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蒋介石四次上门向他赔礼,为了他要砍戴笠脑袋!骂哭张学良,惊吓杜月笙,这个“人间魔鬼”却被义兄亲手埋葬

徽脸
12-06 14:41
+关注

说起刺客,很多人会在第一时间想起" 荆轲 " 的名字。

荆轲之所以能名垂青史,是因为他试图以一个刺客的身份,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而这个人,也是一个刺客,他想做的事,和荆轲很像。

在风雨飘摇的动乱年代,乱世中横空杀出这条好汉,他行踪飘忽、神出鬼没,一百把斧头将上海滩杀得昏天黑地。

从合肥杀到上海,从上海杀到南京,从南京杀到全国,把国民党搅的是鸡飞狗跳,所有人谈之色变。

1933年蒋介石悬赏捉拿他的赏金,已经到了惊人的100万元——而两年以后,蒋介石为中共那些领导开出的悬赏价格是:毛泽东、朱德和徐向前,各10 万元,彭德怀和林彪,各6 万元,周恩来和博古,各5 万元。

也就是说,毛泽东等7个人的赏金加在一起,才到他赏金的一半。

王亚樵,1889年2 月14 日出生于安徽合肥磨店乡。

王亚樵家境贫寒,祖父和父亲都为地主耕种田地,因为从小就受到从官吏到地主的各种欺凌,这使得王亚樵从小就有一种反抗精神,同时,他也特别能体会穷人的疾苦。

展开剩余94%

长大后他参加了"无政府主义研究小组"。这段经历,对本来就有独立反抗精神的王亚樵产生了很大影响,也基本打造了他今后的三观:什么政府官员,军阀元首,只要你是强权,我就要消灭你!

所以后来段祺瑞的独裁统治让王亚樵忿忿不平,强烈建议孙中山 " 轰炸北京总统府,把段祺瑞给炸死。"

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 " 斧头帮 ",其实确有其事,帮主就是王亚樵。

1921年,王亚樵因为得罪了人被追杀回到上海,从朋友手中接管了" 安徽旅沪同乡会"。

有一次,一名安徽籍工人被资本家拖欠工资,不仅索要不成,还反而被毒打。

王亚樵知道后,当即派人去铁匠铺打造了100把斧头,率领100 名大汉手提利斧,直接冲到了资本家的家门口。资本家忙点头哈腰道歉赔付工资。

自此以后,王亚樵在上海声名大振,他的帮会,被人称为" 斧头帮 "。此后王经常替在上海打工的安徽老乡出气,逐渐在上海形成了一股势力。

这个替穷人撑腰的组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拜在门下,据说最多的时候,有十万门徒,当时上海几乎所有的黄包车夫都是斧头帮的外围成员。

王亚樵带领斧头帮将上海滩杀得昏天黑地,贪官污吏、政党要人、汉奸特务、日本鬼子,没有他不敢杀的。

甚至赌徒们在赌场上发誓时都说:哪个瘪三赖账,让他出门撞上王老九(王亚樵)。

当时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世人怕魔鬼,魔鬼怕王亚樵。人们把他列为头号杀手。

让上海老大哥礼让三分

可是当时上海有三大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社会大哥:杜月笙、黄金荣、张啸天。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杜月笙是土生土长的浦东小子,王亚樵是从安徽到上海滩打拼的江湖侠客。这两位不可避免地要发生过江龙大斗地头蛇的故事。

有个人叫李国杰,是当时招商局董事长,这个人是拼爷爷的,而他爷爷就是赫赫有名,晚清重臣李鸿章。

赵铁桥,这个人是拼关系。因为跟蒋介石关系好,被任命为招商局总办。

两个都是招商局的高管,可到底是李鸿章管用,还是蒋介石管用呢?当然是现管的有用。所以虽然李国杰是董事长,但招商局的大权被赵铁桥掌控。

李国杰表示很委屈,在他看来,这是自己家的祖业,但凭着自己又斗不过赵铁桥。

所以,李国杰找到了王亚樵,愿意以招商局最大的货轮“江安号”来买赵铁桥的一颗人头。

恰好王亚樵也要对付这个赵铁桥!

