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王学兵,没苦可诉

文艺sao客
12-07 18:38
+关注

本文采写:新京报刘玮 实习生叶彬彬

新媒体编辑:田偲妮

图片人物摄影:新京报郭延冰

其他图片来自受访者微博及图说标明

上一次采访王学兵是三年前的夏天,他正在演林兆华的话剧《人民公敌》。那一年,他参演的电影《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另一部电影《一个勺子》则为他提名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备受期待。在很多人看来,那一年是王学兵最好的时代。

2015年初,一场未经证实的舆论将王学兵拉出了大众的视野。

今年冬天,由他主演的话剧《酗酒者莫非》获得了第七届国际戏剧节“学院奖”最佳主角奖。《酗酒者莫非》中,莫非内心有很多秘密,那些东西或多或少地伤害了他自己或者别人。

王学兵同样也有很多秘密,是他永远不会跟别人说的。他不会对之前的自己说,“你不要这样做”。王学兵体验到的世道艰辛全来自书本和演戏,而他所有的切身经历,对自己的成长都是有帮助的,那是一笔财富。

展开剩余91%

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王学兵,看上去胖了一些,他依然保持着守时、谦虚、礼貌的好习惯,不要求事前提供采访提纲。他说,要问他不想说的话,他会直接说不想说,在他看来,这也是一种态度。

风波过后的“变化”?

“没苦可诉,也没有东西可借鉴”

2015年,王学兵被一股来势凶猛的舆论所包裹。3月10日,警方突以涉毒让其配合协助调查,3月25日回到家中。

然而,15天的人间蒸发,也给足了当时网络语境下臆断传播的各种可能。

2016年4月14日,王学兵经纪公司一纸声明中写到:“2015年3月10日,王学兵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要求协助配合调查,2016年3月9日,该局作出书面决定:宣告相关案件审结,且无证据证实王学兵犯罪事实。” 声明中还强调,“在本声明发布之日起,相关媒体不得在吸毒、涉毒等类似报道中列入王学兵之姓名及肖像。”

然而从某种程度上说,公司的这份声明,或许来得有点晚。原本定于2015年五一档上映的《一个勺子》,迫于舆论压力,无奈推迟了半年上映,王学兵的相关戏份也只能做了删改。此后,被无罪“释放”的王学兵也只好基本处于半隐退状态。

《一个勺子》里的王学兵。因为那场风波,最后公映的电影里他的戏份做了删改

这几年中,王学兵拍了两部新电影、写了一首歌、排了两部话剧,他确实因此减缓了自己的工作节奏,多了很多跟儿子相处的时间。

在2016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王学兵带着新电影《未择之路》回归,当时接受采访时被媒体描述为“或许是有阵子没有出来面对媒体,王学兵当天全程处于紧绷状态。”

时至今日,当再次谈到这个话题,他既不想假装说自己变得成熟了,也不想似是迎合的说自己现在变好了,因为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荒谬的伪证。

王学兵说,他没苦可诉,也没有东西可借鉴,那些过往和经历不是一本教科书,告诉你,你就能懂。

他提到了《肖申克的救赎》,片中摩根·弗里曼演的犯人几次申请假释时,别人问他,你改过自新了吗?他说我改过自新了。结果好几十年他都没有被批准。最后一次,还是一样的问题,你改过自新了吗?他说,我没有,我不知道什么是改过自新,当初犯罪的那个年轻人是已经过去了,你如果问我有没有后悔,我每天都在后悔。后来,他的假释被批准了。

“宿命是一个解决问题特别好的办法。”王学兵说,“有时候抗争反而是无用的。”

在“半隐退”的这几年里,我们更多在舞台上见到王学兵。《酗酒者莫非》,图片由驱动传媒提供。

(向上滑动启阅)

王学兵自述:

我的生存环境一直比较宽松。就像这两年,我周围的人并没有被动的给我添加什么符号,之前之后都一样。他们都还认为我是原来的那个样子,没有给我任何不同(对待),所以我不觉得身边有变化。

人怕见面,在网上你可以指责,真的见了面,谁都不好意思。我之前演过一个戏,儿子就问他爸,说“这怎么办,舆论特别凶”。他爸说“你怕什么?有人来当面跟你说这件事吗?”他说“没有”。我当时还不能理解他爸的心理。但后来我觉得他爸说挺对的。我出门碰到陌生人,大家对我的态度都是跟以前一样友好的。

我一直说我要拍电影(自己导)。我以前不太好意思说我自己写剧本,但我现在脸皮变厚了。包括陈建斌都说我,你为啥什么都不干了?你再这样下去,你会被边缘化的。就算是要平静疗疗伤,都两三年都过去,你也总该好了吧。我说我不是在写剧本嘛。

我特别感激我周围有这样的人会跟我说这样的话。

李亚鹏说,你可千万不要胖啊,你胖了就说明你放弃了,如果你还要做演员,你就不要胖。你要是胖了,别人就觉得你看他都一下被打垮了,你连重塑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你可千万不要胖。

我真的胖了很多。现在80多公斤,重了20多斤。但是有朋友这样提醒我,我挺感动。

包括陈建斌跟我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只是排一排话剧,你还有好多时间都浪费在别的地方,你这样是一种浪费,你不应该这样。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对。

我就是特别懒,觉得没什么劲。我去排话剧的整个这段时间,特别有意思。演完了,我就变得特别懒,每天跟我儿子玩玩,去外地转一下,这么呆着就挺好。

我倒不是还没有从某种情绪出来,只是这个懒病犯了。

是哪一种演员?

