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青海高原野生动物拍摄散记(上)

由国家林业局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主办,自然影像中国协办的《雪山之王——中国雪豹保护摄影展》将于2017年11月21-27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

飞羽视界文化传媒是策划、承办影展的机构,负责影展的图片拍摄、组稿和设计制作。

青海高原野生动物拍摄散记

根据这次影展策划的需要及提高图片质量,10月16-25日自然影像中国团队的摄影师谢建国、星智、冯江和我一行四人专程在青海进行了为期10天的高原野生动物拍摄。在高原山里,我们拍摄到青藏高原很多重要物种,如棕熊、猞猁、狼、藏狐、赤狐、兔狲、马鹿、岩羊、高原兔、高原鼠兔、藏羚、藏原羚、鹅喉羚、野牦牛、藏野驴、狗獾、黄鼬、胡兀鹫、金雕、大鵟、猎隼、大石鸡白腰雪雀、棕颈雪雀等,唯独与雪豹擦肩而过。

我将分上(食肉动物)、中(食草动物)、下(鸟类)三次,说说这次高原拍摄野生动物的情况。

西宁野生动物园

最近距离拍雪豹

<<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

西宁野生动物园的雪豹

为了得到高清晰的雪豹头像,在西宁野生动物园的协助下,我们在最近距离拍摄到影展开幕式背景板等设计用的雪豹头像。

10月16日,西宁野生动物园。这是一座处于城市内部的野生动物园,园区内地势起伏较大,山梁、沟壑、丘陵、平地遍布,馆舍设置因地制宜,动物展出面积大,活动空间大,而且并未对园区野生动物开展驯化表演,充分尊重了野生动物的野性。

西宁野生动物园展出有雪豹、黑颈鹤、普氏原羚、狼、荒漠猫、胡兀鹫、高山兀鹫、鹅喉羚、白唇鹿、野牦牛、野骆驼等很多高原特色动物。

视频:雪豹隔着玻璃和饲养员玩耍

摄影师:你要进去,它和你玩吗?

饲养员:进去玩?我玩不过它呀!

雪豹公主一岁了

西宁野生动物园有全国唯一一只人工繁育成功的雪豹公主,已经一岁了。目前动物园里有9只雪豹,据介绍,这些雪豹都是救助后不具备放生条件而留在园子里的。

都兰,高山草甸

天天遇见大方脸

10月17日-21日,都兰。

最近两年我几次在藏区拍摄野生动物,始终没有拍到藏狐,很是遗憾。此次青海之行,在都兰山里每天都能看到和拍到藏狐,每次见到这位表情帝都忍俊不禁,很是开心。

藏狐:大方脸表情狐

动物也有自己的个性,有的极怕人,老远就跑掉了。这只藏狐不怎么怕人,只顾自己找鼠兔,拍摄距离最近时只有10米左右。

藏狐(学名Vulpes ferrilata),又名草地狐、藏沙狐,戏称大方脸表情狐。其尾形粗短、耳小,尾长不及体长之半。冬毛厚而茸密略卷曲。牙齿发达,上犬齿甚长。此次近距离拍到的图片清晰显示,其上齿尖部是外露,龇在嘴外的。藏狐主要分布于中国、印度、尼泊尔海拔2000~5200米高原地带,尤其在西藏分布较为广泛。喜独居。通常在旱獭的的洞穴居住。以鼠兔、鸟类等为食。

藏狐和鼠兔

鼠兔多的地方必有藏狐。此图中可以看到雪地里藏狐和它准备抓的那只鼠兔。

藏狐在雪地里抓鼠兔是把好手,我不仅拍到大脸抓鼠兔,还拍到草原雕试图抢藏狐的鼠兔,但未能得逞。而草原雕抢劫兔狲的鼠兔也被我们拍到了。看来草原雕是个抢劫惯犯!

藏狐和草原雕

草原雕试图抢藏狐的鼠兔,老远就被大脸发现,未能得逞。

网友是怎么评论藏狐的

· 行走的大脸冷漠表情包

· 脸好像人脸

· 有点诡异哦

· 一脸无辜

· 有一种...不是很正经的萌感..

· 一副没睡醒的样儿

· 哈哈哈对不起 太丑了

· 脸大还真是烦恼啊

· 不要问我帅不帅 是非常的挫得帅

· 憨憨的

· 眼神里有一丝诡异

· 一只有思想的狐狸

· 看起来很睿智的样子

· 狐狸界的冯巩

· 好蠢萌好可爱……

我感觉,天天见到的大脸狐总是带着一丝坏笑走来的。赤狐比较少,只遇到两次。

藏狐和赤狐

藏狐和赤狐都曾端坐摆 pose让我拍。把它们放在一起比较一下,搞笑。感觉藏狐憨呆一点,赤狐精明一点;其实狐狸都是狡猾的,不要被长相迷惑。

网友对这张图片的评论也很有意思啊:

减肥之前 / 减肥之后

雙十一後/ 雙十一前

宽脸/ 蛇精脸

国字脸/锥子脸

补拍前/ 补拍后

原片/ 精修

你做野保1年后的颜值/ 你做野保前的颜值

买家秀/ 卖家秀

你真实的样子/ 你朋友圈的样子

东施 / 西施

婚前 / 婚后

……

兔狲遭抢劫

强盗竟是草原雕

10月20日中午,在青海都兰一个海拔4200米的高山草甸的山路转弯处,我们突然发现了一只连日来天天念叨而见不到的兔狲。那是一片相对平坦的草甸,鼠兔极多,看来一定这只兔狲的狩猎场。

