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追马云、堵马化腾,不谈女友为上市,如今身家亿万成张朝阳最后王牌

创业最前线
11-14 13:05
+关注

作者|青 春

原创首发|创业最前线

01

11月9日晚,搜狗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NYSE:SOGO),开盘价为13.25美元,市值超过50亿美元,王小川一举成为亿万富翁。

当年王小川用一句“不上市不找女朋友”堵死了人们对他生活层面消息的觊觎,从此网上千篇一律的文章把王小川打造成了事业上耐得住寂寞,技术层面狂热的IT男形象。

但直到带母亲去敲钟的王小川在发言时一度哽咽,我们才发现王小川这样一个真性情的人比码农的人设真实多了。

王小川初中获杨振宁设立的「伊利达青少年发明奖」;高中在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摘金;大学被点招进清华,又被保送至清华读研,一路走下来,是一个开着挂的准学霸。

2003年王小川研究生毕业就敢揽下张朝阳“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的任务。凭一己之力扫学生住宿楼;在水木BBS上发贴;在清华西门大设西瓜宴;硬是招揽出一支清华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特种部队”。

展开剩余87%

同学管理同学大家难免会懒散,王小川后来回忆说:自己当时用订不订盒饭的博弈保证了大家的出勤。“12块钱一份,你要来给你订,盒饭不吃白不吃,同学就会答应你。总不好意思来就是吃饭吧,总得提前个半小时装模装样干点儿事儿吧。晚上再订个饭,好了,这个时间就守住了。”

后来,这群学生在办公室搭行军床,每天睡四小时,常常累的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终于做成了自己的搜索引擎。他们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十一个月做到了别人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02

2003年,百度风头正劲,无人匹敌。搜狗需要一个突破口重振士气。巧的是2006年,百度送了一个重要山头给搜狗。

彼时北漂马占凯发现了输入法的巨大市场,直荐百度却被拒之门外,在还剩三天伙食费的情况被搜狐收留,给他空间让他带领团队做出了搜狗输入法,借助外部渠道推广,第二年市场份额突破40%,2009年一度达到了70%。但输入法的量再大,搜索引擎还是没有起色。

于是王小川萌生出做自己浏览器的想法。为此,他提出了“三级火箭”的理论:搜狗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这是产品逻辑,也是商业模式。

张朝阳经历过人生的捭阖,是那个时代耀眼的明星,已经开始看心理学、佛学、印度哲学这些出世的东西,王小川后来读的是《万历十五年》、《三体》这类关系人事入世的书。两个人注定在战略眼光和决策上会产生巨大分歧。

果然,王小川和张朝阳说完做浏览器的想法后被全盘否定。

2008年的一天,王小川坐在五道口搜狐大厦里,一位搜狐副总裁突然走进他办公室说“老张亲口跟我说,搜索以后你不用管了,由我负责”,王小川被缴了权。

那一年,30岁的王小川经历了在搜狐最为潦倒的时光。怕挖来的十几个技术跑,甚至亲自给团队成员擦桌子,那是王小川最有理由离开搜狐的一次。期间雷军、李彦宏、丁磊这些大佬的橄榄枝频繁抛过来,但他都不为所动。

情感上王小川舍不得在搜狐带起来的团队,怕因为自己的离开团队人心涣散。

而且王小川觉得“家里穷,就不认他了,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大多数人随着财富的累积会被外界诱惑左右自己的状态,但王小川一直保持着顿感,这种感觉让他对物质诱惑拒绝的很果断。

虽然最终留在了搜狐,但丧失了控制权等于同时丧失了资源支持。

于是,王小川一边做着公司需要的视频P2P项目一边从各个项目划人给做浏览器供血。他暗地里不舍昼夜的加班研究,终于熬出了搜狗浏览器。两年内帮搜狐拿下10%的份额,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眼光。

然后,王小川靠着“三级火箭”的打法一路攻城拔寨,占领市场。(第一级火箭是搜狗输入法,主要获取用户;第二级是搜狗浏览器,给这些用户一个互联网的入口;第三级是嵌入在浏览器里的搜狗搜索。)

而后几年360也借鉴了“三级火箭”的打法,在市场斩获颇丰。至此,“三级火箭”战略被各大互联网公司沿用至今。

03

搜狗的老板有很多,张朝阳、马云、马化腾。但搜狗,从来都是王小川的。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张朝阳有意将搜狗拆分出来,周鸿祎盯着搜索这块肥肉已经有段时间了。

