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煤改气”下的保定城:医院向政府求助 农村老人冻得腰疼

鉴闻
12-07 12:22
+关注

作者:张笑晨 徐丽娜

编辑:王晓

保定的出租车司机王立(化名)发现今年的驴肉火烧不好吃了。“应该是外脆,里面嫩的,今年这么黏糊算什么火烧”。今年火烧店不让烧煤,只能用天然气,气也不足,火力不旺,火烧就不脆了。

2017年初,环保部出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保定市被列为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首批实施“2+26”城市之一。该方案规定,北京、天津、廊坊、保定于10月底前完成“禁煤区”建设任务,实现冬季清洁取暖。

保定市区东南13公里外的聂庄村民,笼罩在天然气供应不足的阴霾下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聂新(化名)没吃上炒菜,因为烧不开水,饺子皮和馅煮在一起成了糊糊,每天早上他从被窝里钻出来,伸手摸到的暖气都是凉的。

“煤改气”像是一颗石子投入水中,在保定泛起一阵余波。

“嘣的一声就灭了”

黄色的天然气管道像是布条,围着聂庄绕了一大圈。

管道的铺设线路可以看出施工者的仓促,有的管线直接沿着村民家的门头过去,像是给“家和万事兴”的匾额添了个边框。有的会从对门两户上空穿过,横在空中。有的会从地里“长出来”,作为空中管道的支撑点。最粗的管道直径也就五厘米,大风起来甚至会被吹得来回晃动。

展开剩余88%

聂庄随处可见的黄色天然气管道。图片来源:张笑晨 摄

聂庄随处可见的黄色天然气管道,风大时,管道甚至会左右摇晃。图片来源:张笑晨 摄

聂新走出屋头,村里正在换电路,他和叔叔、老婆站在自己房子外,穿着棉拖鞋,虽然有大太阳,气温也只有五度。他套着一个带毛的皮衣,“花多点钱有气也行啊,钱也花了,还挨冻”,聂新说着把衣服拉链往上拉了一下。

11月底,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包括保定在内的“2+26”城市完成电代煤、气代煤300多万户,替代散煤1000多万吨,提前完成全年任务。

但在中国能源结构中本就处于劣势的天然气储量,并不能应对激增的需求量。11月28日,河北省发改委决定启动全省天然气需求侧管理机制,全省天然气供应进入橙色预警。

今年聂新家的暖气从没热过,说着他就蹲在地上,身子向前倾,这是庄稼人最常做的动作。

聂新家已经快一个月没吃上炒菜了,“就这么大火”,聂新捏起两根指头,间隔着两厘米,“虚着呢,这怎么做饭?”

逼得没办法,聂新前几天花了200多元灌了液化气,可算能用火力把菜做熟了,“俺娘上次做饭,愣是把菜泡熟的”。

同村的聂文(化名)家,暖气一直是凉的。晚上在家看电视,有时候听到燃气炉有声音,因为压力不够,“嘣得一下就灭了”,一晚上能断三四次。他把燃气炉上的温度调到60,烧到40就怎么也不往上走了。

聂新家安装的燃气炉。图片来源:张笑晨 摄

叔叔聂立成(化名)快八十了,腰背不好,他让床和一组暖气挨着,冬天可以靠在暖气上。今年“煤改气”后家里暖气不热,聂立成差点直不起腰,医生说是冻的。

聂立成家的情况更糟一点,从装在各家门前的天然气压力表上的表数看,聂新家的指针颤颤巍巍,努力偏向“1”,而聂立成家表上的指针,动也不动地停在“0”。

“没眨眼就同意了”

聂新记得第一次听说要“煤改气”,是在村子里的广播里,“严禁储存、囤积燃煤”。

距离聂庄24公里的东尹村,道路两侧用油漆刷着大字标语,四个字就占满一面墙,当你看完一个标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下一个标语就又闯入你的视线:“环境人人护 子孙代代福”、“治理大气污染 共建绿色加油”、“减少煤炭使用 推广清洁能源”。