我们激动不已不断按动快门,兔狲却在从容不迫地寻找鼠兔。不一会兔狲没费多大力气就抓到一只硕大的鼠兔,然后一路小跑往家赶,不时还停下脚步,像是向旁观者嘚瑟战果。突然,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拦住去路,那是一只草原雕。兔狲还没反应过来,鼠兔已被强盗抢走。

强盗草原雕鼠兔得手赶紧逃跑,此刻兔狲才愣过神来,并奋力反击,但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看着刚到手的鼠兔不翼而飞(见下组图)。

<<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

兔狲遭抢劫 强盗竟是草原雕

由于是中午13点,地面有一点热扰流,好在还可以聚焦,只是影响了成像的质量。事发突然,根本来不及拍摄视频,能遇到拍到已经很幸运了。

郁闷之后,不久,兔狲又成功抓获一只鼠兔,并迅速离开,不敢久留。

视频:兔狲与草原雕的故事

前天《华西都市报》的记者电话采访了我,他们报社的视频编辑脑洞大开,精心制作了这个视频故事。

藏狐与兔狲网红之争

从我的微博阅读量看,这次由于被劫事件,网红担当兔狲更胜一筹。

先与雪豹擦肩而过

后与猞猁短兵相接

都兰野保协会营地

自然影像中国摄影师与柔保夫妇合影。

我们在都兰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高山营地住了五天,那里海拔4200米,四周山上经常有雪豹出没(红外相机拍到)。有一个山顶的掩体只能容纳两人,加上山顶积雪很多山路极其陡峭难攀,所以蹲守雪豹的任务交给了四人中最年轻的冯江和向导柔保。蹲守一日两夜下来,他俩没有看到雪山之王(却看到对面山上两只还未冬眠的棕熊),但从掩体外不到一米处雪地上的新鲜雪豹脚印看,夜里雪豹与他们擦肩而过。

回到营地,没有拍到雪豹的冯江和星智在营地附近却意外拍到了猞猁,真是喜出望外,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们的营地附近没有鼠兔,而高原兔却很多。高原兔是猞猁的最爱,因此在高原兔极多的地方拍到猞猁也是很正常的。只是拍摄距离近到不“正常”了!

而那个时候我们正在拍兔狲回营地的路上。

猞猁(星智/摄)

星智说:这只猞猁来到我们的营地附近抓高原兔,好像是目中无人似的,近到了不可思议只能个半身照的地步。

准备抓高原兔的猞猁(冯江/摄)

冯江说:猞猁虽然专心抓高原兔,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从现场情况分析,这只猞猁为抓兔子,竟敢从柔保家的藏獒面前走过,而藏獒却不叫没有什么反应,也许猞猁是这的常客吧。

观察到狼的次数不少

乌鸦猛禽一样攻击狼

山顶卧着两匹狼

进一条山沟走一圈,总能遇到狼,我们称那条沟为狼沟。

星智是藏族,原来在青海湖国家级保护区管理局工作,已经退休了。本次拍摄活动,他既是向导又是摄影师。

16日在西宁野生动物园拍摄之后,第二天我们就驱车去都兰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海拔4200米的高山营地。在接近营地的路上,发现狼和高山兀鹫在山上争抢食物。我们二话没说,抄起相机下车就上山(见下图)。因为这个举动和没有高反的来自平原的我们三个人,被星智夸赞佩服了整个行程。他准备的一个大氧气瓶我们也没有用上。

我的工作照(冯江/摄)

身披雪甲的狼

早上雾蒙蒙飘着雪花,这四批狼在一个小山坡顶距离不远,但能见度很差。它们身披雪甲,一定是在那里待了很久。

雪地里抓鼠兔的狼

狼在雪地里抓到一只鼠兔没有吃饱,还想继续捕猎。殊不知,这里是别家的领地,乌鸦和猎隼几次轮番攻击后,狼落荒而逃。

狗獾抓鼠兔不理不睬

摄影师拍摄一近再近

狗獾抓鼠兔(谢建国/摄)

谢建国说:这只狗獾在两个相距2米左右的鼠兔洞前来回折腾刨土,根本不理会他和星智的一近再近,拍摄距离从40米缩短到10米左右。

由于是首次拍到,最初我们确定不了这个物种,所以在微信群里请教。国家动物博物馆的张劲硕博士告诉我们是狗獾。他说:在欧洲和北美洲,獾都是一类常见动物(欧洲獾和美洲獾),但我们很多国人自古抓獾吃獾用獾油,使它们愈来愈少,且十分怕人,我从来没见过中国獾的行为照片。此图特别令人喜欢!前不久,见一个虐待猪獾的视频疯传,一群人戏弄一只猪獾,并放狗咬它,惨不忍睹。这么美丽的生物怎忍心伤害呢?

狗獾(谢建国/摄)

狗獾(学名Meles leucurus)体重约10-12公斤,体长45—55厘米。多栖息在丛山密林、山坡丘陵的灌木丛中。穴居,极善于挖洞,离地面2-3米,有几个进出口。夜行性动物。杂食,以鼠类、鸟类蛇、沙蜥、蛙、鱼、虾、蚯蚓、昆虫以及植物果实、块茎为食。

通往海拔4200米营地的路

(待续)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