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份子钱的市场价还在涨吗?

我要WhatYouNeed
01-12 23:43
+关注

元旦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语气绝望的微信:“现在的份子钱,都这么多了吗?”

这条消息,来自刚毕业在深圳工作的朋友。他说,这也是他这个月收到的第三份请柬了。

“因为这次结婚的人是很好的朋友,圈子里的大家甚至约好了要每人准备 2000。”

当所有人都包好了红包,然后看着他说“就差你了”的时候,他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每逢节假日都是结婚的高峰期,但以前,我一般都只是去吃一顿饭而已,并没有想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一毕业,真的就有不少朋友结婚了,拿到请柬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特别是当你发现,可能去两三次就要付半个月的工资的时候。

朋友开玩笑说,“我觉得很不公平啊,父辈都是两三百,为什么到我们这里就要一两千了。”

虽然他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抱着“或许他们以后也会帮我”的心态,按照大家的习惯准备了。

展开剩余83%

他也默默在接下来的生活计划里,加上了“存份子钱”这一目标。

截图来自葫芦周刊第 24 期-随你妹的份子钱

在我的老家东北,份子钱是无处不在的。

不仅结婚可以收,买房、买车都可以收。生孩子、孩子满月、孩子考上大学办升学宴,也都会有一笔可观的进账。

我姥姥家的农村,有人家因为随了太多的份子钱出去,而自己家又没有添人口,也买不起楼房,为了收点份子钱“回回血”,想出了给 58 岁的老母亲办生日宴的法子。只是,经常这样做的人是会口碑很差的。

我的一位亲戚就是,买楼收一次,上楼(就是搬过去)再收一次,每一次大家都要付钱。甚至在农村盖了一间砖房,不是住人的,而是住鸡的,都会收礼。

其丧心病狂的极品收礼方法,后来被隔壁好几个村子唾弃。

这大概,也成为了我来广州生活的一个重要理由。

我朋友说过一句话:“结婚的份子钱,其实就是民间借贷,早晚要吐出来的。”

怀着这样的心态,前几天她也更新了一条朋友圈:“过年之前我准备结婚了,跟谁还没想好,就是缺钱了。”

我开玩笑说,那我们要努力玩好这个借贷游戏,比方说,以后如果真的要结婚,就去份子钱比较多的北方结,然后再回来要求比较低的广州生活。

按说,随份子就随份子,咬咬牙,不过是拿点钱而已。可在实际上,除了钱这一道坎儿,还有很多的社交问题。

比如说有些婚礼,每到场一个人就会签下自己的名字和随礼的金额。有时候,那本礼单甚至是可以随意翻看的。

到场嘉宾一看,谁准备了多少钱,一目了然。

而有些地方,更是以“唱票”的计数模式,每个人随完礼,会有专门人员大声宣布: “XX 家 XX 随礼 300 元整,以表祝贺!”

不过有这些习惯的地方,很多年轻人都因为怕尴尬,不会到场吃饭了。最多就是,让朋友或者长辈帮忙捎带礼金。人不来,份子钱少一点,似乎就说得过去了。

在我们北方,还有一个挺好用的公式,在这里提供给大家:

(或许两三年之后你也能用到了哦)

有了这个计算方法,我们就可以简单地计算一下,随一次份子,要吃多久的土了。(一个参考,不一定对)

还有,我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如果你想更好地参与这个礼金游戏,应该选择哪些地区生活。(一个参考,也不一定对)

咦,广东呢?

噢,我看到了。

(表格有夸张成分,不同城市标准不一)

不过,也不要总觉得随份子可怕,其实收份子的人心里也不舒服。

我问了一个刚刚结婚的朋友,婚礼之后数钱的过程是不是挺爽的。结果,他的回答令我大失所望:

“这哪是钱啊,全是烫手的山芋。”

新人们满心欢喜地办了场婚礼,想着接受全世界的祝福,可是你一抬头看见的,全是心事重重的人,你甚至能听到他们的画外音:“这次随了那么多钱,下次我结婚可得挣回来。”

汪涵在《火星情报局》里曾经呼吁,“礼金礼金,首先它要是一份礼”。我觉得这是对人类极大的挑战,因为但凡一个词语中有“金”字,人们的目光就会定格在钱上。

我问过的那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很令人心碎的细节:

他在给一个好朋友敬酒的时候,那个朋友对他说,“为了我送的那个大红包,你也得把这段婚姻坚持下去啊。”

也许是玩笑吧,但在那个当下,他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他痛定思痛,劝我说,以后如果结婚,一定要去份子钱最高的地方办宴席。反正祝福能不能收到,还是个未知数,倒不如先赚它一波再说。

我说,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呀。

最后

年关将至,我们的同事老汤姆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因为每天一大早,小区都有新婚的鞭炮声,让人怀疑大家是不是都约好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也踏入了这样的生活,身边的人陆陆续续在结婚,自己却还在飘飘荡荡,准备开始四处随份子。

有一个词叫做“同侪压力”,指的是同龄人之间互相给予的压力。

在以前,这种压力的表现是成绩单上的数字,是别人家的孩子;而现在,它成了礼单上的数字,婚礼上的份子。

怎么讲呢,对新人的祝福是真的,可对这样频繁的礼金邀请的恐惧,也是真的。单身的我们,只能在真的祝福和真的辛酸之间,独自流泪了。

所以每次坐在喜宴上时,我都会想起那句话,“热闹都是别人的。”

是啊,热闹都是别人的,而我的请柬上,还空无一人。

今日作者

编辑 / Kitty 许无

制图 / Big Cutie

配图 / 葫芦周刊第 24 期-随你妹的份子钱

音乐 / 吉森信 - 暖かい家路

关注我们,好好结婚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