原来这赵铁桥是一个叛徒,小人!他本来跟王亚樵走得很近,但不久前,王亚樵秘密联络方振武(时安徽省长)、石友三(时冯玉祥部下)、余立奎(时国民党师长)三路大军准备起兵讨蒋。结果被赵铁桥告密,导致方振武、余立奎被捕。

自己老早就想收拾这个赵铁桥了,而现在还有人送活动经费,这个单,王是秒接!

王亚樵一出手,没有办不成的事。就在招商局门口,赵铁桥被斧头帮的兄弟用勃郎宁手枪连续命中,流血过多而亡。

本来事情就这样顺风顺水的完成了,结果在收款环节,出问题了。

在王亚樵去接收这条船时,船上的人拒不交船,还将王亚樵派去的虾兵蟹将都打伤了!

连王亚樵的劳务费都敢不支付的人当然是有来头的,此人就是杜月笙的徒弟,另一位青帮大佬张啸天的侄子张延龄。

这个李国杰也比较滑头,在之前,他就把这条船交给了张延龄管理。就好像把一个女儿许配了两户人家,甚至有恶意挑拔王亚樵与杜月笙关系,使斧头帮与青帮火并之嫌。

出来混,是要讲规矩的。别人怕青帮,王亚樵可不怕。

王亚樵马上派人去把张啸林住宅的后院墙炸了一个窟窿,算是黄牌警告。可张延龄这个人财迷心窍,硬是死活不交。

看来,对于这样不识好歹,不知死活的人不动真格是不行了。于是,王亚樵召集五百斧头帮众,抄着斧头就冲向了“江安号”。

这个时候,张延龄知道大事不妙了。

其实,杜月笙早就下令张延龄把船交给王亚樵。当时还把他臭骂了一顿,如果不交,以后就别再踏进这个门!一来是因为杜月笙讲江湖规矩,知道这个事情理在王亚樵这边。

二来他对于王亚樵还是有所忌惮的,他一向告诉青帮子弟,不要跟斧头帮起冲突,因为斧头帮的人都是不怕死的。

可是张延龄就是不听劝,现在事情搞得无法收场。

消息传到杜公馆,杜月笙马上跟张啸天,黄金荣,也就是青帮三巨头商议。

杜月笙这个人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做到上海的地下皇帝。靠的不是拳脚,而是大脑与情商。

杜月笙说:打起来,肯定是两败俱伤,但谈好了,就多一个朋友。

于是,杜月笙拍板,自己亲自去谈。

杜月笙没有带人,只带了两个保镖去码头,而且两个保镖也站得远远的。

杜月笙一让步,事情就好说了。他表示这个船马上交给王亚樵,并特地送十万银元给斧头帮的兄弟当辛苦费。

事情顺利解决,王亚樵与杜月笙达成君子协定,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后面,王亚樵跟杜月笙也打过交道。在王亚樵落难时,杜月笙也不计前嫌,特地送银元救难。

但两人的路线终归不同。王亚樵是江湖中的革命者,杜月笙是江湖中的生意人。所以,两人始终谈不上朋友。

又过了一段时间,两人又打起了交道。

原来,杜月笙的一个门徒开了一个吗啡地下工厂,此人也是黑心老板,与员工有争执,二话没说就把人给毒死了,结果家属上诉,也被毒死。

这个事情被王亚樵知道了,当下就为这两口子打抱不平,立马写信给杜月笙,质问他是怎么回事。

杜月笙也不好解释,毕竟是自己门徒不对,所以就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结果王亚樵又来一封信。放言道,你放任门人草菅人命,我要小试牛刀,以为惩戒。

意思就是你杜月笙不愿清理门户,我就把你老杜给清理了。

这可不是他的狂言乱语,王亚樵可是连地上皇帝蒋介石都刺杀过的,杜月笙这个地下皇帝当然不在话下。

接到江湖铲除令,杜月笙凌乱了,马上托人说情。

杜月笙人面广,找到了跟王亚樵很熟而且对王亚樵有恩的人去香港说情 。最后王就打消了刺杀杜月笙的念头。

而那个李国杰,本以为自己暗中算计,却不想得罪了三方面的人。杀了张铁桥,得罪了蒋介石,又因为轮船做手脚,得罪青帮跟斧头帮。

果然,一年以后,李国杰就被乱枪打死在街头。

王亚樵和安徽咨建设厅长张秋白有过工作关系,但王亚樵对张的为人极为鄙视,就警告张秋白以后见他要绕道走,永远同他保持一里路的距离,若是碰上了,必定打的他满地找牙。

一天,张秋白外出,刚好王亚樵正迎面走来,躲避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并堆出一副谄笑同王亚樵打招呼。