标语们沿着村里的主要道路延伸,把行路的人夹在中间。

去年,聂庄村里大队挨家挨户去通知要“煤改气”的时候,聂新没眨眼就同意了,“国家的号召,肯定是有好处啊,我们肯定拥护”。

王立记得烧煤的时候,会有点酸味,熏得鼻子痒痒的,但村里人都烧,也就没什么了。在他记忆中,还没进村就能看到满村烟囱冒出的黑色烟柱,现在这个景象已经消失了。

11月7日,河北召开“大气污染治理和节能减排工作会”。会上通报,截至10月底,河北省完成通气通电户数233.9万户,与180万户原计划相比,超额完成近30%。

“煤改气”的主要改造对象是各自烧散煤的农村居民,或者城中村,他们需要换掉之前用于取暖的小锅炉,换上燃气炉。一个燃气炉2700元,国家能给补1000多元。

聂庄有200户人家,“村子小,村民都老实,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聂文一步一顿往前走,他意思是上头走一步,老百姓跟一步,不敢有什么异议。

“煤改气”之前,聂新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一年烧1600元的煤就够了。现在用天然气,一天一宿得花80元,过个冬怎么都得四五千。

小锅炉在房子后面,虽然拆了烟囱,断了暖气和小锅炉的连接管道,但聂新没舍得卖。屋后的小锅炉房的角落里还堆着去年剩下的无烟煤,听说今年已经涨到800元一吨了。

聂新家往年取暖用的锅炉,今年已经废弃,角落里还堆着无烟煤。图片来源:张笑晨 摄

聂立则把家里的小锅炉当废铁卖了,剩下的煤卖给了大队,价格他不记得了,“反正留着也没用”。

2013年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又称“大气十条”),提出针对大气污染防治十项措施以及具体任务指标,2017年是 “大气十条”实施以来的第五个年头,也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收官考核之年。

11月开始,在保定周边被认定为“小型污染企业”的多个工厂被勒令关停,很多靠在工厂打工为生的人们失去了经济来源。

距离聂庄2公里外的连二庄,小卖铺老板刘心(化名)说,往年好歹有个活计,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就在家呆着”。没了经济来源,再负担这几千元的额外花费,对他们来说更是为难。

同样从11月开始,刘心小卖部不少东西的进货价都长了一点,但她不敢涨价,“大家手里都没钱了,本来就不咋敢买东西了”,她不知道日子为什么越来越难过了。

聂村村民在小广场上晒太阳,外面要比家里暖和。图片来源:张笑晨 摄

夜里的保定到了零下五度,聂立早上睁眼发现冻得慌,一去看炉子,夜里又断气了。为了省钱,聂庄人晚上也不敢整夜地开着气,“那么个开法200元都打不住”,晚上钻到被窝里也就不怕冷了。

聂文家的燃气炉每天从下午4点开到晚上10点,白天不开,村里不少人到小广场来晒太阳,“外面比家里暖和”。

“靠医生的浩然正气取暖”

除了村庄,原本烧小锅炉的医院和学校,也受到了天然气短缺的影响。

作为保定市天然气供应大户,新奥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奥公司”)承担着保定市多个片区的生产和生活用气。

近日,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被新奥公司限气后向保定市政府求助的文件在网上流传。院方称,“医院每日最低用气量在2万立方米,燃气公司限定的每日2729立方米燃气量明显不能满足医院的用气要求,一旦限气手术无法正常进行、患者生命难以保障、病患衣物无法消毒,将会产生交叉感染及传染病爆发”。

关于限气一事,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准备提交政府“求助”的文件。图片来源:网络

河北大学附属医院院长后来对媒体称,这一份文件没有提交给市政府,现在还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新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搜狐号鉴闻,给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发出的限气通知只是一个“倡议性”的文件,目的是号召各单位节约用气。

