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特朗普政府的阿富汗新战略

现代军事
12-07 16:24
+关注

2017年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迈尔堡军事基地发表电视讲话,公布了阿富汗新战略,从而标志着历时8个多月的对阿政策评估有了最终结果。特朗普在讲话中承认,在投入巨大资源的情况下,美国仍然没有在阿富汗取得胜利,这使得美国国内的民众产生了深深的厌战情绪。为了解决阿富汗问题,特朗普在上任伊始即下令国防部和国家安全事务团队对阿富汗战略进行政策评估,出台新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帮助美国在阿富汗取得最后的胜利。

▲“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以打击全球恐怖主义为名,于2001年10月7日发动代号为“持久自由行动”的阿富汗战争

去留争议

“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以打击全球恐怖主义为名,于2001年10月7日发动代号为“持久自由行动”的阿富汗战争,对基地组织及为其提供庇护的塔利班政府展开军事打击。奥巴马上任后,为彻底清剿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力量,宣布向阿富汗增兵,驻阿美军一度增至10万人。2011年6月22日,奥巴马政府宣布美军将逐步从阿富汗撤出的计划安排。但由于阿富汗局势不稳,美国一再推迟撤军时间表,目前仍在阿富汗保留约8400名驻军。

展开剩余89%

阿富汗战争时至今日已经历时约16年,持续时间已经超过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根据布朗大学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美国为阿富汗战争投入了近2万亿美元,阵亡超过2400人。阿富汗战争究竟何去何从,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内部有较大分歧。以总统前高级顾问班农为代表的一派认为,美军在阿富汗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应该完全撤出,将战事任务移交给黑水这样专门提供保安武装力量的私人公司。而以国防部长马蒂斯和驻阿美军司令尼科尔森为代表的军方则坚决反对该计划,他们认为美国若贸然撤军,将会重蹈伊拉克的覆辙,因此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不仅不能撤军,还应向阿富汗小规模增兵。

其实,在美国军方看来,阿富汗战争不仅仅是一场普通战争,更是一场事关荣誉的战争,美军为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绝不能前功尽弃。之前因国内政治压力,美国已经在伊拉克撤军问题上犯下了错误,在阿富汗问题上不能再重演历史错误。2017年2月9日,尼科尔森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阿富汗战事现已陷入了僵局,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武装力量分庭抗礼,双方均无力从根本上改变战争态势。尼科尔森提出,为打破僵局,美军需要增派几千名军事顾问,帮助培训阿富汗政府军,以满足战事需要。

在驻阿美军是去是留的问题上,握有最终拍板权的特朗普总统也曾一度举棋不定。在竞选期间,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认为,美国为阿富汗战争付出的成本远远大于收益,既然打不赢这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就应从“亏本买卖”中及时抽身,主动从阿富汗撤军,以减少损失。但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并没有一味坚持自己原来的想法,而是决定敞开言路,听取各方建议。4月16日,特朗普专门派遣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访问阿富汗,对当地的安全和反恐形势进行实地评估。经过权衡利弊,特朗普未采纳曾经的亲信班农一派提出的方案,而是基本上接受了军方的建议。特朗普在讲话中坦白地承认,当选总统后碰到涉及国家安全的议题时,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单凭直觉行事。在综合各个角度并细致地研究阿富汗问题后,特朗普不仅改变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想法,而且宣布适度向阿富汗增兵。

▲美国认为,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扮演了双重角色。一方面巴基斯坦是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为反恐战争出力甚多;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出于国内政治的考虑,对躲藏在本国的仇美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采取纵容的态度

战略新意

在宣布对阿新战略的讲话中,特朗普并未透露过多细节,但仔细研读这篇近3000字的讲话文稿,可以发现新战略的指导原则已经初显轮廓,明显传递出与前两任政府不同的信息。

首先,放宽战略视野,将对阿战略纳入到美国对南亚战略框架下。解决阿富汗问题,要充分考虑南亚地区的两个大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重要影响。美国认为,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扮演了双重角色。一方面巴基斯坦是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为反恐战争出力甚多;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出于国内政治的考虑,对躲藏在本国的仇美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采取纵容的态度。现在美国不能继续容忍巴基斯坦“双面人”的做法作法,要求巴方不再为这些人员提供庇护。另一方面,美国视印度为战略伙伴,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目前,印度位列美国、日本、英国和德国之后,是阿富汗第五大援助国,并积极参与阿富汗的基础设施重建项目。美国期待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进一步发挥作用,帮助美国分忧。

其次,突出反恐重点,明确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不是国家重建,也不会移植美式民主。全球98个被美国政府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团体中,有20个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活动,这一地区也因此成为恐怖主义组织聚集程度最高的地区。美国应从“9·11事件”中汲取教训,不能仓促撤军,否则阿富汗势必会出现权力真空,重新沦为孳生恐怖主义的温床,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非常简单明确,即打击恐怖主义势力,但在反恐作战中,美国也要注意区分对手和敌人。目前阿富汗存在三大股反政府势力,即塔利班、“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美国应重点打击的敌人是“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必须将其铲除,而塔利班虽是阿富汗政府军的对手,却也是潜在的政治和解对象。美国不谋求消灭塔利班,主要是防止其再次坐大进而再次统治阿富汗。

再次,以具体形势决定军事战略,不预设撤军时间表,同时对一线作战人员扩大授权范围。奥巴马任期内曾宣布驻阿美军的撤出时间表,军方人士普遍认为此举令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作战陷入被动,因为塔利班意识到只要将战局拉长,熬到美国撤退之日即可;与此同时,奥巴马对驻阿美军设定了严格的作战权限,具体的交战规则必须经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美军也因此在作战时束手束脚。特朗普政府主动为前线人员“解套松绑”,实际上是给予他们更多地时间和权限,将阿富汗局势稳定下来,再考虑下一步的举措。

