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江歌案:“道义拥簇者”的情绪为何会火烧“理中客”?

姬鹏
11-14 13:02
+关注

“江歌案”的发酵不管怎样都是一件好事情,无论是对人性的拷问,还是对法律的无奈,都有着探索性的趋向,这些从“道义拥簇者”的愤怒情绪里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同时也不得不说,那些被道义拥簇者认为是“一小撮”的“理中客”,其实在这样的纷争里,无形中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反面。说到底,在“道义拥簇者”的观念里,人性的高地总是伟岸的,任何言论和观念要是敢出来“质疑人性”,就会被打成“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这样的逻辑,已经在这一次纷争中被印证的一览无余。

在第一波的舆论交战中,显然道义拥簇者们完胜。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在道德的高地上进行故事的重建或事实的演绎,终将能轻而易举的将一切异己或异见扼杀在摇篮之中,即便水平再差的指挥,也能将小米+步枪玩转出AK-47的感觉,但这并不代表是彻底的胜利。

站在一个善恶的角度看,相信不管是“道义拥簇者”还是被抨击的“理中客”,都肯定是支持善的立场。但对于整个案件的作用而言,到底哪一方更具营养价值,或许也早有评判。只是,在一个公共话筒全民化的时代,人人都好像进入“权大责小”的时代。只要彼此观点不同,哪怕共同目标相同都不行。于是人多力量大,嘴多就有理也成为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一种逻辑。

展开剩余70%

这样的事实,在第一波舆论交战中,“理中客”好像输得很惨,道义拥簇者就一招“你丫儿,反人性”就让所有人必须做一连串的道义的鞠躬才算够味儿。这种带有“立场性”的逻辑,隐约中透着浓浓的独裁意识。看似在为尊严和自由布道的动作里,却已经释放出禁锢的气息,于是非黑即白:“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就打断你的双腿”。

实际上,谈到人性,并非是义愤填膺就是人性,“支持人性”和“解构人性”在文明的维度里同样重要。这一点上,“道义的拥簇者”和被抨击的“理中客”并没有什么差别。“既然求大同,自然存小异”,这是走向共识的基础条件。

如果一个社会里,所有人都必须统一口径评价一件事情,大概会离人性的尊严越来越远。江歌的母亲值得去支持,但江歌母亲的情绪请不要随意去模仿和代劳,痛苦的代价和悲苦的位置谁也难以感同身受。如若为江歌的母亲好,就请在现实的生活上,多帮助她一些。如若为社会价值的升华,就请在理性的海洋里自由争辩。任何阻止异己言论的行为,都将不会离人性太近,这一点共识做不到,就别装大尾巴狼。

只是,这一次“理中客们”着实尴尬,一边向道义拥簇者述说客观的逻辑,一边却被主观的情绪围剿的水泄不通。这个世界会好吗?人性真的会那么被拥簇吗?起码在这一场争辩中我们看不到远方。我们分明看到的是,三观端正,理性客观,一身正气的发言者们被冷落和谩骂的事实,反倒是那些观念扭曲,情绪肿胀,政治正确的发言者被捧起和鼓掌。

于是,整个战况自然就是“道义拥簇者火烧理中客”,这真是个悲伤的时代。我总觉得,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大同的共识固然可贵,但存异的雅量更值得追求,要不然在一个万马齐喑的社会里,还能有什么建树?

胡适先生,曾在《容忍与自由》中谈到:“我自己总觉得,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是信神的,居然还能容忍我这个无神论,能容忍我这个不信神不信灵魂不灭的人,能容忍我在国内和国外自由发表我的无神论的思想,从没有人因此用石头砸我,把我关进监狱里,或把我捆在柴堆上用火烧死”。

这也说明,在自由的路途上,如果没有容忍的雅量,是很难抵达真正的自由和人性。当然,这里讲的容忍并非让江歌的母亲去容忍杀人凶手和刘鑫,而是对于舆论争论者们的基本考量。对于一个受害者的直系亲属而言,愤怒和情绪是她应有的自由,旁人无法干涉。但旁人也不要去佯装很痛苦或很愤怒。说到底,感同身受的成本并不低,就像谁也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样一个道理,于是才会万般恐惧。

是的,再次确信,第一波的舆论交战中,“道义拥簇者”大获全胜,但这不代表“理中客”就没有意义。因为从更长久的文明里去看,拎得清事实的本质和机理才更容加持人性。人性本来就很复杂,如果只认准善恶这么简单,似乎也就不存在痛苦而言。

所以,让道义的归道义,让理性的归理性,让法律的归法律,这三者并不矛盾,在至高无上的人性里它们是平等的。但要是打着人性的幌子进行互殴,就是一种极其丑恶的暴行,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确信不疑。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