王弈(化名)在河北大学医学部读大一,家是北方的他第一次经历没有暖气的冬天,“今年暖气就没热过,往年都烫手”。很多同学在朋友圈调侃,“要靠医生的浩然正气取暖”。

来自南方的同学,嘲笑北方同学没见过世面,“我们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啊”。

河北大学医学部的学生宿舍没有空调,如果想用,要向学校租用,再加上电费,对于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王弈说起了另一个在同学之间传播广泛的段子:“断气是不是学校为了让大家多租空调的促销手段”。

学校也是原本小锅炉自取暖的使用者。今年曲阳县所有学校采暖都进行了“煤改电”改造。由于工程启动晚,加上原材料短缺,导致采暖季开始近20天,一些乡村小学至今仍未按时供暖。

12月5日,媒体曝出保定市阳曲县多个乡镇的多所乡村学校未按时供暖,在室外温度零摄氏度的天气里,学生或在操场跑步取暖,或将课堂移至有阳光的室外,不少学生脚被冻伤。

事件曝光后,5日中午,曲阳县委书记回应称,将于当日下午6点前,对未供暖的11所学校全部实现临时供暖。

家里温度太低,腰疼的聂立成气得去大队里闹,队里找了燃气公司。工作人员来看,说压力太小了,“我们也没办法”,人就走了。

同村人看聂立成抱怨不暖和,笑着让他开到100度,他有点生气,“火葬场温度还高呢。”

“大气十条”的考核年

在保定北二环向阳大街口,出租车排队加气排起了长队,从加气站排出来成了“L”型。王立说,就这么个阵仗,排个三小时不成问题。他调转车头,开车到几十公里外的清苑县加气。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天然气专家刘毅军告诉搜狐号鉴闻,今冬北方部分区域出现“气荒”最直接原因在于,政府推进“煤改气”项目时过多使用行政手段,干涉了天然气市场的发展。

2013年“煤改气”方案提出时,规定要落实气源,签订合同。但地方政府执行过程中推进过快,在不能保证气源的情况下强力推进项目实施。刘毅军说,“‘煤改气’项目和官员任务考核直接挂钩,致使不少地方出现行政性‘煤改气’。”

搜狐号鉴闻检索到,2013年“大气十条”出台时即明确规定,2017年对行动计划实施情况进行终期考核,考核和评估结果将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在刘毅军看来,中国能源动力结构不完善,天然气产业易受政策影响,波动幅度大。“下游储备设施建设不到位,没有足够的设备存储天然气,当用气量急剧增加时,下游公司无法满足用气需求。”刘毅军说。

12月5日,据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消息,在能源主管部门的协调下,中石油、中海油两大石油公司已置换华南天然气,以确保华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

聂立见到人就问,“你说烧天然气是不是真的能改善天气啊?”

公开资料显示,从11月15日统一供暖至12月4日,北京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共12天,比去年同一时间段增加一倍;保定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共12天,而去年同一时间段全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仅为3天。

11月30日,保定市召开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新闻发布会,会上称截至11月28日,空气污染综合指数8.17,同比下降1.33%。保定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的空气污染指数排名,由2014年、2015年和去年同期的倒数第一、年底的倒数第三,目前进位到第四位。

刘毅军告诉搜狐号鉴闻,“煤改气”、“煤改电”在防治大气污染、治理雾霾方面的确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具体贡献多少,目前并没有明确的数据”,需要有关方面经过严谨测算方能得出。

在晴了两天后,12月6日保定的pm2.5指数又到了125,太阳拼命得想透过雾霾,但还是被遮得严密。

聂庄村民最常说的话就是“没办法”,“我们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聂新一直念叨,“实在不行就把小锅炉安回来吧,反正也没卖,还能眼看着自己被冻死吗?”

据澎湃新闻报道,环保部已于12月4日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下发《关于请做好散煤综合治理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工作的函》特急文件,提出坚持以保障群众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进入供暖季,凡属没有完工的项目或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

聂立不敢想,没有天然气也不能烧煤,这个冬天可怎么过。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