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受过尊崇、也品过冷落,这石鼓两千年的沉浮,读来我只剩震撼!

语情局
12-07 15:43
+关注

随着《中国诗词大会》、

《朗读者》等节目的热播,

今年,逐步被定格为文化节目元年。

最近, 央视文化节目大家庭

又新增一位重量级成员:

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

自12月3日晚一开播就拿下豆瓣9.3分,

一夜刷屏!

这档央视最新力作

从筹备到播出

耗时两年时间

旨在探秘国宝

讲述国宝的前世今生

展开剩余93%

▲“对话岁月,万语千言,历史这本书,我们一起慢慢翻;一眼千年,光阴似箭,守护的故事里,已过沧海桑田;再多溢美之词都显得苍白。”

观众们看后纷纷表示:

“满屏都是文化!”

寓教于乐什么的

真的太棒了!

在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自称是“半个故宫人”的梁家辉,以“国宝守护人”的身份演绎司马光,讲述了“中华第一古物”石鼓的前世传奇:石鼓文记述了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前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是中国最早的石刻诗文,创下中国文物史上的奇迹,它是上承金文下接篆书的过渡标志。

▲《国家宝藏》梁家辉饰司马光 揭《石鼓》前世传奇

每逢乱世就消失无踪,盛世一统便横空出世。今天,局长就想把这石鼓的两千年沉浮倾诉于你,让我们一起来感受,它带给我们的震撼——

故宫人声鼎沸,局长于千万人中轻轻走进阗静空寂的石鼓馆,发现竟无一位游客,只有一位管理员神色淡然地踱来踱去。十只黑色大石鼓孤独而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庄严肃穆的气氛让我只听见自己的鼻息和心跳。

右边是每只石鼓所刻文字的释读,左边是历代的石鼓歌,第一篇便是那首耳熟能详的韩愈《石鼓歌》,而后是韦应物、苏东坡等后人的石鼓歌。

▲石鼓,秦,藏于故宫博物院。不平凡的鼓,来自大秦帝国的“中华第一古物”,上有我国现存最早的一组石刻文字。

大约两千多年前,秦人创作出石鼓,一千年之后的贞观年间,有人在京畿附近的荒郊野地里发现了它们,整整十只,百姓惊为神物。

杜甫听说石鼓出土后,曾作诗吟咏。“安史之乱”时,石鼓被掩埋弃置,乱后,石鼓再次出土,从此被抬进凤翔县孔庙。

韩愈建议朝廷移入京城妥善保管,“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怎奈“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媕婀”,他抚摸着石鼓哭啊哭,“嗟余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他哀叹孔子周游列国未到秦国,所以没有发现这石鼓,他隐隐地预感到石鼓还会继续历经更多的坎坷。

五代十国,中原板荡,战乱频仍,石鼓不知所终,赵宋扫平中原后,石鼓又重回凤翔学府。苏轼路过此地,追慕韩愈,也写了篇《石鼓歌》。他惊奇于石鼓“漂流百战偶然存,独立千载谁与友?”,同时也慨叹物换星移,只有石鼓不朽,“兴亡百变物自闲,富贵一朝名不朽。细思物理坐叹息,人生安得如汝寿”。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先秦石鼓

徽宗道君皇帝即位后,下令将石鼓迁入开封,将石鼓文字浇上黄金,移入皇宫大内供自己摩挲观赏。“靖康之变”后,金人觉得此物奇异,便将石鼓运往中都(今北京),但只把黄金刮走,而十只石鼓则又被抛到荒郊野地里了。

蒙元混一天下,著名学者虞集在淤泥草地里重新发现了石鼓,他将石鼓陈列在北京国子监门前,置铁栏保护,由此平安度过了此后的六百年春秋。

明清时期,朝鲜、越南和琉球的使臣前往北京朝贡,总不忘前去国子监瞻仰石鼓。抗战前,为避免石鼓毁于战火或被日人掳走,国民政府将石鼓随故宫国宝运到重庆避难

抗战胜利后,石鼓迁往南京,国共大决战后,蒋氏欲将石鼓迁藏台湾,无奈太重,只好放弃。1950年,石鼓迁往北京,藏于故宫之中,摆放在了我的面前。

这就是石鼓的前世今生,它的传奇在于,每逢乱世就消失无踪,盛世一统便横空出世。且十只石鼓历经两千年沧桑,却仍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这不就像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吗?纵有多少狂风骤雨,家人们却仍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可能会短暂别离,但终将重逢团聚。

念及此,

局长不得不惊叹石鼓的幸运,

惊叹中国的幸运,

惊叹我们的幸运。

凝神望着石鼓,它已是两千多年的精灵,文字大多早已脱落,只有少许可见当年字里行间的神韵,它历经风吹日晒,兵燹人祸,通身斑驳发黑,早已不见当年惊现唐宋的神采。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想起《红楼梦》开卷第一回中空空道人在青埂峰上观看巨石文字的情景。

▲空空道人,《红楼梦》剧照

两千多年来,它在皇宫大内享受过尊崇,但也在荒山野岭品尝过漫长的冷落,百姓焚香跪拜过,文人作诗歌颂过,皇帝亲手摩挲过,士兵刮削抛弃过,它早已看透了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如一泓静水般波澜不惊。

它目睹了阿房宫的毁灭,目睹了长安洛阳的陷落,目睹了一个草原大帝国的崩溃,目睹了民族之间为争夺生存空间而激起的无数战争,更目睹了人心的贪婪和凶狠。

两千多年来,王朝兴灭,衣冠死生,全都逃不过历史的安排,而只有这石鼓傲行于世!秦汉人看过,韩愈看过,苏轼看过,梅尧臣看过,虞集看过,李东阳看过,杨慎看过,董其昌看过,我何其有幸,如同以往的匆匆过客,也在此瞻仰。

错!人生短短几十年头,怎敌过石鼓两千春秋?不是我们在看石鼓,而是石鼓在看我们。想想觉得可笑,现代人拼命利用电子设备储藏信息,但那些流传最久远的载体,恰恰是几千年前所刻的石头,埃及罗塞塔石碑如是,华夏石鼓亦如是。

所以古代中国,常刻石经以求不朽,常储金石以助延寿。这是石头的大智慧、大生命。

明人有一部《帝京景物略》,写的是北京城的各种名胜古迹,此书开篇即是《太学石鼓》,为什么?局长想此书作者明白,只有一件宝物抵得上北京城几千年的历史,那就是石鼓,中华文明的精魂和血气也凝结于石鼓之上。

想到此处,我不禁感叹自己不虚此行,见到了神州赤县最珍贵的圣物。

▲北京故宫博物院宁寿宫石鼓展厅

我依依不舍地走出石鼓馆,

回头望了石鼓一眼,

我有点恍惚,

冥冥中感到了它意味深长的微笑。

情报员:黄修志

编辑员:邢妍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