“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陆帕导演的话剧《酗酒者莫非》,故事和人间真相都由王学兵扮演的酒鬼来说出。

莫非在《酗酒者莫非》说,“你们根本不明白什么事,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酗酒者莫非》整场演出实际上是一个逐渐解谜的过程。真相被包含在一个个细节之中,而其中的真真假假,需要观众自己去判断。

这一切,都像极了王学兵这两年的生活。

《酗酒者莫非》剧照,图片由驱动传媒提供

生活中的王学兵喜欢喝酒,但在这部戏排练的整三个月中,他却都没有喝过酒。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喝,越来越省酒。

“我很喜欢喝酒,可能因为我平常生活中比较紧张,不是我故意紧张,我的个性就是这样。喝一点酒的时候,会觉得比较放松。”

王学兵说,喝酒之后自己状态放松,话也会多了一点。但是喝到最好的那个时刻总是很难把握,要不然就不够,要不然就过了。

人,就是这样。

《酗酒者莫非》剧照,图片由驱动传媒提供

演员分成两种类型,一种不停地接戏,通过演戏的实践过程来体会角色。还有一种一年控制就接一两部,其他时间自己去体会生活。

王学兵说,他是前一种。

王学兵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拍摄了张扬执导的《爱情麻辣烫》,同年出演了话剧《保尔柯察金》,接下来就主演了大热的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成为第一代偶像剧演员。

而在他想摆脱“偶像”定位时,他又遇到了张建栋导演,接连出演了《让爱做主》《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柳叶刀》等现实题材作品。

圈中很多人都喜欢跟王学兵合作,称他为“好人”。王学兵说,这也许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想要跟别人争抢的,个性很温和。

出道电影《爱情麻辣烫》

经典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

到最近亮相的电影《未择之路》

尽管如此,王学兵还是缺少一部“代表作”,但他丝毫不纠结,因为他就从来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翻看他的作品履历,大家熟知的和几乎没有听闻过的作品各占一半:“我就是尽量去多演戏,不管戏好坏。有一些其实很荒唐的戏,我觉得也没啥。人这一生当中所有做的事,也不是每一件事都得留下什么深刻的意义。”

王学兵能够在那些被划分到“烂戏”的作品中找到其价值所在,如果是一个他没有演过的角色类型,即便戏很无聊,他也愿意去尝试一下。

再不济,就算为了赚钱,他也可以去演。

(向上滑动启阅)

王学兵自述:

我觉得谦虚的人,有时候也挺像表演的。甚至有的时候,是不是我在表演一个好人?

别人都觉得我是个好人,可能是因为我不太打扰别人,比较随和,不会去侵犯到别人。实际上,我也不是“朋友遍天下”型的人缘好,平时经常联系的朋友特别少,也不太在社交上花时间。

曾经有一阵,我也不能理解“好人”这个称号,我原来对这个(称呼)挺生气的,觉得好人就是笨蛋。我爸一直就是一个好人,小时候我哥和我觉得他比较老实,会遭人欺负,这不好,我们不能像他那样。但是我越长越大,我觉得他那样挺好的,没有那么锋利。

其实,我更希望听到的评价是“靠谱”,我觉得目前这个词是最好的褒奖。

我体验世道艰辛,全是从书本和演戏。我每次演一个人物之后,我都对生活、对于这个世界多了一份宽容。你总会演一些你之前不理解的角色,会理解他的逻辑,人会变得越来越宽厚。你知道的越来越多了,会更理解这个世界,不再会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比如我演过两次医生之后,我再去医院也不会那么烦了。

自己?意义?

“什么是自己,不太好说”

王学兵小时候一度以为自己未来会是个没有出息的人,他还因此而哭闹过很久。

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他担任了好多社会工作,做过文体部部长,参加过学校所有的课外小组,在气象小组呆了6年,他会观天象,看云就知道会不会下雨,每天早晨起得很早去看温度表、湿度表,在学校里自己发布天气预报,经常比广播里要准。没事他还会找找化石,新疆有很多恐龙的化石。夏天学校办展销会,同学们在空场地上搭棚子卖东西,好多人骑自行车来,王学兵就在那儿守着,收他们自行车存车费。

如果说有什么特长,那就是他体育成绩好,比别人跳得高,“没有这个我就完蛋了,一无是处,至少运动会是被学校、班集体需要的,否则就只剩下热爱劳动了。” 王学兵也喜欢待在田径队,可以不用做课间操,课间操的时候他就回家煎个鸡蛋吃。

王学兵这种散漫而自得其乐的个性一直保留到现在。

前一阵,他妻子告诉他现在某个支付平台,可以捐献器官了。只要把自己的身份证输进去、签一个协议整个的过程就结束了。王学兵说,正好那个时间是他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两人就把器官都捐了,“很快,一分钟就办完了,它会给你一个电子的证书。”

王学兵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当时还想要不要发一个微博号召下大家,后来又想了想,作罢。“哎,我就别去号召别人了,不然大家觉得你是要洗白。”

(向上滑动启阅)

王学兵自述:

我老怕被人看穿了、老怕露馅。

一直以来我的运气很好,老天爷给我的恩赐也很多。所以我就形成了一个想法,我无所谓。你要说,我是怎么怎么去争取了,我其实也没有。因为已经给你够多了,只是说你没有要更多而已。如果把我扔在一个很严酷的环境,是不是还是这样?我也不敢保证。

我觉得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在道德上或者在很多问题上,是一个比别人高的人。

我听到过一句话:人生的意义就是做自己,听起来特别鸡汤。但说的挺对的,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因为什么是自己,不太好说,所以这句话几乎是做不到的。把他当做一个终极目标,知道自己是什么,才可能去做自己。

最起码,我现在还做不到。

本文为文艺sao客(ID:so_art)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