王怒目圆睁,破口大骂:“混帐狗东西,竟敢跟我走在一条路上!”说罢举起拐杖便打将过去,张秋白―言不发,惊慌失措,抱头鼠窜。

几年以后,王还是把张秋白给杀了。

王亚樵曾与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意见不一而发生冲突,因王个子矮小,竟爬上凳子反手就抽了杨虎两个大巴掌,而这位握兵千万的大司令深知王亚樵难对付,不好惹,不敢还手,悻悻窘极。

刺蒋杀宋

“有幸”成为王亚樵刀下第一个“无头鬼”的,是淞沪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

徐国梁一直以来镇压革命党人和爱国人士不遗余力。1923年11月12日,徐国梁来到上海温泉浴室洗澡后出门登车之际,王亚樵命部下抽枪向徐国梁射击,于是徐国梁当即一命呜呼。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王亚樵目睹无数革命志士惨遭杀害,心中悲愤不平,立刻下定决心暗杀蒋介石和宋子文。

1931年夏,在王亚樵的组织下,刺客潜入庐山,朝正在甬道上散步的蒋介石连开两枪,因距离较远没有命中,蒋介石逃过一劫。

1931年7月23日,王亚樵在上海北火车站刺杀国民党财务部部长宋子文,想断了蒋的财路,但误将宋子文的秘书唐腴庐认作目标,宋子文侥幸逃脱。

9.18之后,张学良引咎辞职来到上海戒烟,“迎接”他的是一枚取去引信的炸弹。

这是警告使东北3000万同胞沦为奴隶的民族罪人张学良,希望他能重整军队,与日寇决一死战。

其实何止上海滩三个流氓大亨,王亚樵连当时的 " 东北少帅 " 张学良也没有放在眼里。

吓跑张学良

1931年的" 九 · 一八" 事变之后,张学良丢了东北和热河,之后带着家人和部属到上海来休养。

由于当时张学良"不抵抗将军" 的" 骂名" 已经远扬,有不少国人恨之入骨。到了上海后,为了以防万一,杜月笙直接把张学良接到家里居住。

在上海滩,有杜月笙罩着,谁还敢乱动?

可王亚樵就无所顾忌,叫嚣着要丢炸弹要炸死他,在之前还写信给张学良,问他为什么不敢打日本人,还说你要打日本人,我就做你的马前卒。但是你不放一枪一炮就丢了东北热河,我老王就要了你的狗命。

他给张学良开了三个条件:

1、要么立刻回到东北去,重整兵马,和日本人决一死战。

2、如果不肯战,也请回到东北,自杀以谢天下。

3、如果不肯死,就把财产全部捐出来,购买军火,支持关外的抗日义勇军。

王亚樵要求,三个条件张学良至少要满足一条,不然就真的丢炸弹。

堂堂东北少帅,30万东北军领袖,思前想后,在杜月笙的规劝下,出国考察去了。

(张学良)

“一·二八”事变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王亚樵召集部下紧急宣布“全力以赴抗日”,成立淞沪抗日义勇军,自任司令。

同时组织成立了以日军高级军官和铁杆汉奸为对象的“铁血锄奸团”,并亲自担任团长。

淞沪抗战爆发时,王亚樵召集了3000名帮众,在太仓协助正规军作战。" 一 · 二八 " 事变最终以日军获胜而告终。

4 月,日本外相重光葵到上海,竟然决定于 " 天长节 "(日本天皇生日)在虹口公园举行 " 中日淞沪战争胜利庆祝大会 "。

在别人的国家中举行侵略者庆祝胜利的大会,对中国人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当时的行政院副院长兼京沪卫戍总司令陈铭枢在上海找人商量对策,看看是否能捣毁"庆祝大会"。

