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相亲网站成酒托色诱源头 曝光骗局“饿死”骗子

三條
12-07 11:54
+关注

文丨令狐卿

新京报“我们”视频12月6日夜里公开对北京酒托的卧底调查报道,揭露了酒托一条龙行骗的上下游分工,搞清楚了酒托背后网络化作业的模式。从报道可知,酒托行骗相当普遍,而且营利能力惊人,已经是个地下产业。但坏消息是,酒托很难被打击治理。

正如卧底记者在偷拍中录得的证据,酒托上下游非常清楚要打击他们,需要将网络下套的、酒托头目、店家、受骗人等六个环节全部固定证据,少一个就很难被定罪。从他们内部的信息看,酒托女也有被抓去派出所的,但最多24小时,也都放人了事。

在酒托调查出街后,酒托骗局招人恨是肯定的,也少不了会有种种“打击”的设想,但很可能都是纸上谈兵,无法落到现实。比如要提高惩罚力度,但具体执法难度不支持;如果要打击百合网等酒托设置诱饵的婚介网站,也难以操作;打击地下作案咖啡室KTV,也难。

(酒托“键盘”发来的聊天模板。来源:新京报)

在这么多出谋划策中,有一条似乎是被寄予更多希望的,那就是婚介网站提高审查力度,因为这些网站是酒托最上游的活跃场所,在这个环节破除酒托,就可以让其线上线下的联合骗术无法闭环。但只要对国情有认识,就知道这个想法“太简单,极幼稚”。

展开剩余64%

某些类型的网站成为骗子的温床,是传销招揽新人、酒托寻找猎物的合适场所,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李文星陷入传销陷阱,步步深陷直到死为止;天才程序员在世纪佳缘上遇到所谓真爱被骗死,都是不久前的新闻,事发时舆论汹涌,但事后这些网站也都是安然无恙。

我们无法寄望于网站经营者拦截酒托,实际上,就百合网这些鱼龙混杂的网站来说,其技术设置、需求供应、产品功能等,都无法围绕高审查性来展开,它们也就成为酒托骗局良好的屏障。无论是线下执法诚意、韧性和力度,还是线上技术及核验,都无法指望能铲除酒托。

但是,正像新京报报道揭开酒托行业的全部骗局构成,真正威胁到酒托骗局的就是将它们行骗的伎俩公之于众,用更高的知晓率来让更多人清楚酒托行骗的台前幕后。酒托最怕的不是警察,反而是报道,信息的透明将是酒托骗局最大的敌人,这也是新京报报道的意义。

(某个酒托QQ群长期招聘机房键盘。来源:新京报)

酒托的诱饵之一是性暗示,然后拉长性挑逗的过程,再来用欺骗式消费灌注其中。性是酒托放置诱饵的起点,但“得不到的性”虽能让人买单,可也不能持续。不排除有些留连百合网的男性是为了约炮受骗,然而只要更多人理解酒托的招数,性冲动也会在受骗的警觉下消退。

放在整个中国骗术的背景下看,酒托骗局既不新鲜也不发达,但正如17开头的手机号几乎成为骗子专用号,但凡接到17开头的电话都会被掐掉那样,骗术只要被识破、被普及,就很难得逞。骗术当然也在持续发明中,万变不离其宗就是盯着钱去的,捂住钱包,就能平安。

所以,新京报这样的报道,以及之前李文星报道,临沂被骗死女孩等等报道,也许会引发警方力度不一的打击,但更重要的价值还是普及信息,让骗术揭晓给更多人看。无论多么复杂的骗术,总归要在骗钱的时候露出马脚。不是说打击骗子不重要,而是说充分的信息吸收,才是防骗根本。

总之,一方面看到酒托很难被法办的特点,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只要信息饱和传播,骗术的闭环就很难得逞。走进酒托布的局,除了调查记者,不少都是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男人,但在骗术昭然若揭的情况下,下半身的思考也会悬崖勒马。酒托无法打击,但可以被饿死。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