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琼瑶女郎四获金马奖,嫁初恋50年恩爱如初

她是第一代陆依萍

最早的琼瑶女郎

处女作便获金马女主

她是天生的演员

四获金马两得金钟

演得了麻辣婆婆

也可是傲娇奶奶

演技有目共睹

她从小美到老

70多仍体态轻盈气质卓然

所谓岁月宽容优雅老去

展开剩余95%

应该就是归亚蕾的模样

归亚蕾1944年出生于湖南长沙。20岁的她毕业后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参加“中国小姐”的比赛一举摘得了冠军。

琼瑶和导演王引当时正要筹拍《烟雨濛濛》,偶然间看到归亚蕾的比赛,一致认为女主角依萍非她莫属。

归亚蕾当时只有20出头的年纪,饰演美丽倔强的依萍,成为了多少人年少时的梦,并凭这部处女作获得第四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其实,早在她高中时期就被选为《烟雨濛濛》的女主角,只是电影一直没有开拍,最后不了了之。

注定了,她是属于荧幕的人。

归亚蕾在《烟雨蒙蒙》中的依萍

这时候的归亚蕾可以说是一鸣惊人,前方大好的演艺前途在等待着她。可在最应该乘胜追击的时候,她却选择了息影,结婚生子去了。

她与丈夫张梦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第一次见到他,觉得他很英俊,他给我的感觉非常实在,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

两人算得上是一见钟情,而且他是她的初恋,也成为了她一生唯一的爱人。

她答应他:演完依萍我就嫁给你。在金马奖领奖的那一晚,归亚蕾穿着张梦魁赠予的旗袍走上了红毯,之后,毅然走入了婚姻。

4年以后,26岁的归亚蕾,又凭借《家在台北》,再获金马奖的最佳女主

归亚蕾的演技也越来越纯熟。

她是《庭院深深》中美丽纯洁的章含烟,还献唱了同名主题曲。

她在几年的时间取得了别人许多年都未必获得的成就,而随着年龄增长,她不想再演少女,“总饰演同一类角色容易感到麻木,要对自己提出新的挑战。”

她勇敢迈出转型的步伐,哪怕从主角沦为配角。

1977年,在影片《蒂蒂日记》中扮演女主角的母亲,刻画了一个表面温柔、内心刚烈的女性,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女配角。

1979年,归亚蕾35岁,换上了老年扮相,凭《春寒》提名了金马最佳女配。

刘雪华、林青霞,琼瑶女郎层出不穷,归亚蕾再不是琼瑶电影中当仁不让的女主角。

1981年,她是《梦的衣裳》中男主角的妹妹桑雨兰。1982年,她是琼瑶最后一部电影《昨夜之灯》中的龙套角色。

1993年,她凭借李安导演的《喜宴》,获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1994年,她再度与李安合作,出演了《饮食男女》。在里面,她是张艾嘉的母亲,相貌风情,深谙人情世故。

之后,她开始在内地发展。

不得不说,她是个天生的演员。《女儿红》中,许多人都觉得她出现之后,才好看起来。

所有的导演中,她和李少红的合作最为出彩。

《大明宫词》中的武则天。

她演出了武则天的骨血,从此,在中国的电视剧史上,最经典的武则天不只有刘晓庆,还有一个归亚蕾。

和周迅、黄磊的《橘子红了》。叶锦添的服装设计也是美出天际。

话说这部剧真的虐的不要不要的,但是超级好看!

《新红楼梦》中的王夫人,虽然李少红已经走火入魔,这部片也是口碑扑街,但归亚蕾靠演技撑起了亮点。

2004年,她与另一位女导演胡玫合作,出演了《汉武大帝》中那个擅权专断,干预朝政,同时母性十足,爱儿携孙的窦太后。

并不热爱饰演历史人物的归亚蕾,因为看到能与焦晃、陈宝国等好演员配戏,二话没说就答应出演。她反复揣摩人物的性格、情绪,直到烂熟于心。

中国的老戏骨女演员,气场强大的,绝对有一个归亚蕾。

但是她的强势没有张牙舞爪的粉饰,而是内涵从容和韧性,给那些迟暮的美人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量感。

2015年的《重返20岁》,归亚蕾又火了一把。不得不说,她和杨子姗真得很契合。

在2017年的热播剧《花谢花飞花满天》中,她和刘雪华同台飚戏,把作为皇姐的不卑不亢和护孙心切的私情拿捏的非常到位,从表情、动作到台词恰到好处的表演,为该剧情增色不少。

她现在的角色尽管都是配角,但从来没有敷衍过。再差的片子,只要有她也想忍着看下去。

她也会害怕变老,可她从不抗拒变老,从不掩饰脸上的细纹,也从不刻意和年轻人抢风头。生命给了她什么角色,她就扮演好什么角色。

《饮食男女》▼

“再好的演员要突破自己也是很难的,演什么像什么,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对演员来说,仿佛是扒掉了一层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她从事影视艺术事业50多年,期间塑造了许多经典的银幕人物,其成功的秘诀在于,选对剧本,用心演绎

丈夫担心她在娱乐圈受欺负,曾与她约法三章:不拍暴露和接吻的镜头;不送外人照片;不参加不必要的社交应酬,她都做到了。

她也曾许给丈夫一个承诺——如果有一天,你不让我拍戏了,我就毅然决然不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丈夫虽然一直放心不下她在鱼龙混杂的演艺圈里,可也鼎力相助、尽心守护她的梦想。

她对丈夫也是赞不绝口:“50年了,我老公从不花心,以家人为重,看来我没有找错人。

最近,他说:“再拍两年,就不用拍了吧!”她明白他的意思,他想在接下来为数不多的日子里,争分夺秒地和她朝夕相处,一刻也不分离。于是,她答应。

她到了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年纪,想回归家庭,以爱报爱,到时哪怕我们再不舍,也要笑着祝贺。

她已然把人生活成了奇迹,活成了优雅老去的典范。

岁月如菊,铅华洗尽,默默无闻于一个一个“小角落”,才能再一次回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饱满和恬淡。

徐锦江教你如何欣赏中国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