但由于时间紧张,日本人的防范特别严密,会场当天只准日本人和朝鲜人入场,所以完成任务的难度极高。

但这可难不住王亚樵。

王亚樵联系到了朝鲜流亡在上海的革命党人安昌浩,安昌浩找到了24、岁的朝鲜青年尹奉吉。

能说一口流利日语的尹奉吉,在4月29 日带着装有定时炸弹的热水瓶和装有手榴弹的饭盒,顺利混入了虹口公园会场。

那一天,定时炸弹按时爆炸,尹奉吉怕威力不够,还补扔了一颗手榴弹。

" 一 · 二八事变 " 的日军总指挥,陆军大将白川义则伤重不治毙命,重光葵失去了一条腿。

这场著名的暗杀,让很多人对王亚樵刮目相看,包括蒋介石。蒋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王亚樵。

蒋介石和王亚樵当年均追随孙中山,按理,理念是一致的。

但是,蒋介石在1927年发动 " 四 · 一二 " 反革命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让王亚樵产生了不同的想法——王亚樵认同的是国共,北伐打倒军阀。

" 四 · 一二 " 之后,蒋介石建立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原来内定王亚樵是津浦铁路护路总司令。

结果,在奠都仪式上,代表工人发言的王亚樵,公开反对蒋介石的政策,要求大家勿忘总理遗愿,团结一切力量,将北伐进行到底。

最后,他带领众人高呼口号:" 打倒军阀!停止屠杀!"

这下惹恼了蒋介石。

蒋介石于是密令南京警察厅厅长温剑刚逮捕王亚樵。

可是,无论蒋介石还是温剑刚,都小看了王亚樵——南京警察厅侦缉队的队长张祥率队包围王亚樵居所的时候,发现王亚樵和他的人都全副武装。

结果,侦缉队队员被全部缴械,眼睁睁目送王亚樵离开后,才被归还武器。

因为早就知道王不好对付,蒋介石还是想着和他讲和。

于是,蒋介石又派人给王亚樵送去了4万大洋,并许以陆军中将军衔。

但王亚樵拒绝了,并且轻描淡写回了一句话:" 蒋光头拥兵百万都不抗日,我们老百姓抗日,无须答谢。"

遭拒后,蒋对戴笠说,让胡宗南写信给王亚樵,提出由两人合组安徽省政府,让王亚樵出任副主席。没想到王亚樵还是没有上当,再次拒绝,并且威胁道,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他就不再顾念旧日情谊,要这几个兄弟好自为之。

刺杀李顿

“一·二八”事变后不久,英国外交官李顿率国际调查团来华实际调查中日冲突,李顿竟然连续发表偏袒日本的谈话。

气的王亚樵暴跳如雷,怒发冲冠,于是决定给李顿一个“血的教训”。

1932年11月10日,王亚樵派出的杀手在李顿住的宾馆埋伏已久,正要出手之时不慎被警察逮捕。

李顿受此惊吓,张皇失措逃离了中国,国际舆论的冷嘲热讽让李顿颜面尽失。

随后,“国联”连连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对王亚樵等一干人等严惩不贷。

王亚樵一波接一波的惊天暗杀大案,让国民党所有显要人物都感到如芒刺在背。

这一下,蒋介石又惊又怒,冷静之后,他还是决定给王亚樵最后一次机会。

1933 年,蒋介石通过戴笠、胡宗南、胡抱一三个人,通过中间人联系上了王亚樵。

王亚樵给出了与蒋介石和解的条件:

一、对南京、苏州、上海等地,凡因我被逮捕的人,一律释放。

二、跟我吃饭的人多,要解散他们,非 100 万元不可。

据说,蒋介石同意了这个条件,但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对于当时西南的 " 反蒋派 ",无论是胡汉民、李济深、陈铭枢、李宗仁还是陈济棠,王亚樵对其中任何一人开一枪,表示诚意诚意即可。

王亚樵闻之大怒,认为蒋介石是在陷他于不义,断然拒绝。于是,蒋、王二人,失去最后一次和解机会。

时间到了1933年。

蒋介石悬赏捉拿王亚樵的赏金,已经到了惊人的100万元——两年后,蒋介石为中共那些领导开出的悬赏价格是:毛泽东、朱德和徐向前,各10 万元,彭德怀和林彪,各6 万元,周恩来和博古,各5 万元。

换句话说,毛泽东等7个人的赏金加在一起,才到王亚樵赏金的一半。

但越是这样,王亚樵就越是不罢手。

还没等蒋介石惊魂落定,国民党外交部次长唐有壬因为在上海主持媚日谈判,又被王亚樵派人暗杀。

蒋介石彻底被激怒了,他找来了自己手下的特务头子戴笠——当年王亚樵的结义兄弟,对他说了一句话:

不惜一切代价抓到王亚樵,不然就自己割下自己的脑袋!