周鸿祎找到张朝阳画了一个联合对战百度的大饼,二人很快将360与搜狗合并的事宜提上日程。

传言当时张朝阳、王小川和周鸿祎三个人坐在了一起开了一瓶红酒,碰了杯。从张朝阳的角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酒都喝了,这个事情就算敲定了。

但后来王小川才回过味:周鸿祎提出的合并方案前提是将搜狗旗下的浏览器业务转给360,这意味着把搜狗揉碎了滋养360的成长。

当时的周鸿祎太需要搜狗了。

2012年,360只身杀入搜索市场,攻陷18%左右的市场份额,打了个百度措手不及。如果再和搜狗超10%的市场份额会师,周教主洗牌中国搜索市场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王小川护犊心切,为了狙击360收购搜狗,离正式签约一周前的周末独自去了杭州,临走时对张朝阳说杭州行的目的是去见“客户”,但这个“客户”正是马云。王小川与马云谈了40分钟,成功说服马云飞往北京入局钳制,周鸿祎决战百度的梦被搁置下来。

2012年7月,搜狐再次“招亲”,周鸿祎贼心不死,忍痛放血4亿美元现金+10亿美元股票,查尔斯张想想从了周教主挺划算,就敲定了这个亲家。

王小川怎么会甘心,知道消息后立马申请去深圳出差,去机场的路上张朝阳助理的电话就像金牌一样砸了过来:命令王小川立马调转车头回来,不然立即停职。

从首都机场到清华东门这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王小川拨通了一个电话彻底搅黄了周教主的这场联姻。王小川打给的正是马化腾,双方当场就谈下了腾讯战略投资的基本条款,价格比周鸿祎出得更高,条件更好。

得到消息的周鸿祎气的对张朝阳拍桌子:“我到今天才知道,搜狗姓王不姓张!”此后在周鸿祎眼中,王小川这个清华高材生,成了一个心机重重,善于算计的人。

至此,周鸿祎的搜索前有百度,后有搜狗双面夹击,中国搜索市场格局三分,百度老大的位置再难撼动。

今天再看,如果没有Charles(张朝阳)的坚持,就根本没有搜狗;如果没有周鸿祎获得搜狗技术的欲望,就没有搜狗的分拆;而如果没有马化腾的果断加入,就没有新搜狗的降生。

04

无论BAT,还是华为、联想、360,互联网江湖,两情相悦的老少配很少走的长远,张朝阳和王小川绝对是个例外。

张朝阳与王小川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很像“CP”的定位,远远要比百度对李明远,华为对李一男,联想对孙宏斌,360对傅盛,这种钦定的“太子”定位高明。

“太子”定位的宿命可悲在:

为臣,取悦君王有两条正路一则是做忠臣,忠臣良言逆耳,容易树敌同僚;一则是做能臣,能臣纵能讨得皇上一时欢心,他日时移事异就可能获欲加之罪,无人同气连枝。

为子,取悦君王有两个不幸。

第一个不幸,是老板太牛逼:李彦宏一手创建百度,柳传志一手创建联想,周鸿祎一手创建360,任正非一手创建华为。这些大佬的卓识洞察非常人能比,太子能干别人怀疑你要篡位,无为又难以长存。金庸早就说过皇帝向来不喜太子。企业一旦遭遇流年不利,这种利益暗战带动公司高层的选边站队,往往会秋后算账,太子背锅出局。

第二个不幸,是过早春风得意:出名要乘早,但是得势太早,时间一长,就有点功高盖主的意思。诸位太子虽然是大佬们投入心血最多的一个孩子,但无论太子贤能与否,都很难解开这个权力死结,毕竟不是亲生的。

既是臣,又是子,大佬手下的“太子”就成了世上最难做的职业之一。

而跳脱开“太子”定位的王小川之于张朝阳,正如同张小龙之于马化腾,他们才是互联网后半场最大的两个变量。

素材自网络开源信息,事例部分参考:

创业最前线《周鸿祎失踪的476天

AI财经社《讲政治的王小川》

牛志超《单身少年王小川》

创业家《狐狸的子宫里为什么能长出狗》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