扮演主持人,让同学们抽题。答对了加 200 分,答错了扣 100 分。

“最后分数最低的同学请大家吃棒棒冰,能玩一下午。”

这些益智类答题节目曾给了我们很多快乐,也曾让我们积累了不少有用没用的知识和信息。

有个语文老师给学生设计的寒假学习方案里,就有观看《幸运52》《开心辞典》和《三星智力快车》这样的节目。

我有个朋友,去年参加某中央级媒体的采编岗笔试,有一道科普题:“月亮总是一面朝着地球的原因”,他立马想起这曾是《幸运52》里的中级题。

他觉得挺意外,也挺开心。

不过观众真的能通过节目学习知识吗?不一定。

至少它们更容易让人觉得这些时间花得“有意义”,也让人体会到了知识带来的乐趣。

20 年过去了,如今这些节目都已经停播很多年。

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种轻易可得的满足感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我们偶尔需要这样的游戏,为生活制造些紧张感和兴奋感。

因为生活漫长,我们太容易失去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跟那种寻找答案的激情和冲劲了。

最近,西瓜视频的直播答题游戏“百万英雄”十分火热。通过手机,只要你连续答对十二道题,就能瓜分 50 万到 500 万或更高的巨额奖金。

它的特点是:题目难易得当;分为福利场和英雄场,福利场多是“送钱题”,英雄场略难,但奖金高。比如曾有 23 位获胜者瓜分 100 万,平均每人获得超过 4 万元。

人人都可参与。与多年前不同的是,这次你终于能亲自上阵答题赢钱了。点击阅读原文就能参与答题。

而且,今天我要提前“泄题”给你,作为一项福利。

明晚九点,由郭德纲主持的《百万英雄》300万奖金场的题目,其中一题是:

以下哪个艺术作品没有馆藏于巴黎卢浮宫?

A《蒙娜丽莎》B《断臂的维纳斯》 C《最后的晚餐》

百万英雄明天(1 月 13 日)全天共十场直播,奖金池总额 950 万。

还给你准备了新世相专属复活邀请码:xinshixiang。答错后可以复活一次。

祝你赢很多钱。

你还记得当年的什么题吗?

或者你来出道题试试。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