(国军统帅戴笠)

刺蒋及汪

1933年8月,王亚樵知道上海已非久留之地,便化装成码头工人,带领20多名骨干成员随船偷渡到香港。

到港不久,王亚樵很快又与“西南派”首领李济深等人取得了联系,共同谋划再次刺蒋。

王亚樵派手下大将华克之谋到南京晨光通讯社社长一职,以记者身份广泛接触国民党高层,打探蒋介石的行踪,伺机下手。

1935年11月,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的开幕式后,因久等蒋介石未到,行政院长汪精卫只好牵头带领国民党中央委员拍照。

这时,王亚樵等不到蒋怒火中烧,便通知化装成记者的孙凤鸣,那就把汪精卫解决掉。

反正来都来了,于是孙从箱式相机里掏出手枪,对准汪精卫举枪便射,汪精卫应声倒地,身受重伤。其中的一颗子弹让汪九年后身亡。

蒋介石天价悬赏

汪精卫的被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知悉这桩惊天巨案又是王亚樵所为,蒋介石实在受不了了,气急败坏的他狠狠地给戴笠下达了死命令:

“捉不来活的,就要死的!我知道你和王亚樵的关系,如果这次再让王亚樵漏网,你就割下自己脑袋谢罪吧!”

戴笠前几年对捉拿王亚樵还有少许应付或者幻想为己所用,可眼前则被逼到了死角。

诱杀王亚樵

戴笠获知王亚樵正躲藏在香港后,就亲自带领几十名骨干分子密赴香港捕杀王亚樵。

在南京政府的多次交涉下,英国政府电令香港当局协助南京国民政府逮捕王亚樵及其同伙。

香港警方不得已,通知王亚樵尽快离开香港。李济深来信请王亚樵去广西梧州他的老家暂居。

王亚樵于1936年2月,偕20余名部属及家眷离开香港住进李济深的祖居府邸。

王亚樵再次神秘消失后,蒋介石整日惶恐不安。戴笠挨蒋介石一顿臭骂之后,急得团团转,便想出了一条“以人寻人”的妙计……

原来,王亚樵的重要部下余立奎在南京参与刺汪被捕,但余立奎是个硬汉子,始终不肯吐露有关王亚樵的一个字。

戴笠决定从余立奎在香港的一个小妾婉君入手,特务们找到了婉君,一番哄骗,婉君就将王亚樵藏身广西梧州的消息告诉了戴笠。

1936年9月20日,婉君说有重要事请王亚樵去她的住处商谈。王亚樵不知是计,按约定时间去婉君的住所,刚一进门,特务们立即向他撒了一把石灰,王亚樵眼睛被迷,最后,王亚樵身中5枪,被刺3刀,当场身亡。

特务们杀死王亚樵后,又残忍地用刀剥下王亚樵的面皮,为了灭口,又一刀结果了婉君的性命。

蒋介石听说王亚樵被杀身亡,如释重负,此后的确过了几年安稳日子。

威震四方的斧头帮因他兴,因他而亡。

他未通读马克思主义,却有平等思想,同情劳动人民,否认一切权威。

为了救人一难,不借倾家荡产,万金一掷;听人家几句恭维,也可拔刀相助,不计后果。

毛泽东在评价王亚樵时说:“杀敌无罪,有功。小节欠检点,大事不糊涂。”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大事不糊涂,古今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呢?

可这样一个精神旷达,乱七八糟的好汉、民国豪雄却做到了。

没有言语,不讲口号,靠得不只是手里的那把枪,还有满腔的热血,为国为民为正义为自由的一片丹心,一缕忠魂!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