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曾抑郁、焦躁并处在自杀边缘……然后《塞尔达:旷野之息》拯救了我”

触乐
11-14 17:48
+关注

“我经历过许多可怕的时刻,但没有哪次比得上这一次”,德里克·巴克(Derek Buck)开始陈述,那天他躺在沙发上一直到凌晨3点也睡不着,绝望、无助与镇定剂混合的味道使他动弹不得,半是喘气半是呜咽之间,他听到自己吐露了一个从来不敢去想的念头:我想自杀。

这是巴克在一片篇题为“我曾抑郁、焦躁并处在自杀边缘……然后《塞尔达:旷野之息》拯救了我”的文章的开头。是的,当时深受抑郁症折磨的他,精神已近崩溃,有着求死之意,而最终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并将其从绝望边缘拉回来的,正是一款游戏——《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以下简称“旷野之息”)。

主修新闻与政治学的巴克,擅长写作,还经营着一家YouTube游戏频道。你可能无法想象,这个喜欢英国女演员艾玛·沃特森、偏爱“洛克人”“马力欧”等老游戏,推特上时而矫情一句“1是最孤独的数字”,时而感慨一番“又是美好的一天”的人,看似与我们普通人别无二致,私下却深陷于抑郁带来的痛苦。

展开剩余85%

“WRITER, GINGER, EVIL GENIUS”,他在个人网站上如此描述自己

“它就像是一个黑洞,一个源源不断释放负面情绪的黑洞”,对这个黑洞一般的恐怖事物,巴克完全找不到可以参照的现实经验。这个黑洞将他的整个人生,从事业、爱情、友情到梦想,一并不留情面地吞噬殆尽。每天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在与这个黑洞做一场毫无希望的斗争,精疲力竭却又无能为力。

当现实的苦痛已经累积到崩溃的边缘时,是《旷野之息》与他的“诗意”重逢“拯救”了他。林克这个与他阔别多年的儿时伙伴,此刻的重逢就像是在朝他轻声呼喊:一个人前进太危险了。

“一个人前进太危险了(图片来自推特)”

踏入海拉尔大陆3分钟后,当他第一次看见眼前这个广阔无垠、生机无限的世界时,其中延展开来的色彩、光线与蕴藏着的可能,轻易就俘获住了他的心,而这也成了他游戏史上最为难忘的一个瞬间。

他再次爱上了这个系列并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一上来就是数个月的茶饭不思与昼夜无眠:“没玩它时,我也是在想着它;没想它时,我就是在睡觉;而不是在睡觉时,我肯定是在玩它。”

巴克走过了海拉尔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他越过每一座桥,翻过每一道山,小心翼翼地从一群栖息的飞鸟中间穿过,摆弄相机模式只为拍出一张完美照片,他感觉自己在海拉尔里,似乎可以做任何事情,也时刻会有新的发现。

《旷野之息》的海拉尔大陆,对他来说越来越不只是一个游戏,而更像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当现实的无形压力将他逼至一个狭小空间,只看得到黑暗正一寸一寸地奔涌而来时,海拉尔有如清风,以开阔、清朗、自如的姿态,将其揽入怀中,这里仿佛永远明亮如炬,连青草尖都泛着闪光。“我只想一直待在海拉尔。”他说。

“在海拉尔中,我可以真正自由地呼吸。”海拉尔对巴克来说就像一个逃离现实的自我圣殿,可以与各种负面情绪短暂地划清界限,痛苦与烦躁被舒适与平和取代,勇气与乐观驱赶了无助与失败。他在那个地方待得越久,在对海拉尔愈发了解的同时,发现自己能从中学到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

海拉尔大陆当然有黑夜、也有风暴,阴森可怖,来势汹汹,但游戏中的风雨总会过去,黑暗终告破晓,阳光会穿过阴霾直射大地。按照游戏里耐久度的设定,所有物品都会损耗至消逝,失去至爱之物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好在这个过程是短暂的,前方也永远有新的可能,这是《旷野之息》教会他的。