最后,强调责任共担的理念,要求美国的盟友增派部队和支出。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的原则,在多个外交场合敦促北约盟国提高国防开支,这一思想也反映在阿富汗战略上。目前,国际社会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由两大块组成:一是美军负责的反恐军事行动;二是由北约牵头培训阿富汗军队的任务。美国认为,北约盟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拥有共同的安全利益,因此集体防务的责任也需要共同分担,不能再将成本完全推给美国。

▲2017年8月31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宣布,他已经签署了向阿富汗增派美军部队的命令,从而拉开新战略实施的序幕

前景预测

2017年8月31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宣布,他已经签署了向阿富汗增派美军部队的命令,从而拉开新战略实施的序幕。在之前的讲话中,特朗普总统特意强调自己是个解困高手,他对胜利解决阿富汗问题充满信心,然而现实存在的诸多障碍为新战略的前景蒙上了重重阴影。

美国国内质疑和反对的声音高涨,政治压力可能会影响新战略的执行

新战略提出后,民主党人普遍持质疑态度,批评阿富汗战争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认为特朗普政府未能制定一个清晰的阿富汗战略,要求对驻阿美军人数封顶,并出台明确的撤军时间表。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称,“特朗普承诺不带任何限制条件地投入兵力,是对美国民众不负责任的行为”。即便是共和党议员,也对新战略提出异议。共和党内的保守派、资深参议员兰德·保罗直言不讳地指出,“派遣更多的美军去阿富汗是个糟糕的主意”。而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在医改、移民、税改、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内政问题上频频遭遇挫折,不仅与民主党的矛盾渐趋尖锐,与共和党同僚的关系也益发紧张,可以预见特朗普政府未来在国会讨论阿富汗战争拨款问题时势必会遇到更大的阻力。而在国内政治纷争的困扰下,新战略的实施和效果极可能会大打折扣。

阿富汗事务涉及多个国家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干扰因素较多

在两大政治势力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组织对立的背后,实际上有多个国家相互角力,争夺影响力和控制权。俄罗斯与塔利班展开合作,深化关系,以对抗美国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为减轻“伊斯兰国”的威胁,伊朗搁置与塔利班的宿怨,转而支持塔利班打击阿富汗境内的“伊斯兰国”。巴基斯坦出于宗教感情和民族认同,长期以来一直同情阿富汗塔利班运动。印度为捍卫国家安全利益,消解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影响力,全力支持阿富汗政府,为阿富汗重建提供全方位的经济援助。这些国家中,既有美国的对手和敌人,也有美国的盟友,彼此之间也有矛盾,它们直接介入阿富汗事务,有着各自的利益考量,这也给美国顺利解决阿富汗问题增添了巨大难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政府在新战略中透露出美国亲印抑巴的明显倾向,这样做不仅无益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更有可能激化印巴之间的矛盾,使得两个核国家的对抗外溢到阿富汗,让本已复杂的地区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化。

阿富汗政府未能有效地履行治理职能,政治和解进程仍不可期

在2014年阿富汗总统选举过程中,两位候选人阿什拉夫·加尼和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相互指责对方舞弊,争执不下,最后在美国的斡旋下双方才握手言和结束争议。阿富汗产生了团结政府,实行“双头制”,即加尼担任总统,阿卜杜拉担任新设的政府长官一职,但二人因权力分配产生矛盾,导致团结政府不团结。执政两年多来,新政府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由于在反腐、就业、经济振兴等方面未能兑现竞选承诺,阿富汗政府的执政能力已引起国内民众的强烈不满。更为糟糕的是,在塔利班的攻势下,阿富汗政府精锐的特种作战部队伤亡惨重,来不及补充兵员,导致现政府的控制范围逐渐缩小,已不到国土面积的60%。而塔利班控制的范围越大,就越没有动力回到谈判桌前。在阿富汗政府内困外忧的局面下,美国企图在短期内帮助阿富汗实现政治和解的想法也并不现实。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与北约主要盟国之间龃龉不断,要说服这些国家在阿富汗战争问题上多承担义务也非易事

特朗普是“美国优先”理念的坚定支持者,主张在全球事务中将美国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从退出几近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再到要求修订美韩自贸协定,搁置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一系列外交举措令北约盟国感到美国的自私与傲慢。另一方面,特朗普曾发表过“北约过时”的言论,频频批评北约盟友在防务方面欠账太多,让这些国家深受打击,备感委屈与无耐。德法等国家认为,虽然欧洲长期以来在防务上依赖美国,但也在外交安全事务上一直追随美国。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北约国家不顾国内反战的呼声,既出兵又出钱,但16年过去了,却一直看不到战争的尽头,阿富汗国内民族和解进程的前景也遥遥无期。目前在欧洲,无论是政界人士还是普通民众,对继续以军事途径解决阿富汗问题已经不抱多大信心。

▲特朗普是“美国优先”理念的坚定支持者,主张在全球事务中将美国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

结 语

阿富汗因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历史上曾有多个国家入侵,但这些国家无一例外遭遇失败,阿富汗也因此被称为“帝国的坟墓”。小布什总统在发动阿富汗战争2年后,曾乐观地宣称“完成使命”,却没有在两届任期内给阿富汗带来和平;奥巴马竞选时打着结束阿富汗战争的口号,直至离任时也未能如期兑现诺言。在回应特朗普政府的新战略时,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如果美国不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很快便会成为这个超级大国在21世纪的墓地。”新战略能否帮助美国打破历史魔咒,将会成为衡量本届政府外交政策成败的标杆。

作者:寇亚茹

来源:《现代军事》杂志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