相比现实中亲朋好友的反复劝慰,巴克更喜欢一言不发的林克的陪伴。现实中别人费尽口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其实你很幸运,你很健康,你很有才华,你是被爱着的,最终也只能在毫无松动的现实面前败下阵来。旁观者终究难以理解他的痛苦,而与他们的关系越是亲近,最终得到的伤害也就越为沉重。

但林克不一样,这个在一开始的设定里就被擦除了所有过往、一切尽失、只留下一片空白的主角,却没有陷入自我怀疑的纠缠之中。林克就像是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纸,他没有被负面情绪击垮,而用实际行动表现着自己的决心。就是这样一个沉默的虚拟角色,在海拉尔之行的过程中,传递出了一种令人安定的力量。

在这之前巴克时常会无限放大自己的情绪,当感受被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时,他很难对这些情绪做出是真是假的判断,外界的干扰都会转化成痛苦的来源,而在海拉尔大陆的这段冒险旅程中,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开始能够转移自己的思绪,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对细微情绪的捕捉上。

他完全沉浸在扮演林克的冒险里,在《旷野之息》里,他很清楚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再下一个又是什么,完成一个马上赶赴下一个,这是他长久以来再一次感到成就感,行动取代了情绪指引着他,这趟旅程本身也越来越成为了一种回馈,现实中的他也能从情绪泥沼里抽离一会。

随着海拉尔之旅的稳步推进,300多个小时之后,巴克打完了所有的支线、收集了所有的物品,包括那900多个Yahaha,只剩下最终的BOSS战还没完成,他发现自己已经无事可做了,却怎么也不舍得离开那个地方。

正如游戏终有一个结局,人生也必须向前迈步,在喜忧参半、苦甜交织的万千滋味中,他最终迈出了挑战加农营救公主的第一步。

数个月浸淫于《旷野之息》的过程,像是一次漫长的疗养与治愈,这个时候,最终关卡已经不单单是一个BOSS战了,而是颇为戏剧化地与现实巧妙重叠,演变成了巴克与自己这些年来的苦痛挣扎诀别的一个契机。

放下《旷野之息》,告别海拉尔大陆,巴克从行将崩溃的边缘,在游戏世界绕了个弯,又重新回归了现实世界。

对需要药物与心理配合治疗的抑郁症患者来说,一款游戏在各种意义上都不可能真正完成“拯救”,巴克也很清楚自己心中的恶龙远未被屠杀殆尽,但现实里继续前行的这份勇气,正是《旷野之息》所赋予他的。他将游戏中学到的东西带到现实里,也开始慢慢地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当各种情绪风暴在体内流窜时,《旷野之息》是我乘风而过的滑翔伞。”

今天是“关爱你的红发日”,你们都给我退一边去(图片来自推特)

巴克与《旷野之息》结缘的故事,也总让人想到因同一款游戏联系到一起的其他玩家:

罹患不治之症,生前最大心愿就是玩到《旷野之息》的加比·马塞洛,有幸提前试玩到游戏却没能挺到正式发售日,游戏让他忘却了身体的不适和痛苦,以现实生活不可能的方式探索世界;知名演员罗宾·威廉姆斯也是“塞尔达”的忠实粉丝,他不但给自己女儿取名塞尔达,还一起给《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拍过广告,最后还是没能扛过抑郁症的折磨于家中自尽。

广告里女儿问:“爸爸,你是不是又把我跟公主弄混了?”罗宾一脸慈爱地答道:“很难说呀,你们俩都这么迷人。”

人们孜孜不倦地借助不同媒介讲着各式各样的故事,却总是绕不开“勇者斗恶龙”的套路,为的就是在这苍茫尘世中寻得一份共同的温存。当个体的内心不够强大时,躲进他人用故事搭建起来的棚屋,不失为一种治愈自己的途径,这恐怕也是书籍、影视剧、音乐以及游戏的一个意义所在。

这篇“自白书”收到的回应超出了他的预料

“再没有公主可以救了,是时候拯救你自己了。”德里克·巴克在文章里这样收尾。这篇文章也是巴克考虑多时做出的选择,他想借助分享自己的故事来鼓励更多的人。这份勇敢正是《旷野之息》教会他“屠